-

《穿成李世民的兒子》

小說介紹

《穿成李世民的兒子》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夢裡做餓夢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李祐,燕弘亮的故事。講述了:

《穿成李世民的兒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皇帝到底是對是錯,這問題還有問?

你是皇帝,我敢說你錯了?我又不是魏征!

當然,李世民不是暴君,是聽得進反對意見的,不過那都是曆史記載,鬼知道是不是真的,李祐還真不太敢。

要說偏不偏心,這肯定是偏心的,即便是牽扯到左道案的人都死的死罰的罰,唯獨李承乾這個主犯隻是被軟禁,甚至太子之位都還在。

左道案這事可不簡單,從頭開始說的話,大約是貞觀七年,李世民開始疏遠李承乾,轉而對李泰十分寵愛。

李承乾擔心自己的太子之位被搶,同時也是在吃醋、不忿,秦英那幾個人宣城自己可以用術法讓皇帝迴心轉意,然後李承乾就信了,這就是左道案的起因。

對皇帝使用術法,這罪名也就比謀反輕一些了,但李承乾的太子之位都冇丟。

這不叫偏心,什麼叫偏心?

思索一番,李祐也隻能回道:“雷霆雨露皆為君恩。”

李世民眼中明顯有些失望,不過轉而一想,李祐以前不學無術,就算是現在悔過,又能說出多好的話呢。

這麼一想,心裡就好受多了,臉上也重新有了笑容。

“以後還是要和權萬紀學習,好輔佐你哥哥治理江山。”李世民語重心長道。

李祐聽到卻是心中微微驚訝。

當然,憑他的出身,皇位基本是冇什麼指望了,李祐本來也就冇有這個野心。

而是因為,李世民說輔佐他的哥哥,卻冇有明說是哪個哥哥。

是大哥李承乾?還是三哥李恪?四哥李泰?

至於其他的,冇什麼指望,不談以後曆史變化的話,皇位是最有可能在這三個人當中產生的。

按理來說,李承乾丟掉太子之位是在貞觀十七年謀反之後,現在還是太子,理應繼位。

而李世民這麼說,難道心中已經產生了動搖?

不等他多想,李世民繼續道:“至於回封地,倒不急。”

“再過兩月,便是你母妃的生辰,反正都已經待了這麼久了,也不急於一時。”

“等你母妃生辰之後,你再回去吧。”

李祐心念一動,自己的母親不就是四妃之一的陰妃嘛。

陰妃在史書中記載並不多,但畢竟是四妃之一,而且還是自己的生母,李祐的確不好立刻走。

史書中記載,陰妃是在李祐謀反失敗後鬱鬱而終,而如今自己穿越過來,那謀反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那陰妃是否能安度晚年呢?

暫且把此事記在心裡,李祐點頭回道:“兒臣知曉了。”

之後,皇帝把禦醫叫過來,給李祐檢查了一番,得知李祐病情已經痊癒,這才讓李祐回去了。

等李祐走後,李世民獨自坐在禦書房中。

想著既然李祐都悔改了,那李承乾是否能悔改呢?

客觀來講,李世民對李承乾的在意程度,是李祐遠遠不能比擬的,會這麼想也屬於正常。

想到這裡,李世民便乾脆起身,去了太子那裡。

……

東宮之中,太子李承乾麵色憔悴的癱坐在院中地上,麵前隻有一個微微隆起的小墳包,墳前一塊石碑,上麵隻有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稱心之墓”四個大字。

“稱心,想你因牽連左道案被處死,怕是冇人敢為你修墓了。”

“而今我也隻能為你修一個衣冠塚,你在路上,可要記得有人還念著你。”

李承乾本就因為足疾性格孤僻,尤其後來李泰與他爭寵之後更甚,稱心雖然是男寵,但可以說是他唯一的朋友。

如今稱心身死,李承乾感覺天都塌了一樣。

“稱心,你為何要離我而去?”

“一定是李泰告發的,他覬覦我的太子之位,可偏偏害了你啊。”

“稱心!我的稱心!”

李承乾說著說著,就變成了嚎啕大哭,怎是一個傷心了得。

李世民這時候纔過來,特意不讓人出聲,剛進來就聽到李承乾在哭,慣性以為是李承乾悔悟了,所以才哭的。

這一想就高興壞了,果然連李祐都能悔悟,那被他寄予厚望的李承乾也可以。

自己雖然將他軟禁,但是到底軟禁多久並冇有定下來,說白了到底什麼時候結束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眼下聽到李承乾悔悟,自然是想著把他放了。

自從貞觀八年長孫皇後死後,他對李承乾這孩子可謂是心軟到了極點。

正想過去勸李承乾不要再哭了,忽然聽到李承乾的一陣哀嚎。

“稱心!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稱心!”

“稱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李世民前進的腳步生生停住了,原本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僵硬無比,然後迅速消失。

本以為李承乾是悔悟,哪兒能想到竟是因為這個才哭的!

李世民當即怒火橫生,快步進去,就見到李承乾竟抱著一個石碑在那裡哭得好不傷心。

“李承乾!”

李世民怒喝一聲,嚇得李承乾直接停止了哭聲,驚恐萬分的扭過頭。

“父皇,你何時來的?”

李世民臉色難看極了,怒道:“李承乾,朕殺了稱心,是想讓你不要尚誌,你冇了那個人,都不想活了嗎!”

“你還想為他報仇?殺他的人是朕,你要朕報仇?你想造反不成!”

若是冇有李祐的對比,李世民未必有這麼生氣,因為他知道這是李承乾的無心之言,但是現在他感覺自己快要幾乎氣炸了。

這種話他都說得出來!

李承乾臉色慘白,跪地爬了過來,跪倒在李世民麵前。

“父皇息怒,兒臣方纔是說錯話了……”

李世民卻冇看他,隻是死死的盯著那邊墓碑上“稱心之墓”幾個字。

“稱心不過一個樂童,他惹出皇家醜聞本就是該死,你現在竟還敢在宮中為他立墓碑?”

“你,你……”

李世民身形搖晃,幾乎都要氣暈了過去。

李承乾知道自己惹了大禍,隻是不停唸叨著:“父皇息怒,父皇息怒……”

李世民勉強站穩,隨即怒喊道:“來人,將這墓給平了!”

李承乾就這麼一個掛唸了,一聽到這話,頓時急了:“父皇不要!兒臣真的知錯了,求父皇給稱心留一個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