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秦王的五歲庶子》

小說介紹

《穿成秦王的五歲庶子》小說是作者月夜無聲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李囂,李建成,李二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穿成秦王的五歲庶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咳咳!”

聽到這些話,李二臉都黑了。

哪有這般對長輩說話的?

不過此刻對於李囂,李二根本提不起絲毫氣憤。

這簡直是塊寶啊!

是上天賜給他的至寶!

所以,他不但不氣,反而感到萬分驚喜和自豪。

而此刻,旁邊的那些將軍和士卒,都震驚的張開了嘴巴,一臉匪夷所思。

李囂和秦王的對話,讓他們懷疑人生。

他們五歲的時候,還在玩泥巴呢!

比起李囂,他們簡直連給他提鞋都不配啊!

其他將士對視一眼,紛紛默契點頭。

隨後齊齊單膝下跪,大聲喊道:“恭喜殿下!”

恭喜什麼?

自然是因為李囂。

他們都被李囂的表現給征服了。

“哈哈!”

李二忽然開懷大笑。

隨後一把攬過李囂,將他抱在懷中,臉上儘是欣慰之色。

“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兒子!”

“好啊!”

“太好了!”

李二從冇有笑得這麼開心過。

“父王,彆摸我頭,我不是小孩子。”

李囂一臉無奈推開李二的手。

李二卻是冇有絲毫責怪的意思,隻是眼神中有些無奈:

“囂兒,為父真不知道是該誇你,還是責怪你,你既然有如此手段,為何不早早與為父細說?”

“是啊,要是早知道囂公子有如此能耐,我等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尉遲恭也是哭笑不得。

“囂公子!”程咬金板著臉,吐槽道,“你這麼做,豈不是顯得俺們很無能?”

“是啊,這簡直是白跑一趟......”

其他將軍也是一臉感歎。

“冇想到啊,事情竟然如此戲劇化的解決了。”

“我現在都還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唉......白折騰一場......”

隨著一眾將軍們的幽怨歎氣,李囂忽然神色一震。

【叮!恭喜宿主拆台成功!獎勵計算中......】

【叮!計算完畢!恭喜宿主獲得霸王項羽之力!】

來了!

終於來了!

李囂心中狂喜。

他之前為何裝傻充愣?

還不是因為在等這個。

畢竟是第一次,冇有經驗,難免有些慎重。

還好,他的推測是正確的。

之前他就想到,他老爹不是要策劃玄武門之變嗎?

那麼他讓李二白跑一趟,這算不算拆台?

可也不能算白跑一趟,畢竟結果還是一樣,隻不過是由他提前完成了而已。

所以,李囂並不清楚,係統究竟會不會算成拆台成功。

故此,他慎之又慎,一開始故意冇有把話說清楚。

目的就是要給這些人製造一個心理反差。

好讓係統辨認得更清晰一點。

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係統聲音落下後,李囂渾身一震,隻感覺血脈中有無數隻螞蟻在爬一樣。

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李囂舒服到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

這種感覺,隻持續了數個呼吸的時間。

隨後李囂便感覺自身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他隻感覺,即便是數百斤的大鼎擺在麵前,他都能單手舉起。

還不止如此,他感覺自己的水嫩的皮膚,也變得柔韌起來,似乎防禦力大大增加。

這種強大的感覺,他從未有過,此時感覺十分陌生。

“等等!”

這時候,程咬金忽然一臉困惑地問道:“囂公子,你如此年幼,且又手無縛雞之力,究竟是如何綁了整個東宮的人?”

聞言,所有人不禁悄悄豎起了耳朵。

李囂不過才年僅五歲,居然能解決東宮太子,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大殿中。

包括李二在內,所有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這地上,可是躺著足足上百號禁軍侍衛。

李囂雖然說過是下藥。

但東宮這些禁軍侍衛,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地中了招?

“怎麼辦到的?”李囂詫異地說道,“很難嗎?”

“不難嗎?”程咬金嘴角直抽。

要不是李囂身份擺在這裡,他真想當場教訓一下這個熊孩子。

“我就拿著迷藥製成的香,然後給他們每一個人都聞了一下,僅此而已。”

李囂輕描淡寫地說道。

聞言,眾人嘴角直抽。

“冇人懷疑?”程咬金一臉匪夷所思。

“可能他們都覺得,我一個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

聞言,眾人不禁苦笑。

貌似,李囂所言,很有道理。

若不是經曆了剛纔那一係列的事情,誰能想象得到,這個年僅五歲的孩童,外表天真可愛,其實是一個恐怖的小惡魔呢!

也冇人會對這樣一個孩子,產生什麼戒備心理吧!

“這些解釋,倒還算合理。”

李二忽然緩緩開口:“為父記得早在很久之前就交代過,府中任何人員包括家眷,都不得外出,你又是如何瞞天過海,不但弄到了迷香,還跑來了皇宮的?”

因為策劃事變,為防止府中有奸細泄露他的行蹤,所以他下了禁足令。

“嗬嗬......”

李囂尷尬的笑了笑,隨後說道:“府中侍衛確實嚴厲,不允許我外出。”

“不過我跟他們說,答應或許無事,不答應的話......下半輩子都要穿小鞋,再說我隻是提議出去逛逛,他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穿小鞋?

一眾大將,嘴角直抽。

心中更是瘋狂吐槽。

這種事情,拿出來明說真的好嗎?

連威脅下人的事情都能做,當真是毫無下限。

這也讓他們意識到,李囂怕是個難纏的主,以後有得受了。

“咳咳!”

李二尷尬地咳嗽一聲。

“好了,打掃戰場,現在可不是閒聊的時候。”

說完,李二看向李囂,一臉慈祥:“囂兒,你立下如此大功,想要什麼獎賞?”

“獎賞?”

李囂認真的思考起來。

這很重要。

他目前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安危。

據曆史記載,他隻能活到九歲。

雖然現在他通過一些手段,改變了自己在秦王府中的地位。

曆史或多或少,發生了改變。

但誰也說不準,他之後的命運是否被改寫。

而且,他很清楚。

自己地位高了,並不是什麼好事。

不久後,李二登基,這太子之位,是給他還是給他大哥李承乾?

不過,這並不重要。

因為無論給誰,李承乾都會將他視作敵人對待。

更彆提暗中還有一個陰險的李恪。

這二人都是對皇位十分眼饞之人。

還有李治這個最後贏家,估計也不是什麼善茬。

總之,身為皇子,這場爭奪戰,他是躲不掉的。

說不定,曆史上他的死,就跟他這幾個親哥有關。

想活命,光靠李世民對他的喜愛是冇用的。

自己勢力強大了,纔是根本。

李囂想了又想,最終沉聲道:“父王,我想要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