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良心說,江野打的不疼。

自家小祖宗,他哪能真捨得下手去打?

但,從自尊上來講……她是真疼啊!

眾目睽睽之下被打屁股,顧北風瞬間紅了小臉,掙紮著說道:“哥哥,你放我下來!”

江野:……

力氣倒挺大,壓不住了。

沉著臉,把這祖宗直接放下地,扔給秦肆看著,冷聲道:“照顧好她!”

秦肆:……

秦肆:!!

瞬間瞪大眼睛:“喂,這怎麼可能……”

讓他一個廢物渣渣,去看一個無論是體力值還是武力值,都能直接把他秒成渣渣的祖宗……他能看得住嗎?

野哥,你可真看得起我!

秦肆這個心塞,還想再說什麼,卻冇機會了。

江野一個閃身衝出辦公室,秦肆張了張嘴,乾脆就伸手抓著顧北風的一片衣角,好大一坨二哈的模樣。

可憐巴巴的說:“風姐,你看,野哥剛剛也說了,不讓你出去打架的……你就看在小肆我啥也不會的份上,你可憐可憐我,保護點我,好不?”

顧北風:……

摸了摸被打的小屁屁,覺得好丟臉。

但,丟臉這種事,隻要自己不覺得尷尬,也不給彆人尷尬的機會。

冷著臉,嗬嗬一聲說道:“你看我能保護你嗎?”

她來一趟黑市,是找人的。

並不是被人打的。

就算是哥哥……嗚嗚,也好氣。

“能能能,我們家風姐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風姐威武霸氣……絕對能的。”秦肆眼睛一亮,瘋狂馬屁輸出。

顧北風冰冷著小臉,懶得理他。

恰在這時,晃晃悠悠的門板終於撐不住,“嗵”的一聲倒下。

風二在外麵,已經乾倒了一地人。

自己也受了傷,但看起來不重。

顧北風再抬眼,就見一身戾氣的男人,已經迴轉,手中捏著一個男人的脖子,把那人像垃圾一樣的拖回。

顧北風眼角抽了抽,默默的踢了踢依然拽著她不放的秦肆:“二少,你野哥回來了。”

秦肆瞪大眼睛,連忙鬆開這祖宗的衣角,向門外看出去:“野哥,你這是……”

江野進門,把手中的男人,往地下扔去。

冷著臉道:“剛剛開槍的男人。”

可以衝著他開槍,但這一槍,差點打到了他家小孩,這就絕不能忍。

抬眼看向顧北風,也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顆棒棒糖,遞了過去:“拿著。”

小姑娘眨了眨眼,咳了一聲,乖乖的把糖拿過來,然後剝了糖紙放嘴裡……笑彎了眼睛。

真甜。

“乖。”

一顆糖便能壓驚,這祖宗也是蠻好哄的。

江野冷戾的眉眼略鬆,喊了一聲風二,風二擦了一把手臂上的血色,沉眸大步進來。

江野問他:“趙江人呢?”

風二皺眉:“是去找孟歌了。”

又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了……爺,一小時內,如果孟歌回不來?”

“那這個黑市,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江野黑眸沉下,冷冷說道。

剛剛被扔進來的男人,震驚看著江野,“姓江的,你以為你是誰?這明城黑市,不是你一個人的!你說能停就能停?!”

江野冷笑。

眼底噙著的黑暗,如同地獄裡翻滾而出的魔。

冷戾,肅殺!

“告訴他,這黑市,我能不能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