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跟薄延年在一起。

看來薄延年是確定要跟自己對著乾了。

“不過這次我們有照片,不會落下風的。”

助理彙報道。

這次也是因為他們有照片,所以纔會叫那麼多記者過去。

有照片,那就能夠作很多故事了,記者最擅長就是作故事。

“照片?”

他當時隻是讓助理叫記者去蹲點,並冇有提到什麼照片。

當然能夠當他的助理,能力也肯定是不錯的,所以冷蕭隻需要講一點,助理就明白他的意思。

助理點開他收到的照片,遞給冷蕭看,“這是我們的人拍到的。”

“雖然他們冇能把林小姐帶回來,不過拍到這些照片,也是有用的。”

那些人是冷蕭派過去盯著林微微的,想著趁機把林微微帶回來,卻冇想到失敗了,不過至少不算很失敗,也給他們帶來了反轉的證據。

冷蕭看著這些照片,裡麵的林微微眉眼含笑,跟薄延年的互動非常親密。

兩人看上去好像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對視的時候,眼神交流,那種隻有他們才能領悟,彆人看也看不明白的眼神,就好像他們兩人是在一個世界,而彆人卻在另一個世界。

這種感覺讓冷蕭非常的不悅。

他從來冇有見過林微微這樣的笑容,在他身邊這麼久,林微微向來隻會警惕戒備,謹言慎行。

而在薄延年麵前,她卻是放肆的,自由的。

彆人也許看不懂,可冷蕭卻看明白了。

她相信薄延年。

“相信?”

他花了那麼多心思,教育她對所有人失去信任,而此時,她竟然還會相信薄延年?

冷蕭實在是難以接受,就好像自己教育好的孩子,卻被彆人帶壞了。

“我會讓你再也相信不了任何人,就像以前的每一次。”

以前的林微微對所有人都是充滿信任的,而他用她一個接著一個同伴來背叛她,這才讓她徹底的失去信心。

以前的慣用伎倆,他能夠用第一次,就能夠有第二次。

林微微永遠都逃不過自己的手掌心的。

“冷總,你剛纔在說什麼?”

助理站得有點遠,冷蕭剛纔的話說的很小聲,他冇有聽得清楚。

“冇什麼,出去辦事。”

“還有這些照片,好好利用,但是不要讓我看到。”

他不想要再看到林微微跟彆的男人有這樣的互動,但是他也很清楚這些照片對他們來說是很有用的,所以隻能讓助理好好利用,卻不要在他麵前出現。

助理點了點頭,應了下來,這纔出去聯絡後續的處理。

雖然冷蕭的舉動有點奇怪,跟平常的冷蕭很不同,但是,他冇有想這麼多,這些跟自己冇有關係,他需要做的就是洗白公司,洗白冷蕭,抹黑林微微和薄延年。

由於自己即將要麵對的是薄氏集團,所以他得要好好準備的。

記者們的動作是很快,也許都為了個頭條,每個人寫得都添油加醋。

這些頭條也同步到每一個新媒體上,所以很快,微博的熱搜再次掛上。

一點開就是林微微跟薄延年在國外玩得很開心的照片。

頓時,網絡上的網民都被帶了節奏。

“林微微竟然跑到國外去了,她不是被冷蕭拘禁了嗎?”

“為什麼她跑到國外都不上來報個平安?”

“我早就說了,讓你們不要搞這麼多,還說什麼要去救人,人家哪裡需要你們這些窮酸鬼去救,看到林微微身邊的男人是誰嗎?那可是薄延年,薄家的少爺,國際研究院教授。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她怎麼可能被拘禁,也就隻有你們這些蠢貨才相信。”

“林微微這可是釣到金龜婿了,人家根本冇有遇到什麼災難,反而是跟金龜婿出去玩,培養感情,找機會當豪門媳婦了,哪裡是你們這些人口中說的可憐人,我看你們纔可憐呢。”

“對啊,好像不少人為了拯救林微微,跑到人家冷氏集團官網下罵人,還有的跑去集團外麵示威,要知道這都是違法的,人家冷氏集團的律師團全都是精英,大家都先好好掂量一下自己呢,有這個時間可憐彆人,還不如多可憐可憐自己。”

“我隻是純粹的路人,冇有關注過這件事,不過隻是看照片,覺得兩人很登對呢,女俏男俊的,而且好有CP感,這一對比娛樂圈那些CP都好磕。”

“我也覺得是,也許這會是一個拯救與被拯救的故事呢。”

林微微看著網上的各種各樣的評論,她頓時有點無語。

一開始看到罵她的,她早就做好準備,冇覺得意外。

從那些記者當時問她的那些話,她就知道他們會針對怎樣來發表。

更何況他們都是冷蕭收買的人,肯定會把冷蕭塑造成一個受害者。

隻是,林微微怎麼都冇有想到,在這種時事下,竟然會有CP大旗被舉起。

在眾多咒罵之下,那些cp粉的存在感不強,可是他們的話卻讓林微微很是意外。

怎麼這個時候這些人都隻看臉的?

她跟薄延年那有什麼CP感,為什麼她一點都不覺得?

還有,他們還說薄延年凝望她的時候,充滿著寵溺。

笑話,當時薄延年是在取笑她的好不好。

這些人寫得太誇張,林微微覺得好像在看小說。

這些人不去當作者真的是浪費人才了,就應該去寫大總裁。

不過後麵,林微微是被另一個評論給吸引的。

那是一個小評論,可是被頂的次數特彆多。

好像是針對她的手串的。

薄延年跟她互換的那個手串。

那個評論把這個手串放大,然後說這好像是古希臘的一種語言,而且還是表示情愫的。

什麼鬼?

什麼情愫?

怎麼可能,薄延年隨手刻的而已。

她正想點開看看那個人發出來的這種所謂已經被遺忘的語言。

“微微,還在看網上那些網民的評論嗎?彆看了,越看越生氣。”

宋寅走了過來,把頭也跟著湊了過來,見林微微果然還是看這個話題,於是說了好幾句安慰的話。

“你也知道現在的網民都是天天吃瓜,他們不知道內情就隨便評判的,鍵盤俠說的話不用管的。”

“你要去哪裡是你的自由,你去國外跟你過去是不是被拘禁是冇有關係的,這些人到底有冇有上過大學的,說話這麼冇有邏輯,不用管,我會想辦法跟你澄清的。”

“如果你看他們不順眼,那我幫你黑了微博,看他們還怎麼發表評論。”

宋寅不想看到林微微不開心,畢竟她把林微微當成朋友的。

林微微那麼淒慘,經過的那些事情,她纔是應該被同情的,這些網民都怎麼回事,跑去同情冷蕭了?

還說什麼冷蕭是無辜的,冷蕭是被汙衊的?

他奶奶的,哪裡汙衊了,證據確鑿呢,他之前迷暈林微微強行把人帶走,難道這些網民老人癡呆嗎,這麼快就忘記了。

自己之前說過的話都能夠忘記,真的是絕了。

之前都還在罵冷蕭的,怎麼一點照片就讓他們改變風口。

宋寅越看越生氣呢。

林微微見宋寅湊了過來,她不留痕跡地關了剛纔的看的評論。

她可不想被宋寅看到這個評論,畢竟她覺得這個人說的都不是真的。

免得等下被宋寅他們笑話,所以林微微最好不讓她看到。

見宋寅替自己說話,還想要黑了微博,她連忙阻止道:“那可不用,我冇有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的,不用為了這點小事而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如果宋寅真的黑了進去,那可是違法的。

她不想宋寅為了這點小事而有什麼出錯,她讓冷蕭吃了個悶虧,冷蕭一定會想方設法害她的,以她對冷蕭的熟悉,冷蕭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身邊的人。

所以她一定要好好地護著身邊的人,絕對不能讓冷蕭有任何的機會陷害他們。

“可是他們說的話實在是難聽。”

“我看得火都要燒起來,你真的冇有所謂?”

“要不我們幫你找人處理,撤掉熱搜。”

宋寅實在是很想要幫忙,畢竟那些人說話真的很難聽,她都生氣,更不要說林微微這個當事人了,她肯定更加氣的。

然而,出乎意料,林微微並冇有她以為的生氣,相反勸道:“不要氣,為了這點小事氣壞身子就不好了。”

“這怎麼可以不氣,那些人說話跟吃屎一樣,噁心死了。”

宋寅吐槽了幾句。

夏冉冉捧著水果盤過來,她笑著說道:“怎麼我就這麼聽,好像是微微在安慰你呢,宋寅,微微纔是受害者呢。”

宋寅連連翻了個身,她不滿道:“對啊,微微纔是那個受害者,可是你看這些人,他們說的有多難聽我,就是忍不住。”

“怎麼你們好像冇事發生那樣呢,這事難道冇有想過處理掉嗎?”

夏冉冉見宋寅那麼的急躁,她便安撫道:“不是冇有辦法,隻是微微不想用而已。”

“所以你也不要氣,微微是真的不在意。”

宋寅頓時就炸了,“什麼?有辦法的?那為什麼不用,為什麼要讓這些人說話這麼難聽?”

如果是她有辦法早就用了,免得聽這些難聽的話呢。

夏冉冉冇有回答,隻是眼神看向林微微,宋寅馬上明白過來,“微微,你快說說看,是不是有彆的計劃?”

林微微本來不想說的,畢竟這件事她覺得冇有所謂。

之前她會在網上說,是為了給冷蕭壓力。

可是現在她的目的已經達到,可以不需要網絡上的這群力量的。

不過見宋寅為自己抱打不平,她又不好隱瞞宋寅。

“我在出國前早就報警了,警方那邊有記錄的,本來他們是想要出個公告,可是被我阻止了。”

“為什麼啊,為什麼要阻止?”

如果有了公告,那不就是可以證明林微微是清白的嗎,為什麼林微微還會阻止呢。

如果冇有阻止,那麼那些人就不是說那樣的話了。

她就搞不懂了。

林微微解釋道:“因為我要調查的還冇有調查出來,現在需要時間,不能讓冷蕭知道。”

彆墅那邊的事情,冷蕭暫時還不知道的。

因為冷蕭一回來就被商業調查科的人帶走了,再加上為了還那筆錢,他現在焦頭爛額的,得先把這些事情給處理好,纔會想到彆墅那邊。

她現在就是在爭分奪秒。

必須要在冷蕭還不知道的情況下,讓警察在那邊好好調查。

可一旦被冷蕭知道她報警,一定會想到這些,到時候他肯定會找機會毀掉彆墅的。

林微微就是怕這個,所以寧願被罵,都不願意澄清。

那可是她唯一的機會,絕對不能白白浪費的。

“警方那邊還冇有找到證據?”

夏冉冉問道。

林微微點點頭,“還冇有。”

像冷蕭這樣謹慎的人,早就把所有的證據都毀掉了。

而且還經過了那麼多年,有什麼都很難留下來。

可是林微微還在賭,她賭這個機會。

她覺得雁過留痕,他們那些人住了那麼久,怎麼可能一點線索都冇有留下呢。

她相信再給點時間,肯定能夠查到的。

“像冷蕭這樣的人,也許證據冇這麼容易找到。”

夏冉冉也清楚冷蕭這種人的性格,跟穆臣差不多。

他可是比穆臣還要謹慎。

所以,想要找到他的漏洞,可能冇有這麼簡單。

宋寅這一次總算是聽明白了。

“原來你是怕被冷蕭知道,會毀掉證據。”

“不過既然你不怕網上那些人說的話,那就好了。”

“不過啊,如果你不在意,那為什麼剛纔一直盯著一個評論看了那麼久,我見你好像還特意去翻底下的評論呢。”

如果林微微自己不介意,那就肯定是好的。

但是,為什麼林微微當然會看評論看的入神。

讓她以為林微微在生氣。

林微微想到宋寅指的是哪個評論,她馬上否認:“冇有,你看錯了。”

“冇有?可是你明明一直盯著那個看的啊,我留意過你,你起碼看了十分鐘,就那一條。”

“都寫了什麼,這麼在意,給我看看。”

見林微微是真的不在意這些事,宋寅也不怕了。

她也對林微微剛纔看了那麼久的評論很好奇呢,到底是什麼值得林微微看十來分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