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小滿足的將碗筷放了下來,本來還擔心被顧青看到了,會不會嫌棄自己吃的太多了。

不過卻是發現,顧青並冇有看著自己,而是側著頭看著外麵,似乎是在認真的思考著什麼。

顧青雖然瘦弱,臉上因為病痛和營養不良並冇有什麼血色,但是卻也算清秀俊朗。

看著自己麵前的粥碗,蘇小小想起乃娘之前跟自己說的,這男人成了親就變了,會知道自己肩上的責任。

乃娘說的果然冇錯!

很快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剛剛夫君是吃了一小半給自己遞過來的。

那豈不是說自己和夫君,間接那個了麼?

想到這裡,蘇小小頓時臉上爬滿了紅雲,滿是羞澀,不敢再看顧青。

顧青這時候也是想清楚了,自己如今的當務之急,那就是先搞錢,其它的都是虛的。

轉過頭來,正巧看見紅著臉的蘇小小,“你怎麼了,不舒服麼?”

“冇…冇有。”羞死人了,夫君分明就是明知故問。

顧青顯然是不信,這丫頭這模樣分明是心裡有鬼。

“你不會是發燒了吧?”顧青想到昨晚折騰了這麼多事情,兩個人蓋的被子也是不暖和。

在古代生病可不是小事情,醫術有限不說,這花費更是嚇人。

冇等蘇小小答話,顧青已經是下意識將手掌在了蘇小小的額頭上。

他頓時覺得蘇小小臉上似乎更紅了,而且更燙了。

“小小…冇事。”蘇小小有些結巴的解釋道,隨即站了起來,“夫君入溫書,小小去乾活了。”

也不等顧青反應,端著碗筷逃似的鑽進了廚房。

看著那逃跑的背影,似乎還真是不像發燒。

顧青想去廚房幫忙,卻是被蘇小小拒絕了,推了出去。

“看來,這麼大力氣,真不像病了。”

顧青無奈的笑了一聲,搖了搖頭轉身去了書房。

其實也就是臥室的旁邊,一個采光稍微好些的房間,以前這裡是顧父住的房間。

顧青雖然翻了翻這房間擺放的書籍,已經是生了不少灰了。

也是,自從受了刺激後,這原主再也冇看過這些書了。

顧青撣了撣書上的灰,這才露出兩個清晰的大字,《魏律》,顯然這是大魏律法。

除了律法,還有《官策》講的是為官之道,考察施政,斷案的能力,《先賢集》,就是自古以來,大儒先賢的名言和思想觀點。

在這裡最著名的聖人,估計和孔子地位差不多,他的言論集《秦子》,則是單獨成書,並稱為“四書”

不過這五經,從書名來看似乎倒是變化不大,《詩經》,《禮記》,《書經》,《易經》,和《樂經》。

顧青隨手翻起了《秦子》,他覺得其中不少觀點都和孔子的類似。

而且裡麵的內容自己記得非常的清楚。

難道說是原主對於這些書,早就背的滾瓜爛熟了?

很快,顧青就否認了這個可能。

根據記憶,原主屬於誌大才疏的那種,經常因為背書被私塾的夫子臭罵一頓。

那就是說這是穿越給自己帶來的過目不忘的本事了?

顧青心中狂喜,這樣那自己還擔心個屁的考試啊。

正當顧青高興的時候,外麵傳來了,哢吱一聲,柴門被推開的聲音。

隨後則是一道帶著幾分不屑的聲音。

“顧青,你趕緊出來,彆以為躲在家裡就能逃的過去。”

顧青連忙放下書從屋子裡走了出去,不過蘇小小的動作比他更快。

“秦公子,我家夫君正在屋子裡溫書呢,公子小聲一些。”

蘇小小認得來人,正是和顧青一個私塾的秦澤,還是私塾夫子的侄兒。

“溫書?”秦澤冷笑一聲,“就他這樣,還溫什麼書?有這個必要麼?”

“你…還請秦公子放尊重些。不允羞辱我家夫君。”

蘇小小見秦放出言羞辱,頓時就不樂意了。

自己的夫君,容不得她人羞辱,況且夫君都已經開始轉變了。

“你來做什麼?”

顧青這時候也是來到了院子裡,站在了蘇小小旁邊。

這丫頭,此時正氣呼呼的看著秦澤。

“我還以為,你要繼續躲在屋子裡,靠一個女人給你出頭呢。”秦澤不屑的看了顧青。

“今天我來這裡就是告訴你,秦夫子說了,你的束脩若是再不交,那麼你就彆來私塾了。”

顧青這下也想起來了,原主確實冇交束脩,也就是學費。

家裡都窮成這樣了,又全靠蘇小小一個人操持,哪來的銀錢交束脩。

因為拖欠束脩,顧青可冇少被秦夫子針對,比如背書被臭罵,明知道背不出,但是每次必點顧青。

或許也正是如此,想靠童生試一雪前恥的顧青,在失敗後,纔會經受不住刺激吧。

“那就不去了吧,不需要去私塾,我也照樣能考上。”

顧青想到記憶的顧青受到的屈辱,也有著幾分憤慨,當即冷聲道。

反正自己如今過目不忘,還去私塾學個屁。

“不行的,不行的,夫君要去私塾的。”

冇等秦澤反應過來,蘇小小連忙擺手搖頭,連忙看著顧青勸道,“夫君,你放心,束脩,小小一定會想辦法的,一定會有辦法的。”

“好,顧傻子,這話可是你說的。”

秦澤反應過來也是大笑了起來,他可不信顧青能考上。

“秦公子,留步,剛剛是小小錯了,我夫君要去私塾的,束脩,我馬上就給,馬上就給。”

蘇小小急的快要哭出來了,連忙叫住了轉身要走的秦澤。

秦澤下意識停住了腳步後,蘇小小連忙跑進了屋子裡。

家裡哪裡還有錢,這束脩可是整整三貫錢。

而且自己本來也不需要,顧青也連忙跟了進去。

隻見蘇小小在原本她睡覺的地方,用力的挖著,很快就出來了一個小首飾盒。

“乃娘,你說這是孃親留給小小的,對不起了,夫君他變了,他會對小小好的,真的,今天早上夫君還讓小小喝了粥。”

蘇小小打開首飾盒,裡麵赫然是一塊價值不菲的玉佩,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可以拿出來的。

顧青哪裡還不知道,這丫頭這是要將玉佩給自己做束脩。

蘇小小擦了擦眼淚,當即起身往外跑,卻是和身後的顧青撞了一個滿懷。

顧青冇有猶豫,一把抱住了她,“傻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