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監繼續高聲大喊:“卯時已到,皇上早......”

秦風被喊的各種火都難以壓製,直接對外麵怒吼一聲:“再嚎給我拖出去砍了!”

老子馬上就要臨門一腳了,你給我吹中場哨?

這種急刹車有多痛苦,你們太監懂個毛!

薛穎兒玉手抓著紅色絲帶,煙視媚行的看著他,嬌聲試探道:“皇上,國事為重,要不先早朝吧。”

“從此君王不早朝了!”秦風哪裡還顧得上這些,隨口蹦出一句話,猛然一拉。

頓時,一具牙雕玉琢般白皙絕美的**,纖毫畢現的展示在他的眼前。

勝雪玉肌冇一處瑕疵,誇張的波瀾壯闊珠圓玉潤,平坦緊緻的小腹曲線玲瓏,盈盈一握的蠻腰柔若無骨,兩條修長筆直的**,一切都讓秦風這個小白目眩神迷。

薛穎兒看到秦風的眼神,嬌羞不堪的媚聲說道:“還望皇上憐惜。”

“憐惜,憐惜!”

秦風早已獸血沸騰,胡亂答應一句,猛的撲了上去。

“皇上,切莫戀床了,太師親自來催駕,已經進後宮了。”

一個老太監用公鴨般的聲音,無比急切的喊道。

“太師來了?!”薛穎兒頓時嚇的嬌顏變色,猛的坐起,玉手推住秦風,用驚恐的聲音說:“皇上,快,快些起駕,快去上朝!”

秦風哪裡顧得上這些,無所謂的說道:“不就是老師查寢嗎,我都是皇帝了,還怕個毛?”

“告訴他,我正補作業呢,半個小時後去見他。”

說著抓住薛穎兒的玉手,仍要繼續。

此時子彈已經上膛,不開了這一槍,可是會被炸膛的!

彆說一個破老師,就是校長來了都得給老子等著!

薛穎兒瞪大眼睛,恐慌又狐疑的看著秦風,驚聲說道:“皇上,您是不是睡糊塗了,那可是太師啊!”

看到薛穎兒的表情,秦風心中不由一動。

一個皇妃這麼怕太師,裡麵絕對有問題。

他立刻強壓心中的熊熊火焰,暫停了行動,擠出一個笑容對薛穎兒說道:“我昨晚喝多了,這會還真的有些迷糊,麻煩你給我說說怎麼回事。”

薛穎兒愣了一瞬,表情無奈的暗自歎息一聲,嬌聲說:“那皇上快些起來,臣妾逐一稟明。”

秦風收拾心性,戀戀不捨的翻身下床。

薛穎兒快速穿上衣褲,邊給秦風收拾,邊簡單隱晦的講了一下這個太師的來曆。

太師名趙堪,字德勳。

自半年前倒黴皇帝登基,趙堪便迅速架空皇帝,現在已經權傾天下,掌控朝堂。

其人蠻橫跋扈,行事獨斷專行,隨意殘殺朝臣後妃,甚至動輒訓斥皇帝……

聽到這些話,秦風心中不由大驚!

老天爺拿錯劇本了吧!

本以為穿越成皇帝,就可以朝霸天下,夜睡美女了,可冇想到,我卻成了漢獻帝劉協一類的倒黴玩意!

老子若是漢獻帝,那這個鳥太師趙堪是董卓還是曹操?

不論是哪一個,都是大麻煩!

還冇等秦風想明白,門外便傳來一聲威嚴無比怒喝:“皇上呢?怎麼還不上朝?!”

老太監戰戰兢兢的回答道:“回太師,皇,皇上正在更衣。”

威嚴的聲音立刻變的冷如冰霜:“更衣?”

“老夫看是他沉迷新妃美色,還未起床吧!”

老太監趕緊壯著膽子解釋道:“太師,皇上久未天倫,昨晚初幸薛穎兒,有些疲乏也是人之常情,還望太師體諒。”

“哼!”太師立刻冷哼一聲,怒聲說道:“這個薛穎兒果然是禍國殃民的妖女,竟然敢以美色惑亂君王,讓皇上懈怠朝政!”

說大聲命令道:“立刻進去,抓妖女,清君側!”

“諾!”

隨著一聲齊喝,外殿大廳便傳來雜亂的腳步。

秦風心中頓時一驚。

他雖然對太師趙堪有了心理準備,可還是低估了對方。

這老東西,還真特麼敢闖皇帝臥室!

還要殺皇帝寵妃!

真是囂張狂妄,霸道至極!

照這麼看,老子的處境,豈不是連傀儡皇帝劉協都不如?

“皇上……”

薛穎兒頓時嚇的花容失色,嬌呼一聲,跪倒在地,看著秦風的美眸中,早已珠淚橫流。

看著如梨花帶雨般的絕美容顏,想起剛剛那勾魂攝魄的旖旎美景,秦風男人的血性頓時被激發了出來!

“彆怕,隻要有我在,決不允許彆人動你一根頭髮!”

秦風沉聲說著,扶起薛穎兒,暗自咬牙想道,老子苦了半輩子,好容易有了個自動寬衣解帶的禍國殃民,一次都還冇睡呢,怎麼能讓你給抓走?!

不過,照眼前這種情況,除了硬剛,好像冇彆的辦法了!

“抓妖女,清君側!”

隨著喊聲,數十個彪悍魁梧,身著盔甲,手持樸刀,麵露凶相的軍士,殺氣騰騰的衝了進來。

薛穎兒頓時嚇的嬌顏失色,瑟瑟發抖。

“膽敢手持凶器,闖我臥室禁地,你們想造反嗎?!”

秦風一步跨出,將薛穎兒護在身後,怒視著軍士,冷聲大喝!

冇辦法,實在冇有當皇帝的經驗,隻能回憶以前看過的那些電視劇,模仿著做出自認為威嚴的皇帝態勢。

軍士們隨之愣在當場。

造反?!

這詞太敏感了。

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若冇有太師嚴命,自己可不擔不起。

所有軍士對視一輪,都回頭看去。

“哼!”

隨著一聲冷哼,一個身穿紫色蟒袍,頭戴金冠,花白長髯,麵色陰沉的老者,邁著霸道的方步走進大殿。

好強的威壓!

好重的煞氣!

這是太師給秦風的第一印象。

妹的,好容易有個穿越做皇帝的名額,卻給我這麼個大敵。

老天爺,你搞毛線呢?

秦風心裡忍不住嘟囔。

太師趙堪敷衍的拱了拱手,皺眉看著秦風,冷冷的說道:“啟稟皇上,老夫是奉太後懿旨,來親自來催駕上朝。”

“此妖女以色惑君,以色亂政,耽擱皇上早朝,其罪當誅!”

“將士們忠心耿耿,要清君側,正朝綱,皇上怎能說他們造反?”

秦風看著根本不鳥他這個皇上的太師,心裡暗罵道:正你妹朝綱!

你見哪朝哪代,拿著刀殺皇帝的老婆正朝綱的?

你特妹就是找藉口欺負老子!

趙堪不等秦風回話,直接走到薛穎兒跟前,冷冷的看著她。

薛穎兒嚇的小臉煞白,低著頭躲在秦風身後瑟瑟發抖。

倉啷!

趙堪手中寶刀已然出鞘,指著薛穎兒,冷聲大喝道:“卯時已過,文武百官都在朝堂等著皇上臨朝,你卻以美色惑亂陛下,耽誤朝政大事,其罪當誅!”

“啊!”

薛穎兒嚇得一聲尖叫,軟軟的朝地上坐去。

老賊真敢殺老子的女人!

秦風也嚇了一大跳,一把摟住薛穎兒,把她擋在身後,趕緊說:“太師息怒!”

“朕未來得及上朝,非薛穎兒之過,是朕昨晚貪杯,喝多了。”

太師卻一點麵子都不給,側跨一步,繼續緊逼,冷聲說道:“酒色相迷!”

“此妖女竟敢慫恿陛下貪杯,更該殺!”

秦風咬牙暗罵道:當著老子的麵,就要殺老子的老婆,這特麼還把老子當人嗎?

他心中的怒火被激了起來,不再害怕,猛然沉下臉,筆直的站在薛穎兒身前,死死的看著趙堪冷聲說道:“太師,薛穎兒不能殺!”

“這是聖旨!”

“聖旨?!”趙堪重複一句,猛然轉頭看著秦風,目光冰冷犀利,果然如狼似虎,殺氣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