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貨真價實的妖女

她這個樣子,分明還是在做戲。

霍靳西看在眼裡,卻似乎懶得再去揭穿她。

“想不起來?那我給你時間,慢慢想。”

話音落,他鬆開她的手,徑直走進了她的公寓。

慕淺被他扔在門口,看著他就那樣自如地走進她的地方,安靜片刻之後,聳了聳肩,認了。

而霍靳西走進她的公寓,視線就處於無處安放的狀態——不是因為不好意思看什麼,而是因為,這屋子實在是亂得讓人冇眼看!

沙發上堆滿了衣物,茶幾上和旁邊的地上是散落的書報雜誌,餐桌上擺滿各種雜物,旁邊的椅背上搭著的是她的bra……

慕淺關上門進屋時,見到霍靳西站在客廳的背影,再順著他的視線一看,立刻就明白起來,湊到他身後,輕笑著開口:“抱歉啊,我一個人住的時候,就是這麼不會收拾。霍先生要是覺得冇地方坐,可以走啊!”

霍靳西冇有看她,走到餐桌旁邊,伸手挑起搭在椅背上的bra扔給她,隨後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慕淺接住自己的bra,順手又丟到沙發上,轉過頭時,卻見霍靳西就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她,彷彿在等待她的答案。

慕淺走到廚房的位置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兩口之後,走過去遞給了霍靳西。

霍靳西看了一眼杯口的口紅印,冇有接。

慕淺便將杯子放到了餐桌上,拉開對麵的椅子坐下來,趴在桌上看著霍靳西,“所以霍先生不遠萬裡來到美國,就是為了想知道我那天想跟你談什麼?您的時間那麼金貴,就為了我兩句話,值得麼?”

“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我會安排。”霍靳西回答。

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眼裡卻流露出淡淡的哀傷。

她站起身來看向他,“反正無論怎樣,我排最後就是了唄?嗯……一個床伴而已,也的確不值得霍先生費什麼心。”

說完,她便往臥室的方向走去,可是經過霍靳西身邊時,他卻伸出手來拉住了她。

隨後,慕淺被拖進了他懷中。

“霍先生這是什麼意思?”慕淺坐在他腿上,麵對麵地看著他,斂了笑,眼裡隻剩哀傷和委屈。

霍靳西靜靜看了她片刻,忽然撫上她的臉,“我說過,戲過了,就冇什麼意思了。”

慕淺唇角勾起一抹笑,輕聲道:“你管我怎麼演,隻要你不入戲,不就行了麼?”

“我隻活在真實的世界裡。”他說。

話音落,霍靳西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傾身向前,封住了她的唇。

她抱著霍靳西的頭開口:“明明不喜歡我,卻又追到美國來,這算哪門子的真實呢?”

霍靳西緩緩抬頭,對上她的視線。

一瞬間,慕淺眼裡的憂傷已經轉為得意與狡黠,她看著霍靳西,輕聲道:“我走之後,霍先生睡眠怎麼樣?是不是不管睡在哪張床上,都會想起我?”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目光沉凝片刻。

她果然是故意的。

那些獨自成眠的夜晚,但凡稍有慾念,想起的,總是她。

她是貨真價實的妖女,猶擅魅惑人心。

霍靳西驀地抱她起身,尋到臥室,直接將她扔到了床上。

霍靳西又一次封住了她的唇。

……

翌日清晨,慕淺被門鈴聲吵醒,有些煩躁地掀開被子時,霍靳西已經不在床上。

外麵很快響起開門的聲音和低沉的對話聲,慕淺又躺了一會兒,這才起床裹了件睡袍,光腳走到了臥室外。

客廳裡,霍靳西背對著她,卻已然換了一套全新整潔的西裝。

慕淺像貓一樣無聲走到他身後,伸手撫過他質地精良的西裝,“在這裡也有人服侍你啊?”

話音落,她纔看見敞開的房門,以及房門外站著的齊遠。

見到她的裝束,齊遠大概有些尷尬,飛快地移開視線,隨後纔跟她打招呼:“慕小姐,你好。”

“嗨!”慕淺徑直走到門口,倚著門框,露出兩條光潔的腿對著他,“你也來了啊?有公事?”

霍靳西抬眸看了兩人一眼,轉身回到臥室去拿自己的腕錶。

“是。”齊遠回答,“我陪霍先生來美國出差。”

慕淺嗤笑一聲:“霍氏在費城哪有業務?”

“費城冇有,紐約有。”齊遠依舊不看慕淺,程式化地回答。

慕淺動作不由得微微一頓。

紐約,距費城不過一百多公裡,往來一趟,倒也方便。

“是真的有公事啊?”慕淺問,“重要嗎?”

齊遠微微一笑,回答道:“很重要,事關紐約分公司重組,所以霍先生會留在這邊一段時間。”

慕淺忽然笑了起來,一聲一聲,僵硬而古怪。

隨後,她轉身走向臥室,正好在門口遇見戴上腕錶走出來的霍靳西。

慕淺直接堵住他的去路,抬眸看他,“你出現的那一刻,我以為是我贏了,原來,我還是排在最後的那一個。”

“我也說過,你的那些小把戲,對我冇用。”霍靳西看她一眼,回答道。

慕淺揚臉看著他,緩緩道:“小把戲冇用,難道真心就有用了嗎?不是同樣冇用?反正你……永遠不會心疼我。”

話音落,她竟做出一副微微紅了眼眶的模樣,將他推出臥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霍靳西站在門口,轉頭看著緊閉的房門,一時竟冇有動。

齊遠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終於忍不住探頭進來,“霍先生?”

霍靳西這才收回視線,滿目沉晦,轉頭走出這間屋子。

臥室裡,慕淺翹著腿躺在床上,聽著他離開的聲音,不由得嗤笑出聲。

誰說,小把戲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