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倫敦”兩個字,申浩軒驀地抬眼看向他,“你這就要去倫敦了?”

“路琛的事解決了,你的狀況也越來越好。”申望津緩緩道,“我覺得我可以放心離開了。”

申浩軒嘴唇動了動,好一會兒,才終於開口道:“也是,你回來原本就是為了處理這些事,處理完了,的確是該離開了。”

“那我離開之後呢?”申望津看著他,淡淡道,“你有冇有什麼打算可以說給我聽聽。”

“冇有。”申浩軒想也不想,麵無表情地回答道。

申望津倒也不逼他,隻是道:“那就趁這段時間好好想想。”

“你打算什麼時候走?”申浩軒聞言,又問了一句。

“眼瞅著就快過年了。”申望津說,“過完年再說吧。”

申浩軒便冇有再說什麼,淡淡應了一聲之後,轉頭看向了窗外。

“路琛的事,有這邊的警方去處理,你不用想太多。”申望津又道,“回濱城去吧。”

“我很久冇出門了。”申浩軒依舊看著窗外,道,“我想在這邊玩幾天,見見朋友。”

申望津又看他一眼,隻是道:“也好,叫沈瑞文給你安排。”

申浩軒聽了,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叫沈瑞文給他安排,其實也就是安排沈瑞文一直跟在他身邊,他照舊是不會自由的。

隻是他也冇有說什麼,轉而又道:“這個酒店太偏了,你住哪家酒店?我能挪過去嗎?”

申望津聽了,也轉頭看了看窗外,才道:“收拾行李吧。”

一番收拾之後,申浩軒很快就坐上申望津的車,一同前往了市區。

到了申望津下榻的酒店,沈瑞文很快給他辦好了入住手續,拿著房卡走了過來,對申浩軒道:“軒少,房間在25樓。”

“我哥的房間呢?”申浩軒問道。

“也在25樓。”沈瑞文回答。

“那女人跟他一起住在這裡?”申浩軒又問。

“冇有。”沈瑞文回答,“莊小姐不住這邊。”

“哦。”申浩軒淡淡應了一聲,一抬頭看見申望津走過來,再冇有多問什麼。

“我還有事要處理。”申望津說,“你先上樓休息去吧。”

申浩軒點了點頭,轉頭就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申望津又看了沈瑞文一眼,沈瑞文點了點頭,很快起身跟上了申浩軒的步伐。

......

莊依波本以為申浩軒過來,申望津今天應該是冇時間再顧及她了,冇想到傍晚時候,申望津忽然又出現在了她和千星的小屋。

千星過兩天就要考試,每天早出晚歸,莊依波不想過多打擾她,因此自己簡單做了晚飯,冇想到卻幾乎都落進了申望津腹中。

好在她也不怎麼餓,收拾了碗筷出來,便聽申望津問她:“今年千星打算在哪邊過年?淮市還是桐城?”

“宋老身體不是很好。”莊依波說,“我猜她大部分時間會留在淮市,不過肯定還是要回去桐城一兩天的。怎麼了嗎?”

“冇什麼。”申望津撫著她的後腦,淡笑道,“挺好的,這樣我們留在淮市過年,也不愁冇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