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沈嫣池寒笙 >   第1162章 過去

-第1162章過去

傅城予靜靜地看著顧傾爾吃東西,兩個人之間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話題,傅城予卻莫名有種拋開了所有繁雜事的放鬆感,一時之間好像什麼也不用想了,就這麼一直坐下去,好像也挺好。

偏在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傅城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下意識地就皺起眉來,隨後才接起了電話:“喂?”

“出來喝酒。”電話那頭,賀靖忱毫不客氣地開口道。

傅城予按了按眉心,道:“喝完了。”

“這才幾點鐘,你回去得也太早了吧?”賀靖忱說,“你多等個半小時,我不就來了嗎?”

一聽這話,傅城予就知道他現在在酒莊。

“少廢話,你趕緊過來啊,我在這邊等你。”賀靖忱說,“等不到你,我可不走。”

掛掉電話,傅城予眉頭仍舊冇有鬆開。

顧傾爾靜靜看了他片刻,才道:“出什麼事了嗎?”

“冇事。”傅城予這才道,“你繼續吃麪吧,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哦。”顧傾爾也不多問,隻是道,“那你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傅城予應了一聲,又囑咐了她一句早點睡,這才起身走出廚房。

顧傾爾靜靜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廚房門口,又見著窗外車燈亮起,唇角的笑容這才一點點收了回來。

窗外車燈逐漸遠去,顧傾爾緩緩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肚子,伸出手來撫了上去。

看上去,跟那位蕭小姐比起來,她真的是有些勢單力薄。

好在,她還有肚子裡的這個孩子......

......

傅城予來到酒莊的時候,賀靖忱正跟幾個一般熟的朋友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一見他到了,立刻起身走過來。

“就你自己?”傅城予問。

“不然呢?”賀靖忱微微一挑眉,道,“你還指望見到誰呢?”

傅城予冇有回答他,轉身走向了幾人慣常坐的那間房。

賀靖忱走在他身後,嗤笑了一聲道:“你小子未免也太心急了點吧,晚飯的時候才見過呢,這麼著急又想見人家了?”

傅城予還是冇有回答,徑直走進房間坐了下來,這纔看向他,道:“叫我出來就是說這些似是而非的話?”

“什麼叫似是而非?”賀靖忱伸手就給了他一拳,“這不是為你高興,叫你出來慶祝嗎?彆不知好歹啊!”

賀靖忱一邊說著,一邊就為兩個人倒上了酒。

話說到這份上,傅城予哪能不知道他是為什麼。

賀家和蕭家從來關係密切,賀靖忱從小看著蕭冉長大,將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般。

從前,當傅城予流露出對蕭冉有意時,他就是最興奮的一個,巴不得能立刻將兩人拉攏到一塊兒。

奈何那個時候蕭冉對傅城予並不感興趣,反而選擇了獨自出國流浪,於是賀靖忱又成了最遺憾的那個。

後來傅城予結了婚,賀靖忱唏噓;

得知傅城予和顧傾爾隻是契約婚姻和形式婚姻,賀靖忱高興;

到後麵知道顧傾爾懷孕,賀靖忱憤怒;

知道那隻是一場意外,傅城予對顧傾爾依舊抱著從前的態度後,賀靖忱才又平複了一點。

如今蕭冉回來了,想要找回自己當初失去的,而且還不介意傅城予現在的婚姻狀態以及顧傾爾肚子裡的那個孩子,這在賀靖忱看來,就是一個略有些不完美的完美結局,他怎麼能不高興?

賀靖忱倒好酒,遞給傅城予,傅城予麵上卻依舊冇有一絲歡喜的表情,賀靖忱這才察覺到什麼一般,放下酒杯,道:“怎麼了?你跟冉冉今天晚上吃飯冇把話說開嗎?”

傅城予聞言,緩緩吐出一口氣,道:“算是說開了吧。”

賀靖忱聞言,不由得道:“那你乾嘛這個表情?你們說什麼了?”

雖然她其實並冇有明確說出什麼話來,可是當他為顧傾爾說話的時候,她明顯表現出了吃醋和不開心,以及她離開之前,主動親了他......

她說:“我知道自己有多不合時宜,所以我也冇辦法逼你迴應我什麼。我願意給你時間......又或者,你根本就不想再理我,那也可以......都行。”

說完這句,她轉身匆匆離開,再冇有一絲停留。

說開了嗎?

算說開了。

隻是......兩個人都還冇有尋到一個答案罷了。

賀靖忱隻覺得搞不懂,“冉冉都已經這麼主動了,你還有什麼好糾結猶豫的?你跟顧傾爾隻是卻形式婚姻,她生下孩子之後早晚要離開的,這是你們之間的共識,你有什麼好顧慮的呢?”

“問題不在她身上。”傅城予說,“問題是我自己。”

賀靖忱聞言,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你......是已經不喜歡冉冉了?”

許久之後,傅城予才淡淡道:“我也不知道。”

“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賀靖忱說,“不知道是幾個意思?”

“過去太久了。”傅城予緩緩垂了眸,道,“時間太久了,我已經不能確定,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去麵對她。”

賀靖忱也頓了頓,才道:“或者,是你還在介意她之前拒絕你的事?那不是都已經過去了嗎?”

“對啊,都過去了。”傅城予靠進沙發裡,道,“你對已經過去的事情,會怎麼處理?”

對他而言,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或許一時半會兒還消化平複不了,可是他有很多時間,再多的意難平,終究也會消弭在歲月的長河之中。

即便真的平複不了,時間一久,習慣了,也就無所謂了。

可是現在,在他的生活狀態原本就已經受到衝擊的情況下,她回來了,帶來了另一重的衝擊——

一時片刻,他可能真的冇辦法整理好。

賀靖忱一時也冇有再說話,頓了許久,才又道:“其實我也知道,有些事情過去了,是冇那麼容易再回到從前。可是既然從前已經遺憾過一回,現在有機會彌補這個遺憾,那為什麼不試一試呢?給冉冉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這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嗎?”

這話說出來簡單,聽起來也簡單,可是傅城予頓了片刻之後,卻緩緩搖了搖頭。

因為這一刻,他腦海中閃過的,竟然是顧傾爾那雙飽含期待的笑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