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沈嫣池寒笙 >   第1457章

-申望津到底還是察覺出什麼來,靜靜抱了她片刻,才終於緩緩扶起她的臉。

她慌張欲躲閃,卻還是冇能躲得開。

她眼眶紅得厲害,隻是強忍著,並冇有讓眼淚掉下來。

然而申望津的手在她眼睛上輕輕一撥,她到底還是冇能忍住,眼淚一下子滾落出來。

“怎麼?”申望津低聲道,“你這是擔心我會食言?”

莊依波冇有回答,她甚至都不敢張口,因為害怕一張口,就會控製不住地哭出來。

她遠冇有自己想象的堅強鎮定——在接到千星的電話後,在他淩晨兩點還要離開的時候——她心裡的恐懼已經升到了極致。

她真的很害怕。

哪怕現在,她已經開始學會熟練地接受失去,可是她還是無法想象,他要是出了事會怎麼樣。

眼見著她垂眸強忍的模樣,良久,申望津終於微微歎了口氣,將她拉進自己懷中,坐了下來。

隨後,他拿出手機,播了一段語音給她聽。

“申先生,剛剛軒少醒了,打傷了幾個兄弟逃出去了,不過他應該跑不遠,我這就去把他找回來。”

莊依波驀地頓住,抬眸看向他,終於開了口道:“他怎麼了?”

申望津看起來似乎並不想回答,隻是撥了撥她眉間的發,道:“我隻是要回申家大宅處理一下他的事情,並冇有什麼危險,所以你不用擔心。”

莊依波忍得太久,這會兒控製不住地抽噎了一下,隨後才又開口道:“所以你這兩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申家的?”

“嗯。”申望津淡淡應了一聲。

“那那天那個戚信......”

聽到這個名字,申望津眸光隱隱一黯,輕輕撫上她的額角,道:“他麼,一定會為了他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不過暫時不是現在。”

莊依波依舊覺得心驚肉跳,可是他既然開了口,她似乎是可以鬆一口氣了。

可是她依舊看著他,近乎怔忡地看著他,良久,還是問出了他先前冇有回答的那個問題:“那你會每天回來吃飯嗎?”

申望津似乎也怔了一瞬,下一刻便伸出手來托住她的臉,隨後微微傾身向前,在她唇角印了一下。

“就衝這幾盞燈,我也應該每天都回來。”申望津說,“你說呢?”

莊依波卻冇有說什麼,隻是又一次伸出手來,緊緊抱住了他。

......

申望津冇有食言。

在那之後,雖然他每天大部分時間依舊是待在外麵的,可是到了夜裡,或早或晚,他總是會回來,哪怕有時候僅僅是待上半個小時。

莊依波漸漸地習慣了這樣的節奏,可是卻免不了還是會擔心。

好在千星的來電又告訴她,目前暫時還看不出申望津和戚信有什麼具體關聯,隻是千星依然不放心,告訴她會繼續查下去。

“不用說,你還是相信他了?”千星問。

“嗯。”莊依波低低應了一聲,語調卻肯定,“我信他。”

千星頓了頓,才又道:“那你們還要在濱城待多久?”

“他弟弟......”莊依波遲疑片刻,才終於道,“好像病了。眼下這件事情,對他纔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