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沈嫣池寒笙 >   第166章 婚紗

-第166章婚紗

慕淺從樓梯上走下來,走到那堆首飾中間,隨意拿起其中一條鑽石項鍊,往脖子上一擺,隨後看向霍靳西,“好看嗎?”

霍靳西拿開她攤在沙發上的一些首飾盒,在沙發裡坐了下來。

慕淺本以為霍靳西可能不會理她,誰知道霍靳西看著她,緩緩開口:“好看。”

他神情雖清冷,眼神卻堅定認真。

慕淺笑了,霍靳西這人,冇有說謊話的必要,他說好看,那肯定就是好看。

“行,既然你說好看,那我就幫你把這些都收起來。”慕淺說,“留給以後的霍太太也好嘛。”

霍靳西看她一眼,眼眸不動聲色地就已經沉了幾分,“身為霍太太,不需要二手東西。”

“怎麼會是二手呢?這些東西我又不要。”慕淺一麵整理,一麵笑吟吟地開口,“無功不受祿嘛,咱們結婚,你是為了你爺爺,我是為了我爺爺,各有目的,和平共處。我是要不起這樣的禮物,我也不用,所以呢,等你真正的霍太太收到了,這些照舊是新的。”

說到這裡,她忽然又想起什麼一般,“哎呀”了一聲,隨後看向霍祁然,“霍太太不要二手的東西,那霍先生你這個二手丈夫,她不會也不要吧?”

話音落,霍靳西周遭的氣場頓時就寒涼下來。

慕淺隨後又“噗嗤”笑了起來,“不會的不會的,咱們有名無實嘛,又不是真正的夫妻,所以霍先生不算二手貨。”

說完這句,她將手中的首飾盒一扔,翻了個白眼,“困了,還是明天再收拾吧。我先睡啦,晚安!”

她起身就匆匆上了樓,隻留給霍靳西一個背影。

彷彿這麼晚不睡,專程等著他回來,就是為了說這幾句話給他聽。

霍靳西低頭給自己點了支菸,抬起頭來,麵對的依舊是滿目琳琅。

專程說給他聽,他也都聽見了。

那又如何?

霍靳西緩緩吐出一口菸圈,麵上一絲波瀾也無。

......

慕淺本以為這天晚上過去之後,田蜜可能會消停一點,不再來煩她,誰知道第二天上午,一大批婚紗、禮服、設計師和設計手稿如期上門。

慕淺抱著手臂坐在沙發裡,冷冷淡淡地看著那些工作人員和設計師依次講解每條禮服的特色,卻一點想試的**都冇有。

田蜜正準備想辦法解決一下目前的狀況,公寓的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田蜜匆匆上前打開門,一眼看到外麵的人,先是一驚,隨後連忙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霍老先生。”

屋內,原本懶洋洋的慕淺聽到這聲稱呼,登時就從沙發裡跳了起來,匆匆跑到門口,正好看見容清姿陪著霍老爺子進門。

“爺爺,你怎麼從醫院跑出來了?”慕淺眉頭緊皺,“醫生批準你出院了嗎?”

霍老爺子瞥了她一眼,說:“我又冇出院,我隻是出門來走一走。”

慕淺看向容清姿,容清姿瞥了她一眼,似乎懶得跟她解釋什麼。

慕淺無奈,隻能先扶著霍老爺子進門。

霍老爺子一見到滿屋子的禮服,頓時就笑了起來,“看來我們今天來得正是時候,可以看看淺淺穿婚紗和禮服是什麼樣子。清姿,你想不想看?”

容清姿又看了慕淺一眼,這才笑了笑,“當然想。”

慕淺原本興致缺缺,這會兒整個人眼神都亮了起來,跟先前彷彿是兩個人,看著霍老爺子開口:“爺爺既然想看,那我一條條穿給爺爺看。”

霍老爺子隻是笑,“好,快去換!”

慕淺於是換了一件又一件的婚紗和禮服,同時對霍老爺子道:“爺爺說哪件好看,到時候我就穿哪件。”

“傻孩子。”霍老爺子說,“在爺爺看來,你穿哪件都一樣好看。還是問你媽媽吧!”

慕淺聽了,這才又看向容清姿,笑著開口:“也是,媽媽品味最好了,那婚紗和禮服就都由媽媽來幫我挑吧。”

容清姿臉上表情淡淡的,聞言隻回答了一句:“好。”

“太好了。”慕淺應了一聲,又起身去換另一件禮服。

田蜜始終跟隨在慕淺左右幫她整理換裝,在霍老爺子出現之後,慕淺一直很積極,這一次她回到樓下臨時開辟的更衣室時,整個人身上的精神氣卻彷彿被抽走了一般,也不主動配合脫衣服,隻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失神的模樣。

“慕小姐?”田蜜不由得喊了她一聲,“累了嗎?需不需要休息一會兒?”

慕淺卻很快回過神來,再次看了鏡子一眼,笑了起來,“不是,不需要。”

的確是不累,隻是剛纔有一瞬間,她看著鏡子裡穿婚紗的自己,忽然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感傷。

隻是這份感傷是為什麼,她竟然未曾明確感知。

田蜜見狀,另外挑了一條禮服送到慕淺麵前,見慕淺換上之後,纔拿出手機,習慣性地拍下照片做記錄。

慕淺轉身走出更衣室的時候,田蜜的手機忽然響了幾聲,打開一看,是莊顏發過來的訊息,要她發幾張慕淺試裝的照片來看看。

田蜜冇有拒絕,順手就將剛剛拍的幾張照片發送了過去。

霍氏集團總部,莊顏一收到照片,立刻剋製不住地跟齊遠分享,“快看,慕小姐最新試婚紗的照片!”

齊遠正在準備跟霍靳西去其他公司開會的資料,哪有空理她,莊顏於是自己欣賞了一通,開口道:“你說我要是把這些照片列印出來放到霍先生桌上,霍先生會不會給我漲工資?”

話音剛落,霍靳西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霍靳西正好從裡麵走出來,聽到了莊顏的話。

“什麼照片?”霍靳西問。

莊顏立刻起身,將手機遞到霍靳西麵前,“是慕小姐試婚紗的照片,慕小姐真是很漂亮啊,穿每件婚紗都那麼好看。”

霍靳西低頭看著手機上的照片,手機螢幕上,她烏眸紅唇,頭髮隨意挽起,婚紗雪白,襯得她眉目如畫。

霍靳西腦海中忽然就閃回了一些久遠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