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家是聖地某個城鎮有名的大家族,勢力不凡,家族之中也稱得上是高手如雲。

向興華作為向家的大少爺,從小就得到家族的傾力培養,實力自然也是了得,年紀輕輕已經到了“先天初期”的境界,在年輕一輩之中,已經是難得的高手。

是以向興華一向心高氣傲,且流連花叢無往不利。

但是像陳玉嫦這樣漂亮的女子,向興華還是第一次見到,頓時眼前一亮,嘴角露出笑意,帶著幾個下人,漫步走了過去:“在下天西城向家向興華,不知姑娘如何稱呼?”

“陳玉嫦。”

陳玉嫦神色冷淡,看了眼站在向興華身旁的向九明,哪裡還不知道明弟被綁在樹上鞭打一事,跟眼前這位男子脫不了乾係?

陳永明聽到向興華的聲音,頓時回過神來,一下子就看到了向興華在自己身前不遠處,頓時叫囂道:“嫦姐,就是他,就是他指使手下,把我綁在樹上的,一定要教訓他們給我報仇!”

剛說完,陳永明突然心中一喜,對啊,有陳飛宇在這裡,區區一個向興華算得了什麼,自己可以大大方方的報仇了!

“你們如此過分,必須嚮明弟道歉,否則我們絕不善罷甘休!”

陳玉嫦神色越發的冷淡,有一種強烈的為明弟報仇的打算。

雖然對方明顯人多勢眾,而且實力也不凡,但是有陳飛宇在身邊,就算對方人數再多一倍,也不是陳飛宇的一合之敵。

陳飛宇隨意瞥了眼向興華等人一眼,隻見對方一共有四人,除了向興華和向九明之外,還有兩箇中年男子,實力都在“凝神初期”境界,應該是向家派來保護向興華的侍衛。

當然,區區兩個“凝神初期”的武者,還不放在陳飛宇的眼裡。

“原來是陳玉嫦姑娘,人美,名字更美。”向興華笑著道:“想要讓我向他道歉,也不是不可能,隻要他當我便宜小舅子,彆說是口頭道歉了,就是請他喝酒賠罪都可以!”

向九明和另外兩名“凝神初期”強者哈哈大笑起來!

陳永明出奇的冇有說話挑釁,而是暗自冷笑起來,囂張,你們接著囂張,待會兒惹怒了陳飛宇,絕對冇你們好果子吃!

“無恥!”

陳玉嫦氣的俏臉漲紅,握緊了腰間的軟鞭。

她這副嗔怒的樣子,看在向興華眼中,越發的心癢難耐,嘿嘿笑道:“看你們的樣子,應該也是前往參加澹台家族入門弟子大比的吧?

正巧本少爺認識澹台家族的成員,早就已經內定了入門資格,如果你答應做本少爺的女人,本少爺就帶著你一起加入澹台家族。”

周圍有不少人在圍觀,聽到向興華已經拿到內定加入澹台家族的資格,紛紛一陣羨慕,其中一些女人更是心中火熱,恨不得自己變成陳玉嫦,成為向興華的女人。

向九明連連點頭,附和著道:“能被向大少看中是你的福氣,更彆說還能內定加入澹台家族了,這種好事,你做三輩子善人都碰不上,還不快答應愣著做什麼?”

“無恥,本姑娘就算永遠不加入澹台家族,也看不上你這種爛人!”

陳玉嫦一聲嬌吒,抽出軟鞭,朝著向興華甩去。

鞭勢極其淩厲,角度極其刁鑽!

原本以她沉穩的性格,在明知對方認識澹台家族成員的情況下,絕對不會主動出手。

但旁邊可是有陳飛宇在撐腰,如果對方是澹台家族的人,她可能還會有所顧及,但向興華僅僅是認識澹台家族的成員罷了,還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

陳玉嫦要是這麼簡單就被嚇住,那她就不是沉穩,而是膽小怕事了!

向興華臉色微變,冇想到陳玉嫦這一鞭子如此淩厲,當即縱身向後方縱去。

然而,向興華的實力本就隻有“先天初期”境界,而陳玉嫦這段時間又向陳飛宇請教了不少武學上的至理,無形之中實力比之前提升了一籌,隻差一線就能突破到“先天中期”境界。

是以向興華根本就不是陳玉嫦的對手。

如今麵對陳玉嫦這角度刁鑽的一鞭,縱然向興華已經反應的很及時了,但依然冇辦法躲開,不由得了臉色大變。

就在這一邊快要抽打在向興華臉上的時候,突然,他身後的一名身穿黑色緊身衣的中年男子動了。

他縱身一閃,已經於千鈞一髮之際,出現在向興華的身前,向前伸手,輕易將鞭子抓在手中,輕蔑地冷笑道:“小姑娘年紀輕輕,實力倒是不錯。”

他叫做封異辛,“凝神初期”強者,對付隻有“先天初期”境界的陳玉嫦,不過是手到擒來的小事。

陳玉嫦臉色微變,抓著鞭子用力抽了幾下,卻是紋絲不動,頓時明白過來,對方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向興華從封異辛後麵走出來,一臉的心有餘悸,怒道:“好你個臭女人,本少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竟然不識好歹,還想動手傷人,要不是本少爺厲害,英俊的臉已經被你毀了。

本少爺待會兒狠狠玩過你之後,一定要把你的臉給劃爛,封異辛,動手,把這個女人給本少爺擒下來!”

周圍不好人紛紛驚呼,這個叫向興華的人好狠!

“小姑娘,要怪就怪你不識抬舉,竟敢拒絕向少爺的好意,招致嚴重的後果完全是咎由自取!”

封異辛冷笑一聲,突然伸出手,就向陳玉嫦脖子抓去。

這一抓速度極快,絕對不是陳玉嫦能夠躲開的。

陳玉嫦花容微變。

突然,異變陡生。

從陳玉嫦旁邊伸出一隻手,不同於封異辛手的粗糙,這一隻手很白淨,一看就是年輕人的手,穩準狠地抓住了封異辛的手腕。

“你想抓她,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聲音冷淡且輕蔑。

正是陳飛宇!

陳玉嫦頓時鬆了口氣,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她就知道,有飛宇在這裡,絕對不會坐視其他人欺負她。

陳永明神色一喜,差點大笑起來,連忙憋住,心中一陣興奮,陳飛宇出手了,向興華死翹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