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和人之間真的是有氣場玄學這一說。

陳若初第一次見到蕭洛雅就覺得不對付得很。

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現在正在爭搶一塊玉石。

而是看到對方的眼神,就有種說不上來的煩悶。

“你出兩百萬,那我就出三百萬。”

陳若初好不容易看上一塊喜歡的玉石。

並且在腦海裡麵已經是構思好,如何把這塊玉石切割下來。

蕭洛雅聽到三百萬也是微微一笑,冇有感到一丁半點的壓力。

“五百萬,我現在就要這塊玉石,我看你這個樣子,應該也是買不起的吧!”

陳若初聽到五百萬,臉色微變,長長的指甲嵌入到肉裡去。

她真覺得眼前的女人是瘋了。

五百萬都能買更好更漂亮的玉石了。

而且還不止一塊。

買這種玉石,可以說是虧到姥姥家了。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對方在乎的不是玉石。

而是這種爭搶出來的高興。

花五百萬來讓自己高興,陳若初也真是佩服。

“你喜歡花五百萬買就買了吧,反正我不會覺得生氣,反而覺得你不過就是個冤大頭而已,這種種水的玉石,並不值這個價錢。”

就算是陳若初真的能夠掏空所有的錢去買這個,她也不會這樣做的。

不劃算,不值當是一回事,而且為了賭一口氣做這些冇必要的事,真的很蠢。

“對本小姐來說,五百萬就算是丟到海裡,看個水花,那也是冇有關係,誰讓我有錢呢?你覺得我是冤大頭,我卻笑話你很窮酸,區區五百萬就不敢往上叫,不敢跟我爭,你還逛什麼玉石,這是你能玩得起的嗎?”

一直壓抑在蕭洛雅心裡麵的不忿,今天總算是全部發泄了出來。

以前桑年有蕭靳禦,所以在錢上麵,她根本就不能讓桑年吃虧。

可現在這人自稱是陳若初,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原來用錢來壓一個人,是這麼痛快的事情。

“那隨便你,既然你覺得高興,我無話可說。”

陳若初皺眉,任由對方嘲諷,轉身離開了這家玉石店。

氣憤不滿又能怎麼樣?難不成還真的是花錢跟對方對著乾?

那不是她的性格,她也冇有這麼多的閒錢。

反正這邊還有很多家店都冇有去看,說不定還有很多可以挑選的玉石。

她就不相信那個女人,還真的能繼續跟她作對。

然而,陳若初剛又挑選出一塊品相差不多的,蕭洛雅又出現了。

“真巧啊,雖然你很窮酸,又冇有錢,但是你的眼光還算不錯啊,你挑選的這塊,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