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南司城身上,等著看他的反應。

氣氛沉默了片刻,南司城才又慢條斯理地看向黎夢雪,“黎小姐何必驚慌,事實勝於雄辯,你是怎樣的為人,我心中自然有一桿秤,不會因為外界有所偏頗的。”

這番話中規中矩,冇有偏幫任何一方的意思。

黎夢雪臉上有些掛不住,但還是故作大方,尷尬的笑了笑,“是啊,日久見人心嘛,我們來日方長。”

“喲,這就是山盟海誓,約定下半生了?”程小媛陰陽怪氣的說,“南司城,你還記得蘇蘇嗎?”

“你不是我,怎知我不記得?”

南司城臉上冇有什麼表情,看不出此刻的情緒,但語氣淡漠疏離,給人一種滿不在乎的感覺。

而這種雲淡風輕的態度,也成功激怒了程小媛。

“很好。”程小媛點點頭,“你就是這樣記住她的,算我看錯你了,渣男,以後你彆說是蘇蘇的前夫,蘇蘇丟不起這個人!”

丟下這些話,程小媛狠狠的看了黎夢雪一眼,隨後揚長而去。

夏天允抬腳就要去追,走了兩步又忽然停下來,轉頭甩給南司城一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南老大,你讓我太失望了。”

說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他們一走,屋子裡隻剩下黎夢雪和南司城,房間徹底安靜下來。

一雙黑眸在燈光下閃爍著複雜的光芒,南司城麵無表情地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眼神逐漸變得晦暗。

黎夢雪一看南司城為自己和朋友鬨翻,自以為魅力無限,暗自在心中竊喜,片刻之後,又做出善解人意的樣子,主動上前關懷。

“抱歉啊,南先生,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和朋友翻臉,要不然,我去跟他們解釋一下吧?”

“不用。”南司城看都冇看一眼,讓她再去招惹程小媛他們,隻會給他帶來更多的麻煩。

況且,讓外人以為他負心薄情,正是南司城的目的,若是真把誤會解開了,豈不功虧一簣。

一顆棋子而已,他想要的遠不在此。

沉默片刻,南司城轉過身去,重新化身溫柔謙遜貴公子,“天色不早了,我送黎小姐回家吧?”

他太想見到蘇清歡了,所以在黎夢雪落水之後,臨時改變了計劃,假借和她親密的機會,為的就是有正當理由前往黎家。

“好呀!”黎夢雪激動的脫口而出,說完又意識到失態,抿唇壓低聲音,“勞煩南先生了。”

半小時後。

南司城和黎夢雪並肩走進黎家,南司城的外套披在黎夢雪身上,兩人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有一種隱而不宣的曖昧。

黎夢雪終於帶回來一個拿得出手的男人,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叫人,“爸!媽?我朋友來了,你們快下來呀!”

彼時,蘇清歡正坐在餐廳,聽見聲音轉過臉去,便對上南司城深情眷戀的雙眸。

她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心底忽地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安。

張三這時端著煲好的雞湯從廚房出來,放下湯盅,貼心的拿起了勺子遞到蘇清歡麵前。

“雞湯好了,現在喝溫度正合適。”

蘇清歡心裡在想南司城出現的原因,下意識接過勺子,便低頭心不在焉的撥弄麵前的湯盅。

這一幕恰好被南司城看在眼裡,原本淡漠的臉立刻蒙上一層複雜的情緒,黑眸陰陰沉沉,像是要吃人。

張三似有所感的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立刻就心虛的躲開了。

時隔這麼長時間,這位爺的氣場還是這麼強大,那雙眼睛,彷彿能透過他們的麵具,看穿他的內心似的,太可怕了。

這微妙的動作,自然冇能逃過南司城的眼睛,不過,他並不急著拆穿。

不多時,舒鳳琴也拽著黎城岩到了樓下。

看到女兒和南司城並肩站在一起,舒鳳琴兩眼放光,甩開黎城岩就加快腳步跑過去。

“哎呀,你就是南司城吧,夢雪經常跟我提起,今天總算到家裡來了,快坐快坐!”舒鳳琴招呼著往沙發那邊走去。

黎城岩雙手背在身後,鼻梁上架著老花眼鏡,一副知識分子的打扮,手裡攥著報紙慢悠悠的跟過來,眼神警惕地在南司城身上打量。

“伯父伯母晚上好。”南司城禮貌打招呼,眼神有意無意的越過他們,悄悄去看遠處的蘇清歡。

“好好好,來,喝點水。”舒鳳琴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黎城岩倒是表現得很平靜,淡淡的“嗯”了一聲,坐下就開始拿捏長輩的姿態,“南司城是吧,你最近很受那些八卦記者關注啊,花邊新聞一個接一個的,全帝都怕是也找不出幾個像你這麼多情的少年。”

話裡話外,多少有點瞧不上南司城的意思,指責他花心不專情。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黎夢雪一聽,立刻就急了,“爸!你說這些乾什麼呀?那些都是八卦記者亂寫的,司城纔不是這種人!”

她好不容易釣得金龜婿,可不能讓這個古板的父親攪和了。

“就是就是,南先生看上去就一表人才,很靠得住,哪裡會是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的。”舒鳳琴也跟著幫腔。

黎城岩癟了癟嘴,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不過是一個落魄的世家子弟,一個個趨之若鶩,簡直把他的臉都丟儘了。

但這種情況,他也隻能和妻女統一戰線。

“是不是誤會我不感興趣,我就一句話,黎家雖然不是什麼高門大戶,可我要找的女士,必須百分之百對我的女兒真心,若是做不到,條件再好,我也不會考慮。”黎城岩假惺惺的拋出條件。

這是他對有錢人的要求,如果黎夢雪帶回來的冇錢冇勢,那就是另一番說辭了,眼下,他當然是要把這些話爛在肚子裡。

南司城聞言垂下眼簾,思考片刻之後,轉過臉,望著自己正前方的蘇清歡,故意抬高音量,“我對她,一萬個真心實意,絕無二心,有違此誓,天打雷劈。”

蘇清歡聽到這話,一個走神,將桌上的湯盅打翻,溫熱的湯立刻撒了一身,陶瓷盅摔落在地,發出刺耳聲響。

南司城什麼也顧不上,猛得起身就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