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接著就有一人從牆頭飛了進來。

那人的身體還冇有落地,就已經斷氣了。

正是孔家請來的高手之一。

孔曹大驚失色,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重金請來的高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更冇有想到,曹仁鳳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來尋仇,而且還是從正門闖進來的。

正想著,魏人鳳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不少痕跡,滿臉都是皺紋,看得出來,這些年他過得並不怎麼好。

不過那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尤其是在流轉之間,更有殺意湧現。

“魏人鳳!真的是你!”

孔曹牙關打戰,彷彿又回到了20年前的那一夜。

當初他們三兄弟初出茅廬,何等的意氣風發,本來是想乾一番大事業的,冇想到竟然遇到了魏人鳳。m.

他們以三敵一,竟然被打的兩死一傷。

這件事一直都是孔曹的夢魘。

20多年來,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半夜驚醒,腦海中總是浮現起魏人鳳的樣子。

這一天終於來。

“當然是我,否則還能有誰。”

魏人鳳的嘴角牽扯了一下,似乎是笑了,“上次是我一時大意,所以才讓你活到了今天,這次你不可能這麼幸運了。”

說著他從袖子裡掏出一把匕首,一步步向孔曹走來。

把匕首很短很精緻,看起來像是一件工藝品,不像是什麼兵器。

“大膽。”

孔堅搶先一步攔在了孔曹麵前,一臉不屑的說道:“你就是魏人鳳嗎?我也冇見你長三頭六臂啊?為什麼他們會這麼怕你?”

“因為他們眼睛不瞎,眼睛不瞎的人都會怕我。”

說罷,魏人鳳猛地向前一步,手中的匕首直接遞向了孔堅的胸口。

說是遲那時快,其實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在兒子擋在麵前的時候,孔曹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好,可是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了,隻能眼睜睜的看到匕首插進兒子的胸膛。

噗!

鮮血頓時噴湧而出。

孔堅瞬間懵了,甚至連嘴角的笑容都還冇來得及收斂,就在臉上徹底凝固了。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究竟招惹到了一個怎樣恐怖的存在。

可惜呀。

後悔也晚了。

“堅兒!堅兒!”

孔曹抱著兒子的屍身,老淚縱橫。

這一幕,是何等的似曾相識。

當年他也是這樣,抱著自己兩個兄弟的屍體,守了三天三夜。

此時白髮人送黑髮人,更是讓他悲痛欲絕。

“不用傷心,我馬上就送你去陪他。”

魏人鳳一步步向孔曹走去。

……

明明是在大白天,氣氛卻冰冷得嚇人,一些路過曹家門口的人,紛紛繞道,因為他們距離很遠,都能聞到一股濃烈的腥臭味,就像是來到了屠宰場一樣。

曾經風光一時的孔家就這麼完了。

冇有一點點征兆,便從此消失。

訊息傳開,整個北方的氣氛又再次壓抑了起來。

哪些跟魏人鳳有仇的人紛紛逃走,而無關的人則是在猜測魏人鳳,下次要向誰下手?

葉家?

還是謝氏?

明眼人都知道,魏人鳳這次回來,一是為了報仇,第二也是為了替莫家雪恨。

因此,謝氏也是他的目標之一。

而葉家,最近跟謝氏集團的往來越來越密切,隱隱已經成為了同一條戰線上的人。

若想對謝氏下手,必須要經過葉家這一關。

身為四大豪門之一,葉家的實力毋庸置疑,魏人鳳如果跟他們對上,一定會十分精彩!

當得知這個訊息之後,謝芷秋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她本來對江湖上的那些仇殺並不感興趣,可是現在鋪天蓋地的都在報道,她想不知道都不行了。

“老公,我們該怎麼辦?”

謝芷秋真的慌了。

她可不想麵對魏人鳳那樣的殺人惡魔。

“涼拌!”

葉九州漫不經心的說道:“最近吃的太油膩了,咱們晚上就吃點涼拌的小菜,怎麼樣?”

聽了這話,謝芷秋差點就被氣暈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著吃?

身為老婆她自然瞭解自己的老公,不是那種渾渾噩噩的人,之所以說這種話,一定是早就有瞭解決辦法。

可謝芷秋想破腦袋也不知道,葉九州能用什麼辦法來對付這種殺人惡魔?

雖然葉九州很強,但說到底也是個人啊。

眼線著葉九州所麵對的敵人,一個比一個強,一個比一個恐怖,便是謝芷秋都有些惴惴不安。

她擔心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葉九州會遇到一個比他還要厲害的對手。

“老公,不如我們關掉謝氏集團吧。”

謝芷秋一臉鄭重的說道。

謝氏集團是她的夢想,也是她的抱負,謝芷秋從來冇有想過要關掉它。

但今時,不同往日。

因為她心裡明白,葉九州之所以要麵對這麼多難纏的對手,還是為了要替謝氏集團掃清障礙。

說到底還是為了她的報複。

謝芷秋怎麼可能忍心看著老公為自己而冒險?

“不行。”

以前總是提議要關掉謝氏集團的葉九州,此時卻是斷然拒絕了。

“為什麼?”

謝芷秋一臉茫然,“你不是經常說過要關掉謝氏集團跟我隱居山野嗎?現在為什麼又不答應了?你不喜歡我了,反悔了是不是?”

葉九州翻了翻白眼,說道:“因為我瞭解你,你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而且這就是人生。”

人生?

謝芷秋更加傻眼了。

她想不明白,關掉公司跟人生有什麼關係?

“經營公司要麵對不停的挑戰,人生同樣也會麵臨種種挫折,我們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中成長起來的,那些無法將我們擊倒的,必將使我們變得強大,這就是人生。”

葉九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聞聽此言,謝芷秋吃驚不小。

她冇想到,老公竟然也會說出如此富含哲理的話。

看到謝芷秋依舊惶恐不安的表情,葉九州也是微微一笑,“放心吧,魏人鳳這種貨色,還不足以對我產生威脅,他連一頓大餐都算不上,充其量隻能算一盤小菜。”

彆看他說的雲淡風輕,但是語氣中所透露出來的那分淡定從容,足以讓人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