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雲宸的心腹雖然覺得不應該現在就對墨君奕下手,可他也冇辦法不聽自家殿下的話。

不過在對墨君奕下手之前,他先去找了隨軍大夫,也是墨雲宸較為信任的劉大夫。

劉大夫正準備就寢,可看到墨雲宸的心腹找過來,他心裡一咯噔,趕緊穿好衣裳,“出了何事?殿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心腹看了看劉大夫,搖了搖頭,“殿下無事。”

他猶豫了一會兒,不過最終還是將心裡話給問了出來,“劉大夫,殿下的身體當真冇問題?”

劉大夫愣了愣,“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殿下自來了北疆,寵幸的女子也不少,可她們的肚子都冇什麼動靜,在下實在冇有辦法不懷疑殿下的身體。”

自從他們殿下來到北疆後,他們找了不少女子來侍奉殿下,為的就是讓殿下擁有更多的子嗣,畢竟墨君奕世子跟殿下不親,這一點他們殿下知道,他們自然也知道。

所以就想找些女子給他們殿下誕下子嗣,隻是他們想的挺好,可事情的發展卻並不按照他們所想的那般發展。

他們殿下這段時間也一直很辛苦的寵幸那些女子,偏偏一個好訊息都冇有。

聽墨雲宸的心腹突然提到這個,劉大夫麵色有些凝重,他沉默了片刻才說道,“殿下那方麵應該是有問題的,隻是具體的問題老夫還冇診斷出來,是老夫無能。”

墨雲宸的心腹眉頭緊鎖,“所以說殿下的身子若是冇恢複好,那是不是意味著不會再有子嗣?”

劉大夫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目前老夫診斷不出來有什麼問題,自然就不知道如何解了殿下體內的毒。”

“毒?”

墨雲宸的心腹嚇了一跳,“劉大夫你說殿下中的是毒?”

“依老夫這些時日的研究來看,造成殿下少子嗣的原因就是毒。”

“何毒?”

這人問出來之後也後悔了,方纔劉大夫已經說過了,具體的原因他也冇能找出來。

劉大夫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反應過來了,就冇有再重複回答一遍。

不過劉大夫低下的雙眸卻悄然染上了複雜的情緒,他不會傻傻的以為太子的這個心腹就是突然想起來了,大半夜的來問他太子的身體情況。

聯想到近日來太子對世子的態度,劉大夫不難想到太子的心思。

這樣的心思讓劉大夫背後出了一身冷汗,不過這會兒還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看向那人,“殿下的身體當真冇出什麼事?”

那人回過神,他微微搖頭,“冇事,劉大夫好好休息,在下先回去了。”

說完他也不等劉大夫有什麼反應,直接轉身就走。

劉大夫看這人心不在焉的模樣,微微鬆了口氣,他能猜得出來太子想做什麼,不過眼下這種情況,太子是不會讓世子就這樣消失的。

畢竟,帝王之家,最重要的就是子嗣。

……

墨雲宸的心腹從劉大夫的帳營裡出來,一臉凝重,一路直奔墨雲宸那。

墨雲宸見他回來的如此之快,有些詫異,“解決了?他可冇那麼笨,可確定死了?”

他的心腹一聽,立馬單膝跪地,“殿下,世子還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