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賜婚?

聽到這話,趙思哪裡還坐得住,她當即拍桌而起,瞪著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雙眼,“你說什麼?”

趙思惡狠狠的瞪著麵前的下人,這人也很瞭解六公主的脾性,這會兒生怕六公主會遷怒於他,所以儘可能的低著頭,諾諾的又說了一句,“回公主,天…天霸國的皇帝剛下了聖旨,給北疆王賜了一個側妃。”

“!!”

再一次確認這個訊息後,趙思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她那雙犀利的眼裡閃著一股無法遏製的怒火,此時的她像極了一頭被激怒的獅子。

那個來傳訊息的下人身子微微發抖,就生怕自己這時候呼吸聲心跳聲稍微大了都會惹來殺身之禍。

趙立也皺起了眉頭,顯然他也冇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天霸國的皇帝居然會給墨雲景賜婚。

這皇帝明知道他和趙思此番前來,最大的目的就是讓趙思跟天霸國聯姻。

而且皇帝已經見過趙思,想來他也很清楚趙思的目標就是墨雲景,可天霸國的皇帝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給墨雲景賜婚。

這是不是意味著天霸國的皇帝並不準備讓墨雲景跟趙思成親?

如果如此...那這個皇帝分明就是在藉著這件事隱晦的告訴他,墨雲景並非是他中意的人選。

看來,趙思和墨雲景的事情必須要這麼作罷了。

想通了的趙立看向趙思,“你也看到了?天霸國的皇帝是在用這樣的方式敲打你,他是不會同意讓你和墨雲景聯姻的。”

趙思雙目猩紅,咬牙切齒道,“這到底是為何?那皇帝不是很信任景哥哥的嗎?眼下天霸國這些人中,誰能比景哥哥適合坐上那個位置?”

“嗬。”

爭諸這種事,趙立可比趙思在行,他不由得冷笑一聲,“就算他適合又如何?墨雲景的性子就是不討喜,天霸國的皇帝就是不喜歡他,隻要皇帝對他不滿意,他就冇有辦法登上那個位置。”

玄國眾多皇子中,他也很清楚有的是皇子能耐比先太子大,可那又如何?

先太子就是皇帝最寵愛的兒子,所以他什麼也不需要爭就輕鬆坐上了太子之位。

若不是因為先太子的身體不給力,他父王早就傳位給了先太子。

如今先太子一死,玄國的那麼多個皇子中,能力出眾的比比皆是,可是他的父王還是有意將太子之位給他。

不就是因為父王喜歡他嗎?

帝王的一句喜歡,可比什麼都好使。

所以,墨雲景的能力再好,但他不受帝王的喜歡,冇能入了帝王的眼,他這一輩子就和那位置無緣。

天霸國的皇帝如今已經給了他們這般明顯的'暗示',若是他還要繼續堅持將妹妹送入北疆王府,那隻會害了她這一生。

想到這,趙立見趙思還是不肯放棄墨雲景,他沉下臉,“思思,你以後不準再去找墨雲景。”

“皇兄,你不能...”

“閉嘴!”趙立怒喝一聲,不讓趙思說完話,他態度強硬,“此事你隻能聽皇兄的,這天霸國的情況冇有你想的那般簡單,莫要亂來。”

讓趙思就這麼放棄墨雲景,她肯定不乾。

為了墨雲景,她都已經抵達了天霸國的京城,她自然不會就這般輕易放棄。

可趙立這次的態度是從未有過的堅定,趙立說完之後根本冇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讓人帶她回房休息。

趙思被丫鬟帶走了,趙立皺著眉沉思了好一會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趙立回過神,看向他的心腹周誌耀,“你說天霸國的皇帝最看好他的哪個兒子?”

周誌耀認真想了想纔開口,“如今天霸國的王爺中,二王爺墨雲仁已經成了殘廢,他無論如何也登不上那個位置了,剩下的王爺就隻有墨雲澤和墨雲景,墨雲澤能力不怎麼突出,從這兩次跟天霸國皇帝接觸來看,天霸國皇帝對墨雲澤的態度好像也是不冷不熱。”

“而對於北疆王墨雲景,皇帝對他看似很中意也很看重,可屬下卻看到每次天霸國皇帝看向北疆王時,總會不經意間露出些許的厭惡,如果光是考慮墨雲澤和墨雲景的話,墨雲澤坐上那個位置的機率更大一些。”

趙立聽出了周誌耀話裡有話,這會兒眯起了眼,“你是不是還看出了什麼?”

周誌耀點了點頭,“殿下,你莫不是忘了,除了已經封王的這些人,天霸國的皇帝還有一個兒子,天霸國的九皇子。”

“!”

趙立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猛然瞪大雙眼。

周誌耀知道他這是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性,所以也冇有再多說。

想到天霸國皇帝的心思,趙立忽而冷笑一聲,“這皇帝倒是會算計,太子之位空了那麼久,他之所以久久冇有立太子,原來是做這種打算。”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天霸國的皇帝想要讓墨雲仁,墨雲澤和墨雲景這些王爺互相爭鬥,互相牽製。

然後等他們爭得頭破血流後,他再護著最得意的九皇子上位。

天霸國的皇帝,確實夠陰險。

周誌耀這會兒皺了皺眉頭,“殿下,如今您怎麼想?既然已經猜到了天霸國皇帝的心思,那六公主就算不選北疆王,自然也不能選墨雲澤。”

趙立眯著眼,他的右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桌麵,沉默了片刻纔看向周誌耀,“你覺得墨雲宸如何?他如今已經控製了北疆大軍,而且還主動向我們跑出了橄欖枝,我們跟他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周誌耀想了想,“那得看北疆王的態度,他手中的秘密武器會用來守著哪一方,我們跟哪一方合作就不會出錯。”

提及那神秘的武器,趙立冷哼了一聲,“看來我們得儘快弄清楚那秘密武器到底是什麼,而且還要找到其所在之地。”

“殿下放心,我們的人已經做好了準備,這兩日會找機會潛進北疆王府一探究竟。”

“吩咐下去,都小心點,北疆王府可不是個容易闖的地方。”

周誌耀拱了拱手,“殿下放心,屬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