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安雪棠這話一出,趙思立馬變了臉色,“你…你想乾什麼?”

冇有人迴應她的話,麵無表情的寧兒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

意識到危險的趙思下意識的想要後退,可寧兒哪能讓她躲開,隻見寧兒刹那間點住了她的穴位,隨即狠狠的在她臉上扇巴掌。

一直跟在趙思身的婢女麵色蒼白如紙,她知道自己冇有辦法阻止,可若她此時此刻不做點什麼,就算她在這裡冇什麼問題,過後她也會被她們公主給弄死。

於是,再三權衡之下,她想要出手抓住寧兒的手,“你…你們不能這樣,我們公主可是玄國最受寵的公主,你們這樣做,我們玄國的皇上一定不會輕饒了你們。”

她的手還冇碰到寧兒,剛進門的壽兒就已經出手,用內力將她甩到一旁。

壽兒一邊走過去,一邊冷笑道,“在我們王府的地盤上放狠話,你們倒是不怕死。”

安雪棠笑了笑,看著壽兒道,“康兒回去了?”

“嗯,王妃放心,康兒在守著。”

“那就好。”安雪棠掃了眼被壽兒打趴在地上的婢女,微微搖頭,“這人的命留著吧,有些話還需要她回去告訴她們所謂的皇上。”

壽兒瞭然的點了點頭,“是。”

若不是這人不知死活的大放厥詞,她纔不會動手。

而此時,寧兒絲毫不手下留情的給了趙思幾個巴掌後,趙思彆說是嘴唇腫了,她的臉腫又紅又腫,跟個豬頭似的,難看至極。

安雪棠這才滿意的叫停寧兒,“去給她拿個鏡子,讓她看看自己現在的臉,到底長什麼樣。”

還不等寧兒迴應,壽兒就激動道,“王妃,奴婢去取。”

說完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會客廳,安雪棠和寧兒見她這麼猴急,兩人對視一笑。

趙思不止被點了定身穴,還被點了啞穴,所以哪怕她感覺到自己的臉又疼又火辣辣,嘴唇微動,表情猙獰,可到底什麼話也說不出。

她雙眸猩紅,瞪著安雪棠,那模樣,就好像是恨不得將安雪棠碎屍萬段。

可安雪棠全程就冇有搭理她的怒火,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怒火攻心卻發不出的模樣。

壽兒冇一會兒就把鏡子拿了過來,不需要安雪棠交代,壽兒就已經把鏡子湊到趙思的跟前。

趙思看到鏡子裡那張豬頭臉,她嘴巴張開,明顯是想要尖叫出聲的,可被點了啞穴,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安雪棠看著她滑稽的模樣,嘴角那抹諷刺越發隱藏不住。

盯著趙思那張臉片刻,她笑道,“寧兒,還是讓她能發聲吧,跟個啞巴對話,我確實不太習慣。”

“是。”

寧兒揮了揮手,解開了趙思的啞穴,頓時,趙思殺豬般的尖叫聲瞬間就響了起來。

在門外的雲四聽著這聲音,有些放心不下,還是走了進來。

看到安雪棠好好的坐著,他這才放心,不過這會兒卻冇有出去,隻是在一旁觀看。

“安雪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趙思瘋了似的叫囂著,此時此刻的她就像是得了失心瘋,絲毫不像一國的公主。

“寧兒,她當真是有點吵了,若是她還要繼續這般,那便直接割了她的舌頭好了。”

“?!!”

趙思的聲音頓時就冇了,她被安雪棠這話嚇得失聲,瞪著不可思議的眼睛,就這麼驚悚的看著安雪棠。

她這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魔鬼似的。

寧兒應景的掏出了一把匕首,麵無表情的盯著趙思,那意思甚是明顯,隻要趙思還敢發出這般刺耳的聲音,她二話不說會直接割了她的舌頭。

安雪棠這會兒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她突然就變了臉色,聲音也變得冰冷無比,“雲四,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回王妃,準備好了。”

“讓人拿上來吧。”

“是。”

雲四轉身出去,冇一會兒府裡的好幾個手下就將一筐一筐的抬進來。

這筐裡的東西正是榴蓮,安雪棠很是喜歡吃的水果,可今日她看到這些榴蓮,一點興奮的感覺都冇有,有的隻是難過、憤怒!

難過是因為她的阿景,阿景對榴蓮有心理陰影她一直都知道,不過他一直不告訴她到底是為什麼會那般厭惡榴蓮。

不過哪怕他厭惡,當知道她很喜歡的時候,還是強逼著自己去適應去忍受。

墨雲景冇有把具體的情況告訴她,後來她就私底下逼問雲四,雲四也知道墨雲景接受不了榴蓮,可對於墨雲景身上發生的具體事情他也不清楚。

後來她知道雲一在墨雲景身邊的時間最長,所以她特意給在念芸城的雲一寫了信詢問。

雲一知道趙思在京城,他曾經親眼見到墨雲景在玄國時的處境,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趙思此次是有來無回。

所以他冇有絲毫隱瞞,將墨雲景在玄國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向安雪棠彙報。

在看到雲一這封信的那瞬間,安雪棠恨不得讓寧兒去把趙思抓過來,她親手了結她。

可想到趙思讓墨雲景受得折磨,她突然就覺得輕易的了結趙思這條命,那太過便宜她了。

於是她便讓雲四想辦法去找這些榴蓮,這些榴蓮大多已經放壞了,可她就是要這種發爛的榴蓮。

趙思聞著這味道,忍不住乾嘔。

“怎麼?你也覺得臭啊?”

安雪棠拿出麵巾,麵巾上有草藥味,她不緊不慢的圍在自己的臉上,隨即起身往趙思那走了幾步:

“趙思啊趙思,據說這榴蓮是你的最愛嗎?既然是你的最愛,今日本妃定然是要成人之美,讓你好好享受享受美食了,在你跟前的這些榴蓮,你便全部吞下去好了。”

趙思忍著噁心,“你…安雪棠你到底想乾什麼?這……這東西已經壞了,你安的什麼心?”

安雪棠挑了挑眉,“是嗎?寧兒,東西壞了嗎?”

“回王妃,還能吃。”

趙思:“!”

她都聞到發爛發臭的味道了,這女人怎麼睜眼說瞎話!

還不等她反駁,就聽安雪棠清冷的聲音道,“好了,莫要浪費時間,讓她全部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