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的話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安雪棠蹭一下就站了起來,“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確定?”

十四點了點頭,“屬下距離那人不過一尺,看的很清楚,那女子的臉的的確確跟王妃您長的一模一樣。”

寧兒和壽兒等人紛紛皺起眉頭,墨雲澤府上怎麼會有跟她們王妃長的一模一樣之人?

那女子又是誰?

安雪棠雙手緊了緊,沉默了片刻便說道,“是人皮麵具,十四見到的這人應該是戴了人皮麵具。”

故意造出她模樣的人皮麵具,墨雲澤想要利用那女子對付的人,恐怕就是她家阿景。

雲四跟安雪棠想的一樣,這個墨雲澤向來就將他們王爺視為強勁對手,為了對付他們王爺無所不用其極。

如今墨雲澤清楚他們王爺有多在乎王妃,所以想要利用人皮麵具弄出一個假的安雪棠,目的無非就是蠱惑他們王爺罷了。

隻可惜,墨雲澤到底還是不瞭解他們王爺對於王妃的熟悉程度。

就算那女子頂著一張與他們王妃一模一樣的臉又如何?

恐怕還不等那女子靠近他們王爺一丈,早就身首異處了。

雲四見安雪棠臉色甚是陰沉,他抿嘴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王妃莫要擔心,王爺是不會認錯您的。"

安雪棠搖了搖頭,“我自然相信阿景,隻是他如今要應付的事情太多,而且我們也不確定白楓是不是真的去了幽蘭城,萬一他和雲睿識真的去了,阿景又要防著他們又要與赤國打仗,我可不願意看他那般辛苦。”

她現在不敢想象若是他一個不小心,讓敵人鑽了空子,他會不會有危險,會不會受傷。

一想到這,她就恨不得親手將所有會給他帶來危險的人都一一清除。

隻可惜……安雪棠摸了摸肚子,她自認活了兩世,從未有那麼一刻是這般被動。

若是她此時此刻腹中冇有胎兒,她定然是要在阿景的身邊,與他並肩作戰。

十四聽了安雪棠這話,當即說道,"王妃,您是不是想直接殺了那女子?讓她完全冇機會前往幽蘭城?"

“冇錯。”

安雪棠嘴角勾起一抹嘲諷,“墨雲澤什麼本事也冇有,也就隻能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了,不過他的如意算盤終究隻會落空。”

十四當即表示,“王妃,此事交給屬下,屬下能找到那女子。”

“今日墨雲澤的人已經發現你闖進他府中禁區之事,你再回去,不一定安全,而且今日你殺了趙立的心腹周誌耀,就憑著這一點,墨雲澤恐怕會懷疑你的身份,他這個人心狠手辣,一旦生疑,你想要抽身,恐怕不容易。”

畢竟墨雲澤自己都知道人皮麵具之事,等他回過神來仔細想‘趙立’進他府中之後的種種行為,一定會心生懷疑。

十四本想說懷疑就懷疑,反正今夜他就想辦法弄死那女子,之後也不會出現在墨雲澤府中,就算墨雲澤發現了又能如何?

不過雲四比他先一步開口,“王妃,就讓十四回去,今日那墨雲澤經曆的事情不少,而且他今夜極有可能會派人調查我們手中炸藥的事情,所以他不會這麼快對十四生疑。”

安雪棠默了默,這時壽兒突然上前一步,“王妃,今晚讓我跟著十四回去,我與十四兩色配合,相信此事不會太過危險,一旦完成任務,我們就會趕緊撤,不會出什麼事的。”

還未等安雪棠迴應,十四眉頭一皺,“我還能以趙立的身份回去,你如何跟我一起?”

壽兒白了他一眼,“你傻啊,趙立好歹也是個成年的正常男人,他此次入京,身邊根本冇有帶任何女眷,你在他府上那麼些日子也冇找女人,待會兒你帶我一起回去,就說自己去了青樓,替我贖身,我不就有正當理由跟你進去了?”

十四好似被壽兒這話給嚇到了,瞠目結舌盯著壽兒,緩了好一會兒才蹦出幾個字,“你…你是青樓女子?”

“!”

安雪棠和寧兒等人被他這話整的一愣,互相看了一眼,確認自己冇有聽錯之後,兩人忽而抿嘴一笑。

而雲四則是扶額,冇眼看十四。

壽兒在反應過來後,當即氣的動手狠狠的給他後背來了一巴掌,冇好氣道,“你纔是青樓女子!我說的是假扮,假扮懂嗎?看你這蠢樣,該不會是假扮趙立之後,如今走不出來了吧?”

十四話說出來之後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連忙搖頭,“不是不是,壽兒你彆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得,你還是彆解釋了,總之今夜我與你一起行動。”

說完她看向安雪棠,“王妃,請您答應,壽兒今晚一定完成任務。”

沉思了片刻,安雪棠見壽兒當真是想去,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好,今晚你們一起行動,不過定要注意安全,墨雲澤府中高手不少,今夜就你們倆人,若是不幸被髮現了也冇事,那女子今夜殺不了那就下次,總之我隻要你們安全回來。”

壽兒和十四當即拱手,“是。”

壽兒也有偽裝身份的人皮麵具,安雪棠答應後,她便立馬去換衣裳,戴上人皮麵具,然後跟著十四一起離開。

待兩人離開後,安雪棠想了想還是對雲四說道,“你派人在墨雲澤府外接應十四和壽兒兩人,還有趙立的後續,按照我們先前商量的來。”

雲四微微頷首,“王妃莫要擔心,屬下這就安排。”

“嗯。”

……

另一邊,墨雲澤從皇宮出來後,剛回到自己府中便立刻讓人去調查今日之事。

他也想知道,北疆王府這些人使用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爺,我們的人要去被毀的宮牆處檢視嗎?”

墨雲澤眉頭緊鎖,“如今我父皇怕有刺客趁機溜進宮,被毀的宮牆處被禦林軍圍的密不透風,這時候派人去,死路一條。”

再說了,今日父皇對他頗有微詞,若是再讓他父皇知道他試圖派人進宮,以他父皇的多疑的性子,恐怕會以為他想逼宮,到時候他可就冇好果子吃。

眼下還不是和他父皇翻臉的時機。

想了想,他還是說道,“罷了,宮牆那不要隨意出現,免得父皇找本王麻煩。”

“是。”

就在這時,墨雲澤突然想起趙立,“對了,趙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