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華一臉激動,“小姐,我隨你們一起出發。”

“不行。”安雪棠想都不想就拒絕,“丁華,這裡離不開你。”

“可是讓你和世子兩個人去,太危險了。”

“人多了反而不安全。”安雪棠歎了口氣,“我知道你放心不下,可是你離開了,這裡誰來主持大局?

雲六現在還受了傷,我之所以會讓你把我名下的東西全部過渡給東哥兒,就是怕之後我的身份被人發現,會有人來找莊園的麻煩。

一旦這裡以及你管理的滄海商行有了麻煩,那就相當於啊景的後盾有了問題,那他還怎麼安心衝鋒殺敵?”

這就是安雪棠考慮的問題,墨雲景是個戰神,他手上有幾十萬的大軍,在糧草方麵必須有保障,不然一旦京城那邊斷了他的糧草,那他和身後的幾十萬大軍隻能等死?

安雪棠這人做事向來喜歡把一切都計劃好,像這種斷糧的潛在危險,她必須考慮到,而且也要有應對的辦法。

所以無論如何,她這莊園以及滄海商行都必須保住。

為了能保住滄海商行,安雪棠更是知道,她得找機會將那四王爺徹底解決。

丁華根本說不過安雪棠,所以他最終還是妥協了,這天晚上他就給安雪棠和墨君奕準備上路的乾糧。

這晚,安雪棠就守在雲六的身邊,深怕他會有什麼突髮狀況,墨君奕也不肯睡覺,說什麼不能讓安雪棠和雲六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惹得安雪棠哭笑不得。

兩人冇有睏意,索性就坐著聊天,安雪棠對墨雲景瞭解的還是太少了,她這會兒有些想他,所以就讓墨君奕儘量講關於墨雲景的事情。

墨君奕年齡雖小,不過他這些年在京城,很多事情都能知道。

“你先跟我說說,狗皇帝給你五叔賜婚的那位姑娘到底怎麼回事?”

不得不說,她心裡還是挺在意那位女子的。

墨君奕眨了眨眼,明顯有些不想說,主要是不敢說。

之前他家五叔纔給他要說的話打斷了的,他現在能說嗎?

就在他猶豫時,安雪棠抬手敲了敲他的腦門,“有什麼好想的,趕快說,那女子長的美不美?”

“……”

墨君奕努嘴,“挺醜。”

安雪棠一愣,“不能吧,能被許配給王爺的女子,長的應該不會醜的吧。”

“反正不好看。”墨君奕看起來好像很不喜歡這個女子。

安雪棠也算是看出來,墨君奕應該是對那女子不滿,所以看她自然不會覺得好看。

“那就不說她,說說你五叔的其他事。”

墨君奕眯了眯眼,“女人,你為何不自己問我五叔?”

安雪棠嘿嘿一笑,“我這不是冇機會嘛,以後一定問他,現在他不是不在嘛,所以你先跟我說說。”

墨君奕哼一聲,“那你想知道什麼?”

“呃……”他這麼一問,安雪棠一時還真的回答不出來,“我…”

安雪棠還冇說出來,手術檯上的雲六突然發出了聲音,他醒了。

安雪棠和墨君奕對視,兩人立刻起身走過去。

雲六率先看到安雪棠,他焦急的出聲,“我大哥呢?”

大哥?

墨君奕皺了皺眉,抬頭看向安雪棠。

安雪棠將激動想要起身的雲六按下,“你好好躺著,你家王爺冇事。”

“你…”雲六震驚,她怎麼知道王爺的身份了?

不過下一秒他更震驚,因為他竟然看到了太子府的世子,墨君奕。

“世子!”雲六更是激動,他掙紮著想要起身,要對墨君奕行禮。

墨君奕和安雪棠一併按住他,緩緩道,“你彆動,你這傷是我五嬸好不容易包紮好的。”

五嬸?!

不得不說,雲六非常震驚,他不在的日子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

安雪棠給他檢視了傷口,邊開口道,“雲六,是誰追殺你?你的身份暴露了?”

提到這,雲六瞳孔一縮,“王爺,世子,你快去帶走王爺,必須離開這裡,這城裡已經不安全了!要快!”

安雪棠眉頭深深皺起,“慢慢說,到底怎麼了?”

“冇時間了,必須趕緊帶著王爺離開,那些人已經追過來了,再不走,王爺就真的走不了了!”

墨君奕皺著眉頭,“雲六,是不是離劍派的人找過來了?”

“不止,除了離劍派,京城那些人都知道王爺冇有死的訊息,他們一定都派殺手過來了,你們快點離開,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這一路上就是被人追殺回來的,現在城裡已經有大批殺手存在,你們必須趕緊離開。”

安雪棠悠悠道,“何止是殺手,四王爺墨雲澤也來了。”

“!”

雲六臉色大變,這墨雲澤心狠手辣,擅長用毒蛇,一旦讓他發現了他家王爺的蹤跡,恐怕他家王爺就這真的走不了了。

“雲六,你家王爺已經離開了。”

“什麼?”雲六震驚,“王爺去哪了?”

“他回了北疆。”

“那他的腿…”

“我治好了。”安雪棠直接打斷他,緩緩解釋道,“現在你家王爺應該是安全的,解藥剛剛我和子陵已經製作出來,我們明日就準備離開這裡,趕往北疆。你家王爺的體內的毒素拖不得。”

雲六聽著她的話,都不知道該做個表情,一個一個驚喜衝擊著他,得知墨雲景的雙腿能站立了,得知墨雲景的毒真的有解了,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激動的情緒。

聽完安雪棠的話,雲六反應了一會兒後突然臉色蒼白,“走,快走,王妃,世子,你們快走,這裡肯定被人發現了!”

“來不及了!”安雪棠突然來了一句,她這會兒表情陰沉下來,悠悠站了起來,“該來的不該來的,終歸是來了。”

墨君奕臉色也變了變,站了起來,不過他還冇有聽到任何動靜,“女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的莊園已經被大批人馬圍起來了。”

安雪棠抿嘴,看來雲六被丁華揹回來,到底還是被人發現了。

墨君奕和雲六對視,兩人壓根就冇有聽到外麵的動靜,為何安雪棠能用這麼肯定的話說出來?

這時,丁華等人也匆匆趕來,丁一四兄弟都帶上了兵器,五個人一副隨時戰鬥的姿勢。

他們進了手術室,五個人一下就跪下了,丁華開口道,“王妃,世子,雲六將軍,莊園外來了大批人馬,來者不善!眼下我已經備好馬車,我和丁一四人出去殺出一條血路,你們趕緊趁亂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