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君奕,本座看你就是故意的。”

鳳鳴一點也不相信以墨君奕的聰明才智他能看不出來墨雲景的意圖。

果然,鳳鳴剛問出這話,墨君奕忽而撓了撓後腦勺嘿嘿一笑道,“我也是擔心我娘和我五叔的感情嘛。”

安雪棠無語的笑了笑,伸手點了點墨君奕的小腦袋,“你這個小叛徒,你五叔呢?”

“約莫著那老傢夥估計快到了。”

果然,他剛說完,墨雲景就悠悠走了進來,這速度可見他是真的著急。

墨君奕瞬間裝鴕鳥,往鳳鳴身後一站。

因為墨君奕知道,以他五叔的聽力,他定是聽到了方纔他嘴裡說的‘老’!

不過想來這會兒他家五叔為了哄他娘,也不會有時間來修理他。

果然,墨雲景隻是意味不明的眼神掃了眼墨君奕,然後他走到安雪棠跟前,深邃的眸子盯著安雪棠。

安雪棠哼了一聲,彆過臉去超市,自己並不想見到他。

墨雲景抿嘴,暗啞的嗓音道,“糖糖,夜已深。”

所以該回去睡覺了。

安雪棠這會兒冷著一張臉,“夜深了,然後呢?”

“彆打擾兄長休息,我們有什麼事回去說。”

安雪棠冷哼一聲,“我在兄長這裡待的挺舒服,我今晚並不想去哪,免得有的人啊想要想方設法灌我一碗避子湯。”

“……”

墨雲景嘴角微抽,餘光掃到墨君奕和鳳鳴看戲的目光,他二話不說突然將安雪棠公主抱起,他拿起被她放在一旁的外套,給她裹住。

“墨雲景,你這是做什麼?趕緊放開我。”

“喂,墨雲景你這個登徒子到底想乾什麼?還不給我放下!”

安雪棠氣的連‘登徒子’這三個字都冒了出來。

她不安分的在他懷裡扭來扭去,雙手用力推著他的胸膛,“墨雲景,你趕緊放我下來,不然休怪老孃不客氣了。”

墨雲景深邃的眸子看著她,低沉的嗓音悠悠來了一句,“糖糖,為夫這雙腿恐怕不能承受你的怒火,要不你等我安全的抱你回去之後再衝我發火?”

“……”

果然,聽到他這麼一說,安雪棠下意識的停下掙紮,深怕他曾經受過重傷的雙腿真的承受不住。

在她安分下來後,墨雲景立刻轉身就走。

看著兩人離開,墨君奕忍不住搖頭,嘴上漬漬兩聲,“我娘真傻。”

鳳鳴眯著眼,“是你五叔真狡猾。”

墨君奕讚同的點了點頭,“他那是不要臉,明知道我娘會心疼他,竟然用苦肉計。”

“你們墨家的男人,都不要臉。”

“……”

墨君奕嘴角抽了抽,“舅父,我可冇惹你吧?”

“要不是你故意透露你孃的行蹤,你五叔能這麼快找過來?”

墨君奕眉宇一揚,“我那不是想讓她們好好談一談嘛,不管怎麼說,他們昨日才那麼甜蜜,今日就吵架,不吉利。”

鳳鳴白了他一眼,“彆找藉口,說來說去,你隻不過就是想護著你五叔。”

墨君奕瞬間提高音量,“我也護著我孃的!”

“趕緊給我走。”

鳳鳴一點也不想見到這姓墨的男人。

若不是他家阿棠喜歡,死活他也得帶著他家阿棠離開這,遠離這些滿肚子壞心思的墨家人!

墨君奕撇嘴,“舅父你這人不講道理,我也是為了我娘好。”

“走走,看見你們我就煩!”

鳳鳴控製不住推了推墨君奕,然後自己回床上躺著去了。

一閉上眼睛,他腦海裡就浮現那白楓昨晚出現時的模樣。

想到那人能輕易躲過巡邏的士兵進來,鳳鳴想,今晚大紫它們恐怕不得安分。

它們被人故意引到這來,除了白楓,鳳鳴也確實想不出會是誰有這個能耐。

如果是白楓,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難不成想要將阿棠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