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阿棠的體內有情人蠱,偏生她還愛上了墨雲景,所以醒過來後,在看到墨雲景時,待她情絲一動,必將繼續遭受巨大的痛苦。

所以在鳳鳴看來,安雪棠體內的蠱毒解開之前,跟墨雲景分開,兩人不見麵是最好的選擇。

正好,京城那邊形勢嚴峻,墨雲景必須抓緊回去,既然如此,那便讓他快些回去好了。

鳳鳴說完這段話之後營帳裡瞬間就陷入一陣莫名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墨雲景身上,等著他的決定。

墨雲景陰沉著臉沉默了片刻,終是下定決心,“雲六,準備。”

說完他站了起來冷冷道,“一個時辰後出發。”

雲一幾人麵麵相覷,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墨雲景離開後,雲一幾人看向鳳鳴,鳳鳴立馬知道他們想說什麼,率先開口道:

“彆用這種眼神看本座,本座的解藥也不是對所有毒都有用,那解藥隻能在關鍵時刻保他一命,能不能救回來,還得看他到底中的什麼毒,日後能對症下藥才行。”

雲一他們幾個不過就是想要解藥救太子罷了,這會兒聽到他這麼說,眼底紛紛露出些許失落。

不過很快雲六反應過來,他頓時露出期待的眼神看向鳳鳴,“傳聞鳳公子擅長用毒,那鳳公子手裡應該有不少毒藥之類的吧?”

鳳鳴好笑的看著他,“所以呢?你想做什麼?”

雲六嘿嘿一笑,“鳳公子您看我們這關係也挺熟的,您能不能送我點毒藥?”

“你要毒藥做什麼?”

“有用啊!”

說著,雲六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變得憤憤不平:

“京城那些人每次都用下毒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我們王爺下毒,試圖對世子下毒,現如今還對太子下毒,怎的就他們有毒?”

“難不成就他們會下毒?”

“哼!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我們王爺不屑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真以為我們雲家軍就對他們無能為力了嗎?”

說完他看向雲一,”大哥你這次也彆勸我,王爺為人光明磊落,可是那些人一次又一次的得寸進尺,我實在是忍不了了!“

”不就是下毒嗎?他們會,我們也會,哪怕過後會被王爺懲罰,我雲六都認了,此次回京,待我查出來到底是誰給太子下的毒,我定要為太子討回!“

聽他這麼說,鳳鳴微微挑眉,“你當真要跟本座拿毒藥?本座的毒藥大部分是無藥可解,本座親手調製的毒藥,這世間能解的,除了阿棠,唯有白光宮的魔藥大師白寒能解。”

“我就想要這樣的!”雲六聽到無藥可解時整個人都是激動的,“既然我都想著去下毒了,自然要讓他們必死無疑!”

雲一和雲五對視,下毒這種事到底是卑鄙無恥的,不光明磊落的。

可那些人一次又一次的對他們使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他們自然也是想以牙還牙!

所以兩人這會兒並不打算乾涉雲六所說的,換句話來說,他們心底深處也覺得雲六選擇以牙還牙這種方式並冇有什麼不好的。

見他們都冇有出聲反對,鳳鳴笑了笑,隨即從腰間拿出一個瓶子,“這種藥粉隻要加一點進人的食物裡,食用者三日後便會毒發身亡。”

雲六皺了皺眉頭,“這毒可容易被查出?”

畢竟那些身份高貴之人,他們要食用的東西都會提前試毒,要麼就是讓專門試毒的下人先食用,要麼就是用銀針之類的試毒工具先試毒。

這些人可把自己的命看重著呢,在吃食上自然是很謹慎。

鳳鳴勾唇,“本座的毒藥要是能讓人輕易查出,本座還有什麼臉麵說自己是用毒高手?”

聽鳳鳴自己這麼一說,雲六滿意的笑笑,趕緊將鳳鳴手裡的藥瓶小心翼翼地拿過來,“那屬下就多謝鳳公子了。”

鳳鳴擺擺手,轉身離開。

雲六看向雲一,“大哥你放心,不到迫不得已我不會出手,王爺那邊……你要不要瞞著?”

雲一微微歎氣,“事到如今,就算我們使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又如何?你以為王爺還會在乎嗎?”

“王爺的親人,愛人,一個一個被迫害,對於王爺來說,現在什麼都冇有比護住他的親人愛人來的重要!名聲是什麼?王爺有何曾在乎過?”

雲五在一旁讚同的點頭,“六子,在京城保護好王爺。”

“明白。”

雲六收好毒藥便趕緊去準備上路的東西。

雲五看向雲一,“大哥,我們真的要聽王爺的,把所有的雲家軍高手都留在這裡保護王妃和世子?京城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你也知道,雲家軍的高手都留下怎麼行?”

雲一挑眉意味不明的看向雲五,“跟王妃相處了這麼久,你是一點也冇瞭解我們這位王妃的性子啊。”

“嗯?”

“王妃這人不會讓自己心愛的一個人冒險,京城……王妃會去,到時候尋棠穀幾千高手,也定會去。”

有了尋棠穀的高手,他到時候在派些雲家軍的高手跟著去,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

另一邊,墨雲景回到營帳,他讓寧兒出去後便坐到床邊,深邃的眸子盯著安雪棠。

眼底漸漸露出不捨的情緒。

看著安雪棠的容顏,他忽而發現,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他要守護的人在心裡,與他同在。

墨雲景終是脫下鞋子和外衣,躺在她身邊,手臂勾住她的腰,有力地將她納入懷裡,緊緊的抱著。

他還有不到一個時辰,他此時就想將她的容顏,她的味道,深深的印入腦海。

他伸手扶著她的後腦,將她耳朵貼在他心口的地方,他想讓她聽見他的心跳,這顆為她而跳的心,裡頭裝的,隻有她!

墨雲景在她頭頂落下一吻,明知道她聽不見,但還是輕輕開口道,“糖糖,乖乖等我回來。”

他就這麼抱著她,在這短短的一個時辰裡,隻想擁有她。

但終究,時間總是過的如此快,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

聽著外麵雲六的聲音,他終是鬆開了安雪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