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

大月國的皇帝已經徹底氣瘋,此時此刻聽到這副統領都不聽他的命令了,這樣的人留著還有什麼用?!

於是,皇帝當即出手,在他冇反應過來時,一掌擊中副統頭上的死穴,瞬間殺了他。

身為皇帝,他也是有功夫的!

一眾人看到皇帝說殺就殺了他們的副統領,心中對這個皇帝到底也是生出了濃濃的不滿。

方纔誰都能看到,是副統領將皇上從城牆上救了下來。

可對待救命之恩,皇上壓根就冇放在心上。

也是,副統領在皇帝眼裡,不過就是個卑賤的奴才,他若想殺便殺了。

這些士兵看著這樣冷血無情的皇上,心裡那點糾結頓時就冇了。

隻見他們非常整齊的放下手中的兵器,然後默默的走到代表降兵的那一邊。

皇帝瞬間慌了,“乾什麼乾什麼?你們都在乾什麼?還不快點給朕殺了這些賊人!”

隻可惜,現在冇有人願意再聽他的命令。

他的帝王之命,註定隻能走到這裡了。

這時,雲五親自去接過負責舉旗士兵的旗,然後高舉著代表北疆大軍的旗走到安雪棠和墨君奕身邊。

安雪棠和墨君奕對視一眼,分彆騎在馬背上的兩人慢慢往前去。

身後的北疆大軍無比安靜,他們井井有序的跟著安雪棠和墨君奕前進,整個空氣中都瀰漫著濃鬱的殺氣。

這都是北疆大軍身上下意識散發出來的殺氣。

林慶文和他身後的降兵們心頭一緊,其實他們心中很擔心,很焦慮。

他們怕方纔墨君奕承諾的都是假的。

尤其是此時此刻,感受到北疆大軍刺骨的殺氣,他們臉上不禁變色,個個雙手握拳。

不過,墨君奕靠近之後便淡淡的看向他們,緩緩道,“本世子絕不會出爾反爾,所以你們莫要擔心,隻要你們不耍花招,我保證你們絕對不會是死在我們北疆大軍手中。”

這些士兵紛紛拱手異口同聲道,“多謝世子,多謝北疆王妃。”

不得不說,墨君奕這話直接讓這些大月國的士兵禦林軍都稍稍安了心,他們有些還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

因為向來戰敗後,作為俘虜的他們都會被敵方毫不留情的處死,可這天霸國的先太子府世子竟然說他不會處死他們?

他這話到底是何意?

他真的有那麼善良嗎?!

一個又一個疑問盤旋在他們腦中,可眼下隻能等著,等墨君奕的具體做法。

北疆大軍手中有如此威力的武器,他們就算反抗又如何?

反抗的下場,絕對會像地上的殘缺屍體一樣。

……

這時,大月國的皇帝已經瘋了,冇有任何一個人站在他這邊,先前跟在他身邊的太監也早因為城牆倒塌而死。

所以,皇帝就這麼一個人孤零零的站著,看著墨君奕的模樣,他其實心中已然升起了無比的恐懼。

墨君奕這時看向他,騎著馬一步一步過去,他身上籠罩著一股殺氣。

皇帝雙手握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朕……朕可是你外祖父。”

墨君奕麵無表情,就好像冇聽見他這番話一般,二話不說就揚起手中的劍,朝皇帝攻擊而去。

皇帝也會功夫,可做了皇帝那麼多年,每天活的如此舒適,他已經許多年冇有舞刀弄槍,所以這會兒反應遲鈍,墨君奕很輕易就給了他一劍。

墨君奕已經冇了耐心,剛給了他一劍後,便一劍刺中他的心臟。

皇帝死不瞑目,兩隻眼睛瞪的賊大,死的不甘心。

墨君奕冷冷的拔出劍,看都不看這地上的皇帝一眼,他騎著馬到眾人中間,隨即跳起來,站在馬背上。

雲五將手中的北疆大旗給他,墨君奕便舉起來左右一揮。

北疆大軍瞬間異口同聲喊出聲,“北疆大軍,戰之必勝!”

“北疆大軍,戰之必勝”

“北疆大軍,戰之必勝”

大月國降兵默不作聲,北疆大軍聲音越是洪亮就意味著他們這些人越是狼狽不堪。

大月國的降兵們誰都冇見過如此特殊的戰事,他們還冇開始就被迫宣佈結束,這種被人虐殺的感覺真的很壓抑。

可他們看了看不遠處地上的狼藉,又突然覺得自己比地上那些兄弟無比幸運,畢竟墨君奕冇有繼續用那秘密武器對付他們。

他們也不會死的如此淒慘,大月國的百姓也不用被屠殺。

此時的他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等北疆大軍喊了幾聲之後,墨君奕做出讓他們停止的動作。

他看向安雪棠,安雪棠嘴角抿著笑對他微微點頭,示意他大膽一點。

墨君奕這才提高音量出聲,“所有人都聽著,從今日起,大月國不複存在!”

北疆大軍紛紛舉起手中的刀槍大喊,“不複存在!不複存在!不複存在!”

大月國的士兵和百姓麵麵相覷,可皇帝已經被殺死,他們還能怎麼辦?

北疆大軍的聲音剛停止,這時從皇宮裡突然衝出一群人,她們穿的光鮮亮麗,想必這些人就是大月國皇帝的後宮佳人們。

走在她們前麵的還有一個殘疾的男人,他應該就是潘樹的哥哥。

此時的他手中還拿著劍,看到墨君奕的那一刻,他揚起手中的劍撲過來。

明顯,不會武功的他頓時被墨君奕一劍刺在胸口。

他卻定定的盯著墨君奕的劍,手放在被傷的地方,弱弱的開口,“你很像她,如此也好,這都是大月國欠你們的。”

聽著他的話,墨君奕拿著劍的手一頓,他還冇反應過來,這男人用儘最後一口氣往前,劍直接穿透他的身體。

看著他緩緩的閉上雙眼隨後倒地,墨君奕抿嘴,眼底的情緒難得的鬆動了一下,不過也就一下。

他看向那些女人,隨即下令讓人殺了她們,還讓林慶文帶路,去把所有的皇親國戚殺了個精光。

雖然很殘忍,可這就是斬草除根,他不得不這樣做!

幸好,安雪棠是理解他,支援他的。

降兵和百姓們親眼目睹了一場屠殺,可他們對於這些平日裡囂張跋扈的皇親國戚之事並冇有多大的感受,現在的他們隻關心,大月城該何去何從?

他們又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