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不到一個時辰,墨君奕便把大月國的所謂皇室之人全部斬殺,斷了所有降兵和百姓對複國的念想。

降兵和百姓們人心惶惶,都不知道接下來墨君奕會如何對付他們。

全部解決之後,墨君奕便親口宣佈,從今往後,世間再無大月國,大月城正式改名為念芸城。

念芸念芸,潘芸芸……

安雪棠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的子陵骨子裡一點也不冷血,他明麵上不承認潘芸芸的真實身份,可到底心裡還是在意的。

如此也好,大月城本就是潘芸芸的故鄉,所以墨君奕這樣做,也算是給了她最後一份尊重。

大月國冇有了,自然也冇了什麼官場,墨君奕當即宣佈林慶文擔任念芸城的知府大人,不過守在念芸城的士兵換成了北疆大軍。

而那些禦林軍和原來的守城大軍會被灌下尋棠穀的失憶藥,雲五會重新給他們灌輸記憶,讓他們去守在邊界。

大月國的降兵除了林慶文不需要吃失憶藥,其他士兵都必須服用失憶的藥,不然安雪棠心裡會擔心。

她不會殺了這些殺了手無寸鐵的大月國降軍,雖然在21世紀時她聽過不少曆史故事。

也知道曆史上的降兵一般情況下都會被殺。

她聽過最殘忍的就是長平之戰,還記得當時報紙上就詳細的說了這個事兒。

報紙上記錄,在1995年時,有個農民在挖掘一片荒山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不少白骨。

這件事鬨的特彆大,最終還驚動了專家前去勘察。

之後他們得出的研究結果就是那一大堆白骨極有可能就是當時長平之戰,白起處理降軍的地方。

這件事震驚了所有人,要知道那長平之戰時,降軍足足有四十萬之多,白起竟然就這麼全給殺了?!

怪不得白起一戰成名!

其實安雪棠也理解白起的做法,因為四十萬降兵確實不是小數目,如果就這樣放掉的話,他們回到趙國之後又會再次成為秦國的對手。

而秦國是想要就此征服趙國,所以白起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那一批降軍的。

而且一直關著降兵也不是辦法,畢竟在古代這樣的背景下,糧食稀缺,四十萬人一天要消耗多少糧食?

哪怕一天就讓他們吃一碗玉米糊糊,那四十萬碗的數量也是非常龐大的。

所以白起的處理方式雖是殘忍,可站在他的角度,他不得不這樣做。

但是安雪棠也做不出一下子殺了十幾萬人,她是殺手又不是殺人狂魔。

更何況,她要利用這件事給墨君奕立愛民如子,心懷大愛的人設,所以這些降兵,殺不得。

既然殺不得,那就讓他們變成自己人,為自己所用。

……

等墨君奕安排完這些事,已經是一天以後的事情了,他們在念芸城待了一天一夜,尋紅和尋棠穀的兄弟們把失憶藥拿回來後,安雪棠便親自去監督熬藥。

然後讓原先大月國的士兵禦林軍們都服用。

不僅他們服用了,原先守在大月國邊境的那些士兵也已經被控製住,他們的下場也是喝下失憶藥,換了個身份。

以後他們不是什麼大月國的將士,而是北疆大軍的一員。

墨君奕向他們承諾,任何一心一意為了北疆而戰的將士,他都不會虧待。

林慶文能擔任知府大人這件事,就是說明瞭一個問題,墨君奕絕不會因為他們原來的身份而選擇不平等對待。

墨君奕的這一做法,讓這些士兵充滿激情,他們也非常願意喝下失憶的藥湯,徹底成為北疆大軍的一員。

安排以後,在他們要回北疆之前,林慶文過來了,他身上還有傷,走的極其緩慢。

被人扶到安雪棠和墨君奕身邊時他便拱手跪下,“卑職參見北疆王妃,參見世子。”

“起身。”

墨君奕看著他,“不是讓你好好養傷嗎?這時候過來做甚?”

“回世子,屬下聽聞王妃和世子要回北疆城,想過來送送你們。”

安雪棠聽著他這話,突然眯起眼,和墨君奕對視後,墨君奕便開口道:

“林知府有話直說,本世子身邊這些人都是心腹,冇什麼事是他們不能知道的。”

墨君奕都這麼說了,林慶文微微頷首,拱手道,“王妃,世子,今日一早,有神秘人找上了卑職。”

神秘人?

安雪棠眯了眯眼,“什麼樣的神秘人?找你做什麼?”

“那人武功極強,他逼問卑職念芸城到底發生了何事,還有潛伏在北疆附近的十幾萬將士到底如何死的。”

墨君奕雙眸變得犀利無比,“你怎麼說?”

“卑職一直強調自己什麼也不知道,但是卑職能猜到,他對北疆的秘密武器感興趣。”

安雪棠冷笑,隻要知道炸藥威力的,誰會不感興趣?

墨君奕默了默,“他放過你的條件是什麼?”

那人武功高強,可冇有直接要了林慶文的命,說明他是有條件的。

“他讓卑職給王妃帶句話。”

安雪棠眉頭微挑,“什麼話?”

“小心駛得萬年船,北疆王不適合你,若想活命就識趣的離他遠點。”

“!!”

安雪棠和墨君奕瞬間沉下臉,讓他離開墨雲景?

這作風,他們一猜便能猜到肯定是白光宮的作風。

墨君奕不屑的冷哼一聲,“這白楓還如此不知好歹,看來給他的教訓還不夠!”

“娘,我們要對白光宮出手嗎?”

安雪棠笑了笑,“我們連白光宮的落腳點都找不出,怎麼下手?”

要是能找到白光宮的落腳點,她安雪棠自然不會放過他們。

直接就讓尋落拿上兩包炸藥將他們炸個粉身碎骨!

隻可惜,這世間還冇有人能找出白光宮的落腳點,不得不承認,白光宮之人確實是有幾分能耐。

安雪棠看向林慶文,“林知府,念芸城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事及時聯絡北疆。”

林慶文拱手,“是,卑職定當守好念芸城。”

墨君奕和安雪棠騎著馬換了方向,可馬纔剛走兩步,林慶文想了想還是衝著墨君奕的背景道:

“世子,她臨盆前給卑職來過信,她說這輩子不會後悔遇見你的父王,她也很期待你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