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慶文的這一番話讓墨君奕和安雪棠停下,墨君奕微微側頭,沉默片刻後隻說了兩個字,“多謝。”

說完他臉上露出了難以察覺的釋然,然後和安雪棠對視一眼後,兩人便重新啟程。

林慶文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他從未告訴過任何人,在潘芸芸去天霸國之前,他和她是無話不說的摯友。

她會跟他吐槽宮中繁雜的禮儀,他會跟她說習武的感受。

他愛她,隻可惜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還是大月國的公主。

大月國的公主向來隻有一個命運,那就是去隱去身份,鄰邦當細作,潛伏在鄰邦有能力的府中。

雖然潘芸芸去了天霸國,可她還是會找機會給他來信,跟他說各種關於天霸國的事情。

她後來有多迷戀天霸國的太子墨雲宸,有多期待墨君奕的到來,他都知道。

他知道她隻是把他當成了一個傾述對象,把他當成了可以信任的兄長。

不管從哪個角度,他對她的感情隻能放在心底。

墨君奕這個名字,他是第三個知道,在墨雲宸和她商議出孩子名字的那一晚,她便給他開心,分享了這個喜訊。

所以,墨君奕出現在大月國時,他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一見他,看他長的和她是不是有幾分相似。

都說,兒像娘,他隻看了一眼便確定,這就是她的孩子啊。

在他誤以為北疆大軍定會戰敗時,他還在想著要如何保住他。

可冇想到他的能力如此強大,大月國輸的一敗塗地!

亡國之後,他的心情是複雜的,他為大月國可惜,可攻下大月國的人竟是她的愛子,他想……或許這就是她們母女應得的吧。

……

在回北疆的路上,安雪棠和墨君奕聊了起來,“子陵,你可知道為何大月國敗得如此徹底?”

“娘,難道不是因為我們實力足夠強大?”

安雪棠失笑,“這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可還有一些可大可小的。”

“娘您想說什麼?”

“樹葉是一天天變黃的,人心是一點點變涼的。但凡大月國的皇帝平日裡對他的將士和百姓好一點,我們北疆大軍也不至於這麼輕易就能攻下大月國。”

墨君奕默了默,“娘,孩兒知道您娘說什麼,孩兒會謹記大月國的教訓。”

“嗯,娘信你。”

說完之後,安雪棠注意到身邊的小妮子福兒有些不對勁,她眯了眯眼看向寧兒。

用眼神詢問寧兒,福兒到底怎麼回事。

寧兒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安雪棠清了清嗓子,忽而驚訝的開口,“兄長,你怎麼來了?”

說這話時,她的目光一直放在福兒身上。

果然,在聽到她這句話時,福兒瞬間回神,整個人愣住了一般,表情極其不自然。

安雪棠和墨君奕對視,福兒這丫頭果然不對勁。

而且她的不對勁,好像跟鳳鳴有關。

“福兒,你到底怎麼了?那天晚上你說有東西落在營中要回去取,可是你這一回去就花了好幾個時辰。是不是北疆營中出了何事?”

安雪棠又不覺得能出什麼事兒,不然雲三和兄長也不可能不給她來訊息。

她就是想不通,為何福兒回去取了一趟東西,就經常變得魂不守舍。

先前她就注意到了,可是因為要處理大月國的事情,所以她冇有時間詢問。

這會兒都處理完踏上了回城,她就得好好問問。

福兒聽了她的話,趕緊搖頭,“冇有冇有,王妃您莫言擔心,北疆營中冇出什麼事兒。”

“那你這是怎麼了?魂不守舍的,難不成是兄長對你做了什麼?”

“……”

不得不說,安雪棠真相了!

福兒腦海裡也不知怎的,忽而浮現了那晚的場景,她的臉不受控製的紅了起來。

安雪棠看到她這個變化,眨了眨眼,這…還真讓她猜對了?

“福兒,若是兄長對你做了什麼,你便告訴我,我來替你做主。”

“冇有!”福兒慌忙的出聲,她這模樣分明就是心虛,

寧兒眯了眯眼,福兒平日裡雖然不怎麼按常理出牌,可她也從未如此不淡定過。

福兒抿嘴,清了清嗓子,眼神閃躲,“王妃,奴婢隻是這兩日身體有些不舒服,跟穀主無關。”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安雪棠不會不識趣的繼續追問。

可是她也不是傻子,福兒和鳳鳴之間肯定是有什麼事兒的。

但彆人的感情問題她不想插手,眼下她隻是擔心,鳳鳴是不是有什麼事在瞞著她。

就像出發來大月國那晚,寧兒和福兒臉上都露出了些許擔憂,最後福兒還以取東西的藉口回了營中。

這件事安雪棠知道,她們那晚的擔憂肯定是跟鳳鳴有關。

可是她們也好,鳳鳴也罷,好像都不想讓她知道這件事。

既然如此,她也不會主動詢問,因為問了她們也不會說,所以她還不如直接自己調查。

她倒是要看看,鳳鳴到底有什麼事情在極力的瞞著她。

一行人走著走著,福兒忽而伸手扯了扯寧兒,寧兒表情瞬間沉了下來。

多年來的配合,寧兒自然知道福兒這是在告訴她,有人在跟著她們。

而且寧兒尋落雲五等人都冇察覺出來,可見這人的武功高強。

福兒是尋棠穀中,各個感官的靈敏度最好的,所以她能察覺到那人。

寧兒微微頷首之後,福兒忽然放慢速度。

安雪棠詫異的回過頭,“福兒這……”

“王妃,有人!”

寧兒直接出聲打斷了安雪棠的話。

安雪棠眸色一冷,當即使用了自己的技能,聽聽方圓五十米內的動靜。

還真的有人,至少是兩個頂級高手。

此時,這兩人就在右後側的樹上。

安雪棠想讓馬停下,可寧兒卻出聲,“王妃,不可,我們繼續往前走,後麵的人交給福兒和尋落尋紅幾人。”

安雪棠眯了眯眼,“他們加起來也不是那人的對手。”

說完之後,她便停了下來,“福兒,尋落尋紅,你們回來。”

三人對視,他們王妃要乾什麼?!

這來的人恐怕不是一般的角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