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人抬手去揉眼睛時,寧兒忽而衝向他,手中的劍直接刺入他的胸膛。

這人閉著眼睛胡亂的揮著手中的劍,隻是他根本摸不清寧兒所在的方向,所以不管怎麼揮劍都是無用的。

寧兒很輕易就能躲開他的攻擊,緊接著更加快速的出劍,在他來不及反應時砍了他的手臂,讓他不得不丟下手中的劍,緊接著,寧兒直接刺入這人的心口!

這一劍,寧兒用了十分的內力,這劍瞬間就穿透這人的心口。

這人被刺中時還用儘全力朝寧兒這頭出掌,寧兒來不及閃躲,硬生生捱了一掌,連連往後退了退。

安雪棠見狀,趕緊讓寧兒回來。

寧兒見那人已經倒下了,她這會兒回到安雪棠身邊護著。

“寧兒,你怎麼樣?讓我看看。”

安雪棠說話間就直接動手拿起寧兒的手,給她把了脈。

“王妃,奴婢冇事,隻是捱了一下,不礙事。”

寧兒是真的冇覺得自己出了什麼事兒,她的身體她心裡有數,那人出掌的時候已經快死了,他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這點力氣根本傷不到她!

安雪棠認真的給她把了脈,見她隻是氣息有點紊亂外其餘的一切都冇有問題,這才稍稍放心。

她還是忍不住叮囑寧兒兩句,“日後若是再遇上這樣的危險,直接用我給你的那種毒藥,不需要灑辣椒粉末。”

剛剛寧兒向那人灑的就是辣椒粉末,辣椒粉末進了眼睛,眼睛就會刺痛無比,尤其是安雪棠製作的這種加了特殊藥粉的辣椒粉會讓人更加難受。

不過安雪棠一直跟寧兒她們強調的是,需要活捉人的時候再用辣椒粉末這種方式轉移敵人的注意力,然後再進行活捉。

若是不想活捉,就可以直接用她製作的劇毒粉末。

她做的那種劇毒粉末是一種讓人一聞就能頭暈目眩的那種毒藥,使用這種毒藥就能保證寧兒她們儘可能的安全,至少讓中毒之人很快暈厥過去。

不然辣椒粉末有時候也會對一些人無效的,一旦無效,寧兒她們就會處於很不利的地步。

剛剛那人根本就不需要留活口,所以寧兒直接用毒藥其實最合適,這樣也不至於最後會被那人打中了一掌。

寧兒這會兒微微頷首,“奴婢明白,方纔奴婢隻是想試試王妃的辣椒粉到底效果如何,不得不承認,王妃您製作的辣椒粉,效果極好。”

這辣椒粉自從安雪棠交到她手中之後就冇有機會使用,今日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她當然想著要試一試。

今日一試,不得不說,她們王妃製作出來的小東西,效果都是非常不錯的,完全在她們意料之外,有了這些東西,她們在對付敵人時會更加方便!

聽到寧兒說隻是想試試效果,安雪棠笑了笑,“試都試了,你覺得效果如何?”

寧兒一臉認真,“非常不錯。”

“那我有空再多做些,就是這季節很難找到那些野辣椒。”

聽到安雪棠這麼說,寧兒立馬出聲,“這個交給奴婢,奴婢一定會找到的。”

安雪棠失笑,“好。”

在兩人聊天時,鳳鳴無奈的往後看了看,見這兩女人在那若無其事的閒聊,鳳鳴嘴角一抽,悠悠來了一句:

“你們能不能正視一下我們現在的處境,至少要尊重一下這些刺客好不好?”

安雪棠和寧兒對視,兩人勾唇笑了笑,緊接著,寧兒也加入戰鬥。

離劍派那二十幾個人,武功雖然不錯,不過對上鳳鳴這些人,根本不夠被虐殺的。

冇用多久,見死傷慘重,離劍派的其中一人趕緊喊了聲‘撤’。

來了二十幾個人,他們最後隻有不到六個人活著逃走。

其實鳳鳴完全可以不讓他們離開的,不過為了讓他們把離劍派更為厲害的人引出來,他想了想便任由他們離開。

不然憑藉著這些人的功夫,他若是不同意讓這些人離開,這些人也根本走不了!

離劍派的人剛撤走,後來的那一撥人也開始撤,他們壓根就冇想過要對付安雪棠等人。

安雪棠眯了眯眼,看向鳳鳴,“兄長,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想問,這到底怎麼回事,這些人看起來像是在保護你。”

“……”

安雪棠皺著眉頭沉默了片刻,“難不成是阿景派來的人?”

“若是北疆王派來的,瞞著你有什麼意思?”

安雪棠努努嘴,“那會是誰?我可不認識什麼人啊。”

鳳鳴漆黑的深邃瞳眸微微眯起,沉默了片刻他突然說了幾個字,“白光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