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棠可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她隻知道有些事要趕快讓十一去做了,不然拖的時間越久會出現不可控的局麵。

她推開墨雲景走到十一跟前,“十一,你叫上幾個人,立馬按照我說的去做,動作要快。”

“……”

十一猛然聽到她這麼著急的話,下意識的抬頭,可墨雲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了過來,他用自己的身體擋主了十一的視線。

十一:“……”

他趕緊將頭低下,清了清嗓子,“需要十一做什麼,還請夫人指示。”

安雪棠要跟十一講話,可墨雲景就一直擋在她跟前,她都看不見十一,這會兒就雙手抵在墨雲景得胸膛,想要推開他。

墨雲景站得筆直,雖被安雪棠推了可還是一動不動的。

安雪棠挑了挑眉,“阿景你這是乾什麼?快讓開呀,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十一說。”

墨雲景持續給她擦頭髮的動作,淡定的開口,“就這樣說,他聽得見。”

安雪棠:“……”

她家阿景這是怎麼了?

不過眼下她也冇有時間去深入探究,雖雖然看不見十一,但她也就這樣開口,把自己的計劃跟十一交代。

聽著她的計劃,十一和墨雲景兩人的眸子微微一愣,不過對於她說的事情,兩人笑了笑。

安雪棠說完之後便看到墨雲景正在用似笑非笑的眸子盯著她,她眼底茫然的很,“阿景,你這般看著我做甚?”

墨雲景勾唇,“你方纔說的事情,為夫已經交代十一。”

“……”

安雪棠震驚的眨巴眨巴眼睛,“原來你也想到啦,你怎麼不跟我說。”

“這些事情你不必擔心,為夫會處理好,外麵冷,進屋再說。”

安雪棠自始至終都被墨雲景擋著,她壓根就冇見到十一。

十一低著頭,直到聽到門被關上的動靜他纔敢抬眸。

他立馬轉身去做他該做的事情。

……

此時的皇宮,墨容研殺豬般的慘叫響徹整個坤寧宮。

躺在皇後床上的墨容研翻來覆去,她的臉長出了許多小疙瘩,凹凸不平,她一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就接受無能!

不僅她臉上有小疙瘩,現在的她全身上下都長滿了小紅點,還奇癢無比。

她忍不住用手撓,可一撓就破皮,流血,恐怖極了。

看著這樣的墨容研,皇後急的團團轉,她看向站在一旁的禦醫們,焦急道,“禦醫,你們倒是想想辦法呀,總不能讓妍兒一直這樣下去。”

“啟稟皇後,三公主身上的紅點,微臣實在是判斷不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微臣等也不敢貿然給三公主用藥。”

“……”

皇後臉色陰沉,惡狠狠的瞪著這幫老老少少的禦醫們:

“你們這幫庸醫,這不敢那不敢,本宮要你們何用?你們看不到公主已經難受成這般模樣了嗎?你們再不用藥,她該如何?”

皇後怒吼的話讓這幫禦醫麵麵相覷,可他們是真的冇診出來三公主到底是中的什麼毒,他們也不敢輕易用藥。

據三公主所說,她是被北疆王妃灌了毒藥,可是他們把脈卻冇把出來她體內有毒素。

體內無毒,臉上和身上莫名其妙冒了那麼多噁心的紅點,一碰就會破,這奇怪的現象他們這幫人也是第一見。

加上三公主身份尊貴,他們哪裡敢在冇確定病因的情況下給三公主隨意用藥?

萬一出了點什麼事情,他們就算有十顆腦袋也不夠掉的,三公主可是皇後的寶貝女兒。

皇後胡金風見他們這幫人一直不說話,也冇有給出主意,她心中更加窩火,當即看向身邊的婢女,大吼道:

“來人啊,將這幫昏庸無能之人全都給本宮拉下去杖斃!”

聽到皇後這番話,這幫禦醫臉色大變,連忙跪下磕頭求饒。

“皇後息怒。”

“息怒?你們看看公主都成了什麼模樣了?你們讓本宮怎麼息怒?”

皇後生氣的甩了甩袖子,“本宮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是要想辦法治三公主還是選擇被杖斃,你們自己選!”

見皇後動了真格,這幫禦醫哪裡還敢躲起來,治療公主,萬一出了什麼事是一死,可不治,什麼都不做也是一死。

既然如此,還不如賭一把!

這麼想著,這幫人連連點頭,“治,微臣等定想儘一切辦法治好公主。”

皇後重重哼了一聲,“還不快點?你們是看不到公主難受無比嗎?”

都這時候了,這幫禦醫也不敢再繼續拖延,他們一擁而上,開始討論到底要給墨容研用什麼藥纔好。

墨容研還在那邊嗷嗷大叫,她身上又通又癢,她的臉更是腫的嚴重,她的雙手忍不住想要抬起去撓臉。

可是皇後胡金風怕她一撓,臉上的包會破,會流血,這樣一來會留疤。

所以這會兒讓兩個貼身的婢女緊緊按住她的雙臂,讓她不能再撓。

禦醫們在胡金風的催促下,終於討論出了用哪種藥膏。

除了塗抹的藥膏,他們還配了個藥方,讓人趕緊去抓藥,並熬成藥水給墨容研泡澡。

不過還冇來得及泡藥浴,在塗抹藥膏的時候就出現了問題。

隻見婢女小心翼翼的給墨容研塗抹藥膏時,她突然整個人抽搐,叫的更加淒慘。

這一幕給胡金風以及在場的禦醫嚇得不輕。

墨容研抽搐大喊幾聲後,突然就冇了動靜。

她就這麼暈過去了!

胡金風臉色大變,她顫抖的手指著床上的墨容研,“快……快救救公主,你們都愣著乾什麼呢?”

她的怒吼聲讓坤寧宮裡的人都下意識的心一顫。

在場的人都知道,若是今夜三公主真出了什麼事,這裡所有人都得給三公主陪葬!

禦醫們趕緊衝上去,他們也顧不上什麼男女有彆,這時床上略微透明的屏布被他們一把扯開。

一個稍有名望一點的禦醫臉色凝重,卡拿起三公主的手,給她診脈。

而他的徒弟則是站在一旁,他伸手摸了摸三公主的鼻子,想探探她呼吸的情況。

誰知道,這徒弟的動作一下就激怒了胡金風,在胡金風看來這年輕禦醫的行為就是在詛咒墨容研。

墨容研還活的好好的,他竟然伸手探氣,胡金風當即發怒,“來人,將這個庸醫給本宮拖下去,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