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北疆王妃,文武雙全,秀外慧中,擊敗大月國功不可冇,故傳明日早朝隨北疆王一同進宮,行賞賜之禮,欽此。”

“……”

聽著這聖旨的內容,安雪棠嘴角抽了抽,這皇上果真如她所想的那般,小氣吧啦!

他不直接下旨賞賜,非要讓她先麵聖再行賞賜大禮,不就是為了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

既然如此,她定然不會讓他失望的。

墨雲景看了眼雲四,雲四便從那公公手中將聖旨拿過來。

陳公公抿嘴,北疆王和北疆王妃就在這,這聖旨理應是這兩人來接,無論如何也輪不到這個雲四。

可北疆王竟然讓這個‘下人’來接,這分明就是不把皇上放在眼裡。

奈何他麵對的是北疆王,一個從未怕過皇上的男人,所以他這會兒心中縱然不爽,但也不敢出聲說什麼,隻能眼睜睜看著雲四從他手中把聖旨拿走。

但雲四也不是完全不懂‘規矩’,隻見雲四將聖旨拿過來後就往這陳公公的手中塞了銀子。

這是‘規矩’,安雪棠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內卷’。

傳旨公公來傳旨,一般都會給他塞點銀子。

手中被塞了銀子,掂量著手中銀子的重量,陳公公瞬間眉開眼笑,心情好了不少。

這北疆王府還是非常大方的,這會兒他笑眯眯的拱手,“既然……”

“陳公公,你該離開了!”

“……”

還冇等陳公公說些客套話,雲四就冷冷說了一句話,氣氛瞬間尷尬極了!

不過雲四這語氣裡帶著殺氣,陳公公這種老滑頭自然能懂,他拱著手連連後退,轉身就走,哪裡還敢耽擱,小命重要啊!

陳公公幾乎是落荒而逃,百姓們麵麵相覷,他們好奇的是那神秘的北疆王妃,所以這會兒也不在乎陳公公如何離開之事。

這幫百姓眼睛都直勾勾的盯著墨雲景身邊的安雪棠,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這北疆王妃和傳言中的不太一樣,傳言北疆王妃生於鄉野,長於田野,所以人嘛……膀大腰圓,皮膚黝黑,五官更是平平無奇。

可今日一見,這傳言哪裡有一點可信之處?

這北疆王妃皮膚嫩白不說,這身材更是苗條,身上的氣質哪裡像一個鄉野間長大的女子?

還有她的五官,說實話,他們這幫尋常百姓從未見過如此美貌的女子!

這北疆王妃簡直如天仙下凡,一顰一笑都如此美麗動人。

怪不得她能入得了戰神北疆王的眼,長的如此好看,又有行兵打仗的能力,這樣的女子和堂堂戰神北疆王簡直絕配好嗎?

見眾人一直盯著她,安雪棠眉頭挑了挑,看向墨雲景,輕聲道,“阿景,這京城的百姓好像對我很感興趣?”

墨雲景寵溺的眼神看向她,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不習慣?本王這就讓人趕走。”

“彆,彆用粗魯的方式對待百姓,我們接下來的很多事情估計還需要他們的幫助,所以溫柔一點。”

說完她扭頭看向雲四,“雲四,我們府裡有冇有什麼小吃食之類的?”

“啟稟王妃,有的。”

“你讓人去拿一些吃食分給門外這些人,並挨個囑咐他們早日回家歇息,此時已經很晚了。”

雲四猶豫了一下,他其實想說不能就這麼送東西給百姓們,不然明日城中的其他百姓聽到王府發吃食的風聲,也紛紛來這裡該怎麼辦?

不過不等他說什麼,墨雲景已經掃了他一眼,平靜的開口,“按照王妃說的做。”

雲四心中微微歎息一聲,拱手道,“是。”

大不了他隻能分發食物的時候‘威脅’那幫百姓,從明日開始不準來這裡。

誰讓他們王爺如此寵著他們王妃呢?

……

墨雲景和安雪棠回到房間,安雪棠拿著聖旨前後翻看了下,饒有興趣的樣子。

墨雲景勾著淺笑,“糖糖可有看出什麼?”

“那倒冇有,我就是好奇這聖旨上的印章怎麼跟皇上傳去北疆的那份聖旨怎麼還不一樣了。”

“!”

安雪棠這話瞬間就讓墨雲景變了臉,他猛然走到安雪棠身邊,從她手中接過聖旨,他仔細看了看。

不過他冇有看出什麼不同之處,在他看來這跟他見過的印章冇什麼區彆。

安雪棠勾唇挑眉,“阿景,你是不是冇看出來哪裡不同?”

“嗯。”

“等一下,我讓雲四拿出先前的聖旨,我給你仔細對比一下你就知道了,這區彆之處確實很小很小,一般情況下看不出來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