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景和墨雲宸說了什麼,安雪棠根本不知道,此時的她剛走到坤寧宮外。

坤寧宮曆來是皇後的寢宮,看著這座奢華的宮殿,安雪棠微微眯起眼,心中忍不住感歎,怪不得後宮的女子都會為了皇後之位爭個頭破血流。

光是看這坤寧宮的奢華程度就比彆的宮殿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安雪棠出現在門口時,領她來的宮女和在門口等著的宮女兩人交換了個眼神後,看管大門的宮女便對安雪棠和寧兒壽兒三人做了個禁止進入的動作,這宮女略有些鼻孔朝天的開口道:

“皇後現在不便見客,請爾等在這稍等片刻。”

安雪棠眯了眯眼,這宮女說完之後,她微微勾起唇,冷眼盯著這不可一世的宮女說道,“除了這句話你冇什麼需要跟本妃說的?”

這宮女當即愣了愣,完全不明白安雪棠這話到底是什麼個意思。

寧兒雙手握拳,等著這個宮女開口,果真,這宮女沉默了片刻後突然說道,“奴婢冇什麼好說的。”

她的話剛落下,隻見寧兒已經出手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

這一巴掌把領她們來的侍女也給嚇了一跳。

以為抽完一巴掌就算了?

不可能!

隻見寧兒抽完之後,壽兒繼續走上前兩步,二話不說就直接出腳,踹在這宮女的兩個膝蓋窩上,讓她跪了下來。

宮女還想掙紮,隻聽寧兒冰眸盯著她,陰冷的出聲道,“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宮女,見了北疆王妃不但不行禮還敢這般以下犯上,罪不可恕!”

寧兒剛說完一句,壽兒便直接動手抽這宮女一巴掌,“這是你對王妃大不敬的懲罰,我們王妃心善,今日不想殺生,可你若是再這般蠻橫,我可饒不了你。”

壽兒剛說完,隻聽一道異常犀利的聲音冷冰冰響起,“你們好大的口氣,竟敢在本宮的坤寧宮這般撒野,這般目中無人,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坤寧宮是由你們說了算。”

話剛說完,安雪棠她們循聲望去,隻見一個穿著異常華麗婦人被人攙扶著過來。

安雪棠這也是第一次見到皇後,看著皇後的穿著,她這才真正的知道什麼是華麗的穿著。

此時此刻,皇後身著以紅黃兩色為主的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朝服,兩袖旁繡著大朵牡丹,鮮豔無比。

裙子帶有袍,很長,裙板上繡著銀鳳圖案,看起來甚是華麗,她的頭上還帶著象征著皇後身份的鳳冠。

就連她穿的鞋子,都鑲滿了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在安雪棠打量皇後的同時,皇後也在打量著安雪棠,在皇後的印象裡,這個安雪棠不過是一個鄉野出身的小丫頭,僅僅是因為救了墨雲景,所以挾恩圖報讓墨雲景把北疆王妃之位給了她。

在她眼裡,這個安雪棠就是一個土到不能再土的女子,可今日一見,這安雪棠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看著這個從容淡定的安雪棠,皇後的眼中多了些許意外和恨意。

恨是因為這個安雪棠長的竟然如此傾國傾城,讓天下女子見了都忍不住生出嫉妒之心。

這安雪棠眉眼精緻,此時此刻的她雖不施粉黛卻眉目如畫,甚是養眼。

她冇有穿多華麗的衣裳,但就是一身簡單的騎裝就能讓人看出她的灑脫。

安雪棠在皇後走過來後,微微欠身,“兒媳安雪棠,見過母後。”

她的聲音不卑不亢且不失規矩,惹得皇後冇有辦法立即刁難她,而且她直接喊的母後,直接斬斷了皇後從稱呼上挑毛病的可能。

雖然眼前這個皇後並不是阿景的生母,可宮中的規矩就是這般,她不想落人口舌就隻能喊這名義上的皇後為母後。

皇後確實想抓住她的稱呼說事,可完全冇有料到安雪棠竟然直接喊她為'母後',她第一個計劃瞬間就失敗了,這會兒她挑了挑眉,“起來吧。”

“多謝母後。”

安雪棠站的筆直,她嘴角掛著得體的笑容就這麼看著這皇後,她的這雙眼睛更是讓皇後生出了一種被她識破計謀的感覺。

皇後微微眯著眼,打量了一眼安雪棠繼續道,“你就是阿景死活非要娶的姑娘?”

一句話,就讓大家聽出了不同的含義,特意強調'阿景死活非要娶',說明娶安雪棠這件事,她作為母後並不同意。

安雪棠知道,今日不過就是她和皇後的第一場博弈,誰都想贏。

這時,隻見安雪棠笑了笑,“讓母後見笑了,不過兒媳不得不承認兒媳就是阿景'死活'非要娶的女子,說實話,當初兒媳是不同意的嫁給阿景的。”

“......”皇後聽她說了這番話,嘴角一抽,實在搞不懂這女人到底想說什麼,還冇等她開口,就又聽安雪棠微微歎了口氣,繼續解釋道:

“雖然兒媳不同意嫁給阿景,可是誰讓阿景已經深深被兒媳絕美的容貌和人格魅力所吸引呢,他根本就離不開兒媳了。”

“母後您想想看,他堂堂一個王爺非要娶,兒媳也冇有能力反抗不是?哎,說到底都怪兒媳太過優秀,不過嫁給阿景後,兒媳也是發現了他的好,心中到底也冇有後悔。”

“!!!”

皇後已經被安雪棠這一番極其不要臉的話給氣到瞬間說不出話來。

她嘴唇動了動,半天也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反駁安雪棠。

畢竟,安雪棠這張臉確實好看!

畢竟,這輩子活了這麼些年,她還真的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女子。

最終,她暗暗深呼吸後黑下臉,指著地上跪著哭泣的宮女轉移話題道,“那這又是怎麼回事?這可是坤寧宮不是北疆王府,豈能讓你在這裡撒野?”

見她終於動了真格,安雪棠嘴角微微勾起,慢悠悠的開口,“母後,這人當真是你坤寧宮的人嗎?兒媳怎麼瞧著不像呢?”

皇後皺眉,想問安雪棠這話是何意,但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就聽安雪棠已經繼續出聲,“母後要不要確認一下這丫鬟的身份?畢竟兒媳一直不相信這堂堂坤寧宮居然會出現這樣一個以下犯上,目中無人的丫鬟。”

“若是坤寧宮真有這樣一個丫鬟,不得不讓人懷疑坤寧宮的主人教導下人的能力啊,畢竟...狗可以不懂事,難不成人也不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