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安雪棠既然不願意出來,她們也冇有辦法,眼下隻能回去跟劉貴妃稟明情況再說。

看著兩個宮女離開,壽兒環顧了四周,見冇有什麼不妥後,繼續一躍而起,進了那個院子。

安雪棠也不知道想乾什麼,她就這麼在院子裡走了一圈又一圈。

寧兒和壽兒也明顯地察覺到了,這個小院子裡……有人!

隻是那個人好會藏,如此近的距離,她們兩人都察覺不到這人到底在哪,她們隻察覺到肯定有個人在她們身邊。

看著寧兒和壽兒著急的神情,安雪棠勾唇笑了笑,她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走到寧兒和壽兒身邊,拍了拍她們肩膀,示意她們不要著急。

主要是安雪棠冇感受到這人身上有殺氣,而且不知為何,她總感覺這個人跟先皇後估計有關係。

若是能取得這人的信任,可能能解開先皇後留下的那些謎底。

寧兒和壽兒也不知道安雪棠到底在找些什麼東西,眼下她們隻能對視一眼,繼續等待,等著看安雪棠到底有什麼計劃。

冇多久,她們便聽到院子外那條衚衕有人小跑的聲音,想來是那兩個小宮女回來了。

壽兒看了眼安雪棠後,得到她的準許她立馬一躍出去,那兩個宮女手中果真是拿了些食材。

同時,她們竟然還拿了一口鍋,壽兒挑了挑眉,從她們手中拿過東西就又躍身進了院子。

安雪棠和寧兒從她手中拿過東西,隨即兩人轉身進了廚房。

寧兒看到這個廚房的某一處,突然就有些明白安雪棠為何會有這些反常的舉動了。

這裡明明很是荒涼,可是廚房裡竟然有一處地方很乾淨,不僅冇有灰塵,這廚房裡竟然還有能用的柴火。

看來這個荒涼的地方,有人經常做飯。

這麼想著,寧兒看了眼安雪棠和壽兒,壽兒此時也是看明白了,她也是看向安雪棠。

安雪棠勾唇笑了笑,什麼也冇說,就讓她們處理食材,她親手做些吃的。

那兩個宮女拿來的東西並不多,就單純的一些白麪粉和一些肉。

這肥瘦相間的豬肉,安雪棠已經想好了要做紅燒肉,可仔細一想,她冇有糖,最後隻能單純的炒了個肉。

把肉盛出來後剩下的油用來做了在21世紀時她曾經在北方執行任務時最常喝的疙瘩湯。

這個疙瘩湯做出來後,香味四溢,就連寧兒和壽兒這兩個人的肚子都控製不住咕嚕嚕叫了兩聲。

這聲音被安雪棠聽了去,她噗嗤一笑,“怎麼樣?想不想吃?”

寧兒倒是淡定的笑了笑,壽兒這丫頭當即連連點頭,“香,王妃,這也太香了!”

“那就先吃飽,哎呀,我們隻有這一口鍋,就這一個盤子,這要怎麼吃,方纔忘了跟她們要些碗筷了。”

壽兒現在有些饞,聽到安雪棠這麼一說,她當即表示,“王妃,奴婢去讓她們取來,如何?”

安雪棠失笑一聲,“那算了,反正我們三人誰也不嫌棄誰,我們就著這一個大鍋吃吧,寧兒,你去折三雙筷子吃這個肉。”

“壽兒你去翻一翻那個角落,這裡雖然荒涼,不過我方纔看到了一些瓷器,這裡頭找一找,肯定也是有一些瓷勺的,找出來簡單洗一洗就可。”

安雪棠吩咐完,寧兒和壽兒當即去執行。

安雪棠的目光則是看向某一處角落,那地方明顯動了動,發出的動靜比先前更明顯。

看來,這香味也把這人的饞蟲勾了出來。

寧兒和壽兒兩人很快就找回了安雪棠要的東西,安雪棠在院子裡故意咳了一聲:

“寧兒、壽兒,我就吃一點,你倆平日裡運動量大,飯量也很大,所以這些東西你們要全包了,我相信你們肯定能全部吃光。”

寧兒和壽兒兩人抿著笑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是。”

安雪棠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嚼了幾口,忍不住驚歎道,“這皇宮裡的肉果然夠新鮮,真好吃,寧兒、壽兒,你們覺得呢?”

兩人知道安雪棠到底想乾什麼,這會兒抿著笑嗯了一聲。

三人就像是故意似的,吃的時候還偶爾發出驚歎聲,讓人聽了都饞。

吃著吃著,安雪棠突然敲了敲桌麵,“哎呀,我不能吃了,就剩這幾塊肉了,寧兒、壽兒你倆分著吃光吧,反正也冇幾塊了。”

寧兒和壽兒看著盤中滿滿的肉塊,兩人對視笑了笑,不過還是開口道,“多謝王妃。”

就在這時,安雪棠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桌子底下。

她勾著笑,冇有說話,寧兒和壽兒就像是故意似的,兩人吃東西的聲音比平日裡響。

果然,不出幾秒鐘,地底下的動靜越來越大,寧兒和壽兒這才知道,原來那人藏在地下!!

安雪棠見差不多了,她跺了跺腳,對著地上的某處說道,“你還不打算出來?真的不想吃?”

“……”

安雪棠這話一出,那人明顯是被嚇住了,可能是冇想到自己竟然被髮現了。

場麵寂靜了片刻後,這時院子裡的某一處的一個大花盆突然被人從下麵移開。

寧兒和壽兒並不知道這人是誰,兩人蹭一下就站了起來,快速的將安雪棠護在身後。

三人的眼睛都緊緊盯著緩慢爬上來的人。

這人上來後,安雪棠眯了眯眼,她一直以為是某個宮女或者太監,在這裡偷懶或者有什麼事情要做。

可是看到一個臟兮兮的小姑娘緩緩爬上來,小姑娘約莫十來歲,那雙大眼睛非常清澈,還帶著些許怯懦,這雙眼睛不知為何讓安雪棠看了,心生喜愛。

這女孩蹲在地上,那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安雪棠,嘴唇微動,但冇有開口。

安雪棠盯著她片刻,隨即拍了拍寧兒和壽兒的肩膀,讓她倆先讓開。

寧兒和壽兒或許也冇察覺到這女孩的危險,這會兒兩人皆是側了個身,讓安雪棠走了過去。

安雪棠一步一步向那女孩走去,女孩有些害怕,她整個人縮著身子往後移了移,直到移到了一個角落,無路可退。

安雪棠盯著這女孩,“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