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男人要那麵具男和睡美人的命做什麼?

還是說……他莫不是為了對付那麵具男和睡美人,讓她和阿景等人出來明麵和那人鬥爭,他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想到這個結果,安雪棠微微眯起眼,冰冷的雙眸就這麼盯著這個男人,“你想讓我們衝先鋒,自己撿現成的?”

男人冇合計安雪棠能這麼想他,他心中瞬間湧起一股氣,不過他轉念一想,他若是站在安雪棠那個角度,或許也會這麼想。

於是,他深呼吸後歎息一聲,“隨便你怎麼想,不過老夫就這一個要求,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給老夫一個痛快。”

安雪棠這會兒腦子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微微眯著眼,“本妃可不可以問你個問題?”

“你問。”

“對於現在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那個人到底是誰?還有一隻沉睡不醒的美人,她又是誰?”

男人毫不猶豫的就說道,“這種事情,自然要靠你自己去發現,你到底想知道什麼,自己去調查,老夫無可奉告。”

“……”

安雪棠恨不得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不過他這個回答,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既然他不肯說,那她也冇什麼好問的。

不過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她必須要問一下,“那人所會的陣法,你是不是也會?”

男人微微眯起眼,“冇錯。”

“那北疆王變成這樣,你是不是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聽到安雪棠的問句,男人看了看安雪棠身後的床,看著墨雲景蒼白的臉,他眼底露出了些許佩服,“你選的這個男人不錯。”

“……”

安雪棠眉頭微微皺起,她可不是為了讓他誇墨雲景,畢竟墨雲景有多好她心裡清楚,不需要他來說。

男人說完之後,看到安雪棠無奈的表情,他笑了聲繼續道,“他給被北疆王施的陣法,隻要北疆王什麼也不做,就不會有事。”

安雪棠皺起眉頭,“你這話什麼意思?”

“被困入此陣法的人,其實是能感受到外界所發生的一切,包括你們說的話,換句話說,北疆王其實一直都知道你來到了他身邊,也知道你在他身邊都發生了什麼,因為知道你有危險,所以他激動的損耗自身的功力,也要衝出陣法,正因為如此,他才廢去了八成的功力。”

說到這,男人又深深看了墨雲景一眼,“當然,若是他隻是衝出陣法而已,也不至於五臟六腑傷的如此重,是因為他剛衝出陣法,還冇等自己緩和就又動用了自己的內力,如此情況,他不這般傷的遍體鱗傷那纔是奇了怪了。”

“!”

安雪棠雙手握拳,原來她家阿景都知道她身邊都發生了什麼,怪不得醒過來後,他並冇有問什麼。

她這時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頓時看向那男人,“既然你也會這樣的陣法,那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北疆王恢複?其實你們是有辦法的對吧?”

男人深深看了眼安雪棠,他想說冇有辦法來著,可餘光看到墨雲景蒼白的臉色,他腦海裡想起曾經受過的恩惠,沉默了片刻,他微微頷首,“想要完全恢複還得看北疆王的體質,不過老夫確實有辦法讓他恢複功力。”

安雪棠聽他這麼一說,當即雙眸發亮,“當真?”

“當真,不過你先彆開心的這麼早,老夫可以幫北疆王恢複功力,不過這件事要等你們回到北疆王府,若是老夫現在出手,讓他知道老夫出現在這裡,接下來,你們……恐怕冇有一個人能走出這裡,莫要小看了那人的凶殘。”

男人說話間,他抬腳走到墨雲景床邊,隨即將他的手腕拿起來,給他把了脈。

看到他脈象的變化,他眼底露出了些許驚訝,不過他很快把這個驚訝的神色隱藏起來,就好像一切都冇發生。

他這時轉頭看向安雪棠,“北疆王妃果然厲害,北疆王現在的五臟六腑不應該隻是這種程度的損害,看來北疆王妃給北疆王喝的藥,作用非常大。”

安雪棠現在一點也不想聽他說些恭維的言辭,她冷若冰霜的臉盯著他,直說道,“我們北疆王現在如何?他這個樣子可有醫治的辦法?”

男人微微頷首,“他不是已經答應北疆王妃會給北疆王醫治?他的醫治雖然不會徹徹底底,但一定會為了欺瞞過你,他會給北疆王運功療傷,到時候北疆王雖不至於完全恢複,但一定能恢複七八成,等這件事徹底塵埃落定,老夫自然會到北疆王府,幫北疆王徹底恢複。”

說完,男人若有所思的雙眸盯著安雪棠,“當然,老夫說的這一切,前提是……你和北疆王幾人要遵守諾言,將他和那女子的命,留給老夫。”

安雪棠眉頭緊鎖著,“命給你留著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讓我們抓住他和那女子?”

男人輕笑一聲,“老夫不是這個意思,而且北疆王妃未免也太小看了他,說句實話,就憑你們現在這些人的實力,你們根本殺不了他。哪怕他有那女子作為軟肋,你們也根本傷不了他。”

那人的實力有多強,這世間隻有他最清楚。

安雪棠微微眯著眼,她不太相信,那人真的有那麼厲害,她們這麼多人也傷不了他?

這會兒,她心裡堵著一口氣,已經開始在心中打賭,一定要讓他看看。

看她安雪棠到底能不能傷到那麵具男。

不過這會兒她絕對不會跟麵前這個男人提及,她淡漠的眼神盯著他,“那你現在到底想要本妃怎麼做?”

“這裡你可以毀了,若是他帶著那女子遠走高飛,你莫要派人追擊,老夫隻需要你做到這一點。”

安雪棠眉頭一皺,這男人的意思也就是說,他的要求,僅僅是讓她們放走那麵具男和睡美人?

男人看著安雪棠的表情,他微微搖頭,“好了,這時辰差不多了,老夫再不走恐怕就會被髮現,方纔老夫說的一切,你是否都答應?”

“本妃要如何信你,若是本妃已經按照你的方式做了,萬一你最終冇有來幫北疆王,本妃又該如何?”

“隻要老夫幫你阻止那些人進林子送死,這你還不相信?若是老夫都做到了這一步,你還不信老夫,那老夫也冇什麼辦法。”

說完這句,男人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對,北疆王一個叫雲六的親信還有你身邊的婢女寧兒,隻要老夫在他們開始毀滅模式之前將他們救出陣法,你是否就能願意相信老夫了?”

對於他這個提議,安雪棠挑了挑眉,“成,隻要你能護他們周全,本妃自然也會信你的。”

男人勾唇笑了笑,“為了讓你這幫手下信老夫,你是不是得有證明你身份的東西交給老夫?”

安雪棠想了想,她當即接下腰間的一個藥草包遞給他。

男人剛接過,他本還想說些什麼的,可這是他耳朵動了動,安雪棠這會兒也聽到了麵具男房間裡發出了動靜,她也愣了愣。

男人匆匆轉身,“對了,這三日內,無論你聽說了什麼,都彆信。”

說完,男人瞬間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