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安雪棠說的這麼有信心,鳳鳴和墨雲景對視一眼,兩人皆是挑了挑眉。

她能這麼說,看來是有應對的辦法了!

墨雲景寵溺的雙眼望著她,“是誰來過?”

安雪棠回過神,這會兒主動將那個神秘男人的事告知墨雲景和鳳鳴。

兩人聽完之後,都陷入了沉默。

鳳鳴眉頭緊鎖著,“阿棠,若是這人不可信,又該如何?”

安雪棠聳肩,她無奈的眼神看著鳳鳴,“兄長,若是這人不可信,我們又能如何?如若他真是和那男人是一夥的,他們完全冇必要這樣分開來戲耍我們,就憑他們的實力,想要弄死我們,很輕而易舉不是嗎?”

她說的確實也在理,這兩人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為何武功能如此了得,還有他們掌握的陣法,也是他們從未見過的。

所以,他們是一夥的,想要對北疆王府和尋棠穀的人出手,根本不需要這些彎彎繞繞的路數。

想到這,三人都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兒,鳳鳴忽而抬頭,“阿棠,為兄要離開一個時辰。”

安雪棠眉頭一皺,“去哪?”

“找雲六和寧兒。”

鳳鳴眉頭微微皺著,“若是那人真的可信,他現在一定會將雲六和寧兒救了出去。”

安雪棠微微點頭,“這倒是。”

因為八卦陣法的毀滅模式即將啟動,安雪棠嚴肅的看了看鳳鳴,囑咐道,“兄長,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把握好時辰,不可以逗留在陣中,還有,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鳳鳴嘴角微微上揚,這會兒勾著笑道,“好。”

“若是那人真的可靠,他要是不讓你返回來,你莫要返回來,你自身的安全為上,那美人還掌握在我手中,那男人一定不會對我動手,你莫要擔心我!”

“好。”

安雪棠說的很嚴肅,她也不知道鳳鳴到底會不會聽,但她是真的害怕鳳鳴會出事。

也不知為何,聽到鳳鳴要離開,她這心裡就突突的,非常難受!

鳳鳴這會兒走到她跟前,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放心,為兄不會有事。”

說完,他對安雪棠露出一個笑容,隨即轉身離開。

安雪棠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中是說不出的酸楚。

眼眶更是莫名其妙的發熱。

看著她鼻子發紅的模樣,墨雲景忍著痛,一把將她擁進懷裡。

“放心,他不會有事。”

安雪棠眉頭緊鎖著,腦袋在他胸膛蹭了蹭。

兩人抱了一會兒,安雪棠便輕輕推開他,“阿景,你現在不能坐太久,先躺下歇一歇,我去給我們準備吃食,他們給的東西,我們儘量不吃。”

墨雲景嗯了聲。

安雪棠給他蓋好被子後便轉身出去,門剛被關上,墨雲景從枕邊拿出一條手帕,捂在嘴上,輕咳一聲。

等手帕拿下來時,上麵已經沾滿了血跡。

他雙眸微暗,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手帕上的暗血,隨即將手帕疊起來。

此時,他的兩眼黑得發亮,鋒利的目光,彷彿要把什麼刺穿似的。

就這麼沉默了一會兒,他忍著痛,起身,掀開被子走下床,手中的手帕剛被他扔進窗外的角落,這時門被推開。

安雪棠匆匆進來,她臉色著急,“阿景,你怎麼了?身體又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