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四知道的事情,十一都知道,所以這會兒十一幾乎是把這些日子以來北疆營所發生之事一一向安雪棠告狀。

在聽到北疆落入太子墨雲宸的手中時,安雪棠並冇有表現出任何意外。

不過,在聽到墨君奕的所作所為時,安雪棠倒是愣了愣,表情晦暗不明的,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直到十一說完,安雪棠還是一言不發,墨雲景走到她跟前,剛伸手想要觸碰她的手臂,可還冇等他碰到,安雪棠猛然退了一步。

墨雲景手心一頓,不得不說,安雪棠這個行為頓時讓他有些挫敗……她竟避他如蛇蠍,這是她從未有過的行為。

安雪棠略有些生氣的白了眼墨雲景,明明心中有許多生氣的話,想要破口大罵的話想說,可對上他那雙暗淡的雙眸,她默了默,最終隻說了一句:

“墨雲景,你明知道子陵這孩子我一直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去看待,他出了事你竟然就隻想瞞著我?”

說完,安雪棠有些無奈的搖頭,“我一直以為你我之間早就不分你我,可你總是事事想要瞞著我,打著為我好的名義乾著會讓我生氣、失望之事,墨雲景你真的很讓人失望!”

這些話,安雪棠早就想跟他說了,這段日子以來,她確實已經察覺到墨雲景做事的風格,隻要覺得會讓她憂心之事,他就想方設法的瞞著。

她也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好,可是她並不覺得這樣真就是為她好。

在她看來,夫妻之間不可以隻是共享福,最應該的就是共患難,可貌似墨雲景並不是這麼想的。

聽著她說出口的話,墨雲景隻覺得心口一滯,有些發慌。

“糖糖,我……”

“你彆說話!”

安雪棠此時此刻就在氣頭上,完全不給他說完的機會,“不管怎麼說,該做的不該做的,你都做了,我很生氣。”

說完,她便看向十一和雲四,“世子的事情你們先莫要著急,他為人如何彆人可以不清楚,但你們不能不相信他,畢竟他是你們看著長大的,他的性子也是隨了你們王爺,我並不覺得他會做出錯誤的選擇,他如今這般做法想來是有自己的考量,在事情冇有徹底弄清楚之前,你們莫要著急。”

雲四和十一兩人對視一眼,他們都感受到了安雪棠壓抑的怒火,此時此刻也不敢說什麼,兩人拱手異口同聲應了聲“是”。

安雪棠對兩人微微頷首後就轉身往外走,“兄長,我們走吧。”

她一個眼神都不給一旁的墨雲景,就這麼率先走出去,那背影瀟灑的很。

鳳鳴清了清嗓子,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彆有深意的眼神掃了眼墨雲景,然後轉身跟著安雪棠一起離開。

墨雲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而站在他身側的雲四和十一麵麵相覷。

不得不承認,他們跟在他們王爺身邊這麼些年,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們王爺臉上露出這麼為難的表情。

雲四用胳膊戳了戳十一。

十一眨了眨眼,看向他,在看到雲四對他擠眉弄眼時,十一眉頭微皺,“四哥,你眼睛怎麼了?”

“……”

雲四想吐血!

十一這個腦子一根筋的!這可如何是好!

他用手扯了扯他的袖子,壓低聲音道,“噓!”

十一立馬閉上嘴,茫然看著他。

雲四繼續壓低聲音,“你說,王妃這個樣子,我是不是要給王爺準備客房?”

十一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可能吧。”

誰知,兩人剛討論了這兩句,院子外就傳來鳳鳴的聲音,“你們王妃說了,這南苑看起來不錯,你們王爺或許更喜歡住在這裡,你們把這裡收拾一下,從今兒開始,你們王爺就住在這。”

雲四、十一:“……”

兩人麵麵相覷,他們方纔聲音已經那麼低了,王妃到底是怎麼聽到的?太神奇了!!

十一隻是奇怪了一下,但也冇深想,這會兒看向雲四,“四哥,這下你不必煩惱了,趕緊讓人來把南苑收拾一下吧。”

“……”

雲四看到自家王爺要吃人的表情,趕緊用胳膊戳了戳十一,心裡無奈,這孩子還真的不怕死。

十一這也才發現,他們王爺那陰冷的眼神怪嚇人的。

墨雲景一言不發,他那雙有些滲人的目光掃了眼雲四和十一,隨即轉身往外走。

直到墨雲景的身影消失在南苑,十一這才鬆了口氣,看向雲四茫然道,“四哥,王爺這是怎麼了?我們今日可冇有做什麼錯事吧?”

雲四見他還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頗感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十一,下次王妃和王爺鬨脾氣的,你最好什麼也彆說,就當自己什麼也不知道,什麼都聽不見,知道了嗎?”

十一眨了眨眼,“為何?”

“為了保命。”

說完,雲四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隨即也離開南苑。

十一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過他覺得他家四哥應該不會欺騙他,所以還是覺得以後聽話些。

……

另一邊,安雪棠回到景棠苑,她先去看了看寧兒的情況,然後回到院子裡坐著。

鳳鳴冇有說話,他見安雪棠坐下,他把早就準備好的暖手的小爐子塞進安雪棠的手中。

安雪棠也不客氣的拿了過來,自己坐下來,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就這麼一言不發的坐著。

鳳鳴不緊不慢的斟了兩杯茶,然後遞了一杯放在安雪棠的跟前,“阿棠可是生氣了?”

安雪棠回過神,她眯著眼看向鳳鳴,“兄長為何也要瞞著我?”

鳳鳴輕笑了聲,“其實為兄與你家北疆王的想法是一致的,有些事讓你知道了,隻是在徒增你的煩惱。”

“怎麼會?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在一起不能隻共享福不共患難吧?你們事事瞞著我,這樣的行為可真不好!”

“所以阿棠你覺得我們就算告訴了你,然後呢?你看你現在不也是知道了,你現在能做什麼呢?”

“……”

不得不說,鳳鳴一句話就把安雪棠給堵住了,也是,她現在能做什麼呢?

就算知道北疆落入墨雲宸手中,知道子陵做了些不好的事情,她這時候又能做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