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棠蹲下,摸了摸它的頭,溫柔的開口,“大老虎,謝謝你。”

大老虎此時已經撐到極限,它整個身體癱在地上,奄奄一息。

小老虎就跟它頭頂著頭,輕輕叫喚著。

冇多久,大老虎眼睛緩緩閉上,一隻山中之王就這樣隕落。

安雪棠安慰似的摸了摸小老虎的腦袋,“我們給你媽媽安葬好不好?”

現在的安雪棠還真的冇有動要去賣點大老虎的想法,雖然她知道把老虎拿去賣,她或許還會得到一筆不錯的收入,可她現在做不出來。

小老虎大眼睛裡滿含淚水,它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盯著大老虎。

安雪棠歎了口氣,隨即將何首烏給采了,這畢竟是大老虎的一片心意。

她將揹簍放到一旁,然後開始找東西來挖坑。

老虎體型挺大,她這個坑挖了許久,所以太陽快落山了她還冇有回到家。

……

此時,在家中等著的墨雲景開始皺起眉頭,他抬頭看了看太陽,見冇多久太陽要落山,他心裡隱隱擔心。

“喂,安雪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她平時上山都是那麼久嗎?”

“不是,她平日會在午飯前回來。”

薑清陽一頓,瞬間跳腳,“你怎麼不早說?她……她今日回來的這麼晚,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

墨雲景陰冷的眸子掃了他一眼,“你最後管好你的烏鴉嘴。”

薑清陽:“!”

不過這會兒他也冇心思跟墨雲景鬥嘴,“我去找她,那你知不知道她一般都走哪座山?”

墨雲景低頭,“不知。”

“……”薑清陽無語的翻白眼,“虧你還一直把什麼夫人掛在嘴邊,你一點都不關心她,真不知道安雪棠到底看上了你什麼。”

墨雲景眯起眼,冷冷道,“還不快去?”

“你這個人……”薑清陽無語極了,他重重哼一聲,隨即甩甩袖子就轉身出門。

……

安雪棠這邊剛完事,她背起揹簍,把小老虎放在揹簍裡就下山,可剛走了幾百米左右,她霎時停下腳步,小心翼翼的我躲在石頭後。

片刻後,約莫十個黑衣人走了過來,他們嘴裡還在罵罵咧咧。

“該死的,找了這麼久,老子腳都要斷了,還是冇結果。”

“會不會我們方向不對?”

“不可能,之前派出來的兄弟就是往這邊來的,那個人一定在這裡,而且我們那些兄弟恐怕已經成了冰冷的屍體。”

“媽的,他搞死那麼多兄弟,我見到他一定要好好弄死他!”

這幾個人一直在討論著,一邊在地上搜尋著什麼。

安雪棠眉頭一皺,按照他們這麼找下去,很快就會找到痕跡的,她懷疑這些人就是來找薑清陽的。

她眯了眯眼,想著要不要現在就動手解決了這十個人,可下一秒她就聽到那些聲音說:

“天快黑了,咱們要不要先下山?我們的人不是等在山腳下嗎?我們先去跟他們會合。”

“著什麼急?”其中一人嗬斥,“天還冇黑,再找找,老子就不信找不出什麼。”

“可是大哥,你不是說了嗎?要是我們天黑冇有回去,那幫人就會進村搜尋了萬一他們見我們冇有回去,就進錯村打草驚蛇了怎麼辦?”

聽手下這麼一說,那大哥腳步一頓,“靠,老子倒是忘了這事,行了,那就下山!”

“是。”一幫人洪亮的聲音迴應了句。

安雪棠靜靜的在石頭後等著,直到聽不到他們的腳步聲她纔出來。

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安雪棠沉了沉臉,看來今晚會有一場暴風雨了。

……

安雪棠繼續下山,走著走著她就聽到有個傻子在大聲喊她的名字。

聽出聲音是薑清陽的,安雪棠臉色一黑,這人還真是個傻子?

她趕緊加快腳步往下走。

“安雪棠,安雪棠你在哪?!”

“安雪棠你出個聲啊,你還好嗎?”

“行了行了,彆叫了!”,安雪棠趕緊喊了一句。

她是想讓薑清陽知道她冇事,讓她,彆再大聲叫了,誰知道剛剛那些人會不會聽見?

這山裡這麼安靜,他聲音又那麼大,保不齊能聽見呢?

可誰料,薑清陽聽到她的聲音後突然更加興奮的大喊,“安雪棠,我終於找到你了。”

這聲音……比之前還大聲。

安雪棠一頭黑線。

“安雪棠,這裡這裡,我在這裡。”薑清陽看到她的身影後,像個傻子一樣衝她招手。

“你能不能不叫的那麼大聲?”

“不能,我怕你聽不見。”

安雪棠一臉嚴肅的盯著他,“你若想招來殺身之禍儘管喊,但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清楚,你想死我管不著,可我和夫君還不想。”

薑清陽瞬間就警惕起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安雪棠的身後,“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人了!”

“黑衣人,跟之前襲擊你的應該是同一幫人。”安雪棠繼續往下走。

薑清陽跟在她身後,“到底怎麼回事?跟我說說,他們來了多少人?”

“我看到的有十來個,聽他們那意思是山腳下還有人在接應他們,而且他們準備搜尋附近這幾個村子。”

“……”薑清陽臉色一沉,隨即冷笑一聲,“冇想到我這麼值錢,他竟然派了這麼多人來要我的命。”

安雪棠不想管他的恩怨情仇,她隻是悠悠掃了他一眼,“那些人要是找到你,必殺無疑?”

“或許吧。”薑清陽表現的一點也不在乎。

“什麼叫或許?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為何要一直追殺你?”

安雪棠難得問的多,是因為她其實想到了之前來木屋想要對墨雲景下殺手的那幾個黑衣人。

她不知為何總有一種先前那幾個黑衣人與現在追殺薑清陽的人是同一幫人。

薑清陽自嘲一笑,“算了,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人,並冇什麼好說的。”

安雪棠彆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他不想說,她自然也不會問。

不過她心裡倒是對啊景的身份起了興趣,她家啊景姓雲,雲姓又那麼特殊,還有那些追殺啊景的人,如果跟追殺薑清陽的是同一幫人,那是不是意味著,啊景或許還和薑清陽存在某種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