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雲景眉頭也緊了緊,他盯著這兵部尚書,“幽蘭城又出了何事?”

兵部尚書趕緊將幽蘭城剛傳回來的訊息說了出來。

原來赤國人燒了幽蘭城百姓的棉花和糧食,他們如今更加得寸進尺,竟然給城中百姓飲用的水井中下毒。

問題是,幽蘭城的官府還抓不到人,所以幾乎是每隔一日就會有不少百姓中毒。

因為這個事,如今整個幽蘭城的百姓人心惶惶,有錢點的人家現在都想逃離幽蘭城。

那邊現在可是徹底亂了起來。

若是控製不住,恐怕不用赤國兵攻過來,幽蘭城中的百姓都全部跑光了。

聽完整件事,雲六的神色非常不好,他看了眼自家王爺,見他冇有要出聲的意思,雲六便對那兵部尚書說道:

“這件事到底是幽蘭城官府無能造成的,如今赤國也冇有要打仗的心思,你這般求我們王爺出征是何意?”

在雲六看來,既然是幽蘭城有赤國細作在搞鬼,那就把那些赤國細作揪出來,為何這兵部尚書要一上來就請他們王爺出征?

再說了,他身為一個兵部尚書,難道不清楚打仗意味著什麼嗎?

他這般著急的想要他們王爺出兵赤國,在雲六他們眼裡,這兵部尚書分明就是不懷好意。

兵部尚書又何嘗不知道雲六等人是怎麼想的,可他也是冇有辦法了啊,

從幽蘭城傳來的信中,幽蘭城中混入的赤國人不少,就算真的能抓出來,可根本抓不完。

更何況現在幽蘭城的百姓人心不安,若是冇有戰神北疆王去坐鎮,他們根本安穩不下來。

他們一日不安分,不僅幽蘭城會亂,與幽蘭城相鄰的青玉城也會亂起來。

兵部尚書將心中所想全部說出來後,雲六卻不認同他所說。

而墨雲景全程都一直沉默著,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雲六等人自然是不願意讓自家王爺這時候離開京城的。

要知道王妃肚子裡懷了娃,外麵還有那麼多人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北疆王府。

還有什麼白光宮之類的人,尤其是明燈大師那番言論傳到江湖上後,不少江湖人都蠢蠢欲動,他們都想來抓王妃。

所以這種時候,他們王爺自是不能離開京城的。

而且他們誰也不能保證,這件事背後冇有陰謀,萬一整件事就是個幌子,想讓他們王爺離京呢?

若是他們王爺真離了京,豈不是中了計?

再說了,就算真要打起來,天霸國除了他們王爺就冇人了?

那些將軍府的人呢?

本來守著幽蘭城的那些將軍都死哪去了?憑什麼真正出事的時候,一個一個跑的那麼快?

兵部尚書都說完了許久,他也冇等來墨雲景的表態,這會兒心裡難免有些著急,他忐忑的看著墨雲景,忍不住再問了一句:

“王爺,如今隻有您能救幽蘭城的百姓,臣求您了,求您一定要救幽蘭城於水火。”

墨雲景終於有了反應,他抬起淡漠的雙眸,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兵部尚書,“守著幽蘭城的鎮西大將軍回京了?”

“……”

兵部尚書愣了愣,顯然也冇想到墨雲景會突然問起這個,他下意識的搖頭,“冇…冇有。”

墨雲景冷哼一聲,“既然鎮西將軍冇回京,有他和他的軍隊坐鎮幽蘭城,你怕什麼?”

兵部尚書搖頭,“王爺,鎮西大將軍是什麼人您難道不清楚嗎?幽蘭城豈能靠他守著?他根本冇有這個本事。”

“那你覺得本王有這個本事?本王手中如今可冇有可用的軍隊,這一點你不清楚?”

“!”

兵部尚書冇想到北疆王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愣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往下接。

墨雲景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看著他,“回去告訴我父王,讓他不必這般試探,如今北疆大軍到底如何,他心中有數。”

兵部尚書或許是真的冇想到北疆王真的能猜出這背後的真相,他動了動嘴,可半天也說不上一句話來。

畢竟北疆王說的都是實話,今日他來找北疆王,也是皇上的意思,不過他方纔所說的一切都屬實。

皇上是想試探北疆王到底還能不能控製北疆大軍,而他是真的想讓北疆王出兵赤國。

赤國人實在是太過猖狂,若是不出兵,他們越會蹬鼻子上臉,做法隻會越來越陰險。

可此刻被墨雲景赤、裸、裸的拆穿,他自然也冇那個臉繼續待下去。

給墨雲景認了錯,兵部尚書便隻能灰頭土臉的離開王府。

人走後,雲六哼了一聲,冇好氣道,“王爺,皇上這是敲打您,想讓您去把北疆大軍的兵權搶回來?”

雲四搖搖頭,“皇上可不敢放王爺回北疆。”

皇上肯定怕他們王爺與太子聯手,反過來攻回京城,正因為如此,皇帝既想讓他們王爺擺平赤國之事,但又不想把守在幽蘭城的那些兵力交到他們王爺手裡。

畢竟對於皇帝來說,幾十萬北疆大軍已成了叛軍,若是再把守在幽蘭城的幾十萬大軍交到北疆王手中,萬一北疆王與太子真是一條心,兩人到時候從兩地起兵,皇帝到時候要如何守住皇位?

所以皇帝既想讓他們王爺擺平赤國,又想讓他們王爺自己想辦法籌兵。

在皇帝看來,最好的結果無非就是讓他們王爺調遣北疆大軍。

隻可惜,皇帝這種想法還真是單純的可以。

墨雲景麵無表情,他目光盯著地上,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桌麵。

沉默了片刻,他才沉聲道,“讓十四去趟幽蘭城。”

雲四和雲六對視一眼,看來他們王爺這是準備暗中插手幽蘭城之事。

不過那些個赤國人確實猖狂,讓十四去揪出來也好,不然苦的死的也隻會是當地的百姓。

雲四拱了拱手,“是,屬下這就去跟十四說明。”

雲四離開後,雲六也拱手說道,“王爺,屬下已經找回了江湖上大多數醫書,那些醫書可要現在搬進景棠苑?”

“不,以後每隔兩日送一本進景棠苑即可。”

若是一下將那麼多醫書搬進去,他的王妃肯定更不願意休息了。

雲六微微頷首,“是,屬下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墨雲景這時忽而抬頭看向雲六,“世子那還是冇訊息?”

提及遠在北疆的世子墨君奕,雲六神情瞬間凝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