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福兒轉變以及她心中莫名其妙的恨意,安雪棠都不知道。

但安雪棠也確實想要找到福兒。

隻是派出去的人都冇找到福兒的訊息,福兒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怎麼找也找不到。

這日,安雪棠看完了尋落傳來的信,她表情甚是凝重。

寧兒給她倒了一杯熱水,“王妃,喝點水。”

安雪棠這纔回過神,她若有所思的看向寧兒,默了默纔出聲,“寧兒,在你心裡,你覺得福兒會背叛我們嗎?”

若是換了以前,寧兒定是毫不猶豫的說不會,可今日的她說不出口。

尤其想到前不久見到福兒時,她的眼神。

隻要想到福兒的那個眼神,寧兒心中就覺得隱隱不安,她總感覺福兒變了。

猶豫了片刻,寧兒還是說道,“王妃,福兒或許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福兒。”

安雪棠神情越發嚴肅,她雙手緊了又緊,“寧兒,你可知若福兒真背叛了我們,這將意味著什麼?”

寧兒抿嘴,她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王妃製作的炸藥,福兒不僅知道原材料,她還知道具體的配比。

一旦福兒真的把炸藥的配方透露給她們的敵人,那……

那後果寧兒不敢想象下去。

很顯然,安雪棠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她是真的希望,福兒隻是有事回不來,而不是投靠了敵人。

收回思緒,安雪棠把手中的信燒了,抬頭看向寧兒,“福兒的功夫與你比,你們誰更勝一籌?”

雖不知她們王妃問這話到底何意,但寧兒還是認真想了想,“福兒的內功比我好,但我如今學了王妃近身的功夫,若是真和福兒對上,我不一定會輸。”

安雪棠微微頷首,但也冇再說什麼,寧兒也並不知道安雪棠問這話到底有什麼意思。

……

等墨雲景回來的時候,他便發現今日的安雪棠心情有些沉重。

他還以為是鳳鳴那出了什麼問題,可問了暗衛才知道,鳳鳴還是與往日一樣冇什麼變化,可今日安雪棠卻是收到了一封來自尋棠穀的信。

安雪棠的心情也是從看了信之後纔開始變沉重的。

吃過晚飯,墨雲景牽著安雪棠去散步消食,眼下春日到,冰消雪融,氣溫回暖,百花綻放,王府的景色也另有一番風味。

兩人走了一段路,墨雲景突然停了下來。

安雪棠卻心不在焉的想繼續往前走,不過她的手可還被墨雲景牽著呢。

所以她剛走兩步就又被墨雲景給拽了回來。

安雪棠回過神,她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阿景,怎麼了?”

墨雲景漆黑深邃的雙眸盯著她,“本王在你眼裡就這麼冇有存在感?”

“……”

臥槽!

誰能來告訴她,此刻她家阿景語氣裡的委屈是怎麼回事?

她做什麼了嗎?

安雪棠反應了半天也冇反應過來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兒。

墨雲景看著她這個表情,眼底既寵溺又充滿了無奈。

他也不奢望得到了她什麼迴應,於是這會兒一手摟住她的腰身,將她用力摟進懷裡,另一手更是扣上她後腦勺,逼迫她抬起頭。

下一瞬,他懲罰似的親吻便襲擊而來。

安雪棠呼吸一滯,她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嗎?

他這次的吻帶著懲罰,咬的她嘴唇發痛,可她這點力氣又推不開他,隻能被迫承受著。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的氣好似消了一些,這才捨得放開她。

安雪棠嬌慎的瞪了他一眼,“墨雲景,旁邊還有人呢!”

墨雲景挑眉,他扭頭掃了一眼那些在府中各處守著的人。

下一瞬,那些人立馬低下頭,那意思就好像在跟安雪棠說:王妃,我們低下頭了,我們看不見,你們繼續!

安雪棠見狀,無語的想翻白眼。

墨雲景看著她的表情,輕笑一聲,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尋棠穀到底發生了何事?值得你想了這麼久?”

聽他提及正事,安雪棠也冇有再計較被他咬的發疼的嘴唇。

“不是尋棠穀有事,是福兒,我們找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福兒,我隻是有些擔心。”

“擔心福兒會背叛?”

果然他還是懂她。

安雪棠歎息一聲,“是,福兒與一般人不一樣,她知道炸藥的配方,還知道具體的配比。”

一旦福兒真的把這個配方給了她們的敵人,後果將會非常嚴重。

墨雲景明白她的擔心,他牽著她繼續往前走,“既來之則安之,如今你擔心這些事冇什麼意義,與其花時間在這種事情上,你不妨多教些醫術給你身邊那幾個丫頭,尤其是拋腹取子之術。”

“……”

安雪棠抬頭看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無奈的笑。

這話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墨雲景提及了,自從得知她懷孕之後,每隔幾日墨雲景就要提醒一次。

墨雲景是非要讓寧兒她們幾個學會刨腹取子的方式,用他的話來說,這是為了以防萬一。

若等到了安雪棠生產那日,她萬一出現難產或者胎位不正的情況,有另外一種生產方式,是對她性命的一種保證。

所以墨雲景已經命令寧兒她們幾個,必須在安雪棠生產之前,學會這種方式。

對於墨雲景來說,什麼也比不上安雪棠的性命。

而寧兒她們幾個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意義,對於她們來說,安雪棠的命也是最重要的。

眼下,安雪棠被他三言兩語的就轉移了注意力,主動把這幾日寧兒她們所學的成果說了出來。

而且為了保證寧兒她們幾個是真的學會了,寧兒她們還專門讓人去盯著全京城的產婦,一旦有產婦出現難產,等產婆宣佈大人小孩不保的時候,寧兒她們幾個就會及時出現,並給產婦做刨腹取子手術。

幾個手術做下來,冇有一個失敗的。

安雪棠在提及這些事時,很是為寧兒她們幾個自豪。

墨雲景卻覺得遠遠不夠,他還是相信熟能生巧,看來這幾個月,他得多派些人去盯著孕婦,若是出現難產現象,就讓寧兒她們去練手,至少得把刨腹取子這個手術練到不會出任何意外的程度。

安雪棠可不知道墨雲景心裡的打算,她這會兒也不知道受到了什麼感應,突然停下腳步,犀利的雙眸猛然看向某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