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虎哼唧兩聲,就好像不滿墨君奕的安排。

墨君奕送它們走之事勢在必行,就算它們不同意也冇用,所以這會兒不搭理它的抗議。

雷虹又勸了幾次,可墨君奕這一次不會聽了。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老虎們出事,他很清楚,為了逼迫他交出兵符,為了讓他做些對不起他五叔的事,他父王還會有後招。

他身邊目前除了雷虹,就隻剩下這些老虎了,所以他父王為了給他一個教訓,要麼就對雷虹出手,要麼就是對他這些老虎出手。

想到這,墨君奕更加堅定了要送走老虎的決定。

……

另一邊,墨雲宸回到自己的營帳內,他便氣的直接摔了桌上的茶杯茶壺。

自己發泄一頓後,他纔看向一旁的手下,“交代下去,今晚給墨君奕那些寵物吃的生肉裡加點東西,明日孤要見到那些寵物的屍體!”

“是。”

手下離開後,墨雲宸冷笑了聲,“墨君奕,你父王能走到這一步,會讓你牽著鼻子走?嗬!”

想象墨君奕看到那些老虎屍體時的神情,墨雲宸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扭曲的笑。

……

晚飯時,墨君奕果然就分了一份給雷虹,然後他還想讓雷虹親自去哥哥老虎們準備晚餐。

可還冇等雷虹出門,太子的人就已經帶了好幾桶生肉過來。

墨君奕沉下臉,“它們不吃,你們拿回去吧。”

那幾個士兵麵麵相覷,其實他們是害怕的,畢竟這些老虎戰鬥機十足,萬一世子一個不滿意,讓這十幾個老虎對他們下手,那他們定會死的很慘。

不過太子的命令他們又不能不聽,於是還是硬著頭皮跟墨君奕解釋,“世子,這是太子的命令,請莫要讓屬下等為難。”

墨君奕冷冷看了他們一眼,冰冷的聲音道,“怎麼?聽不懂本世子的話?還不快拿著這些東西滾?”

這些人倒是想滾,可他們不敢,畢竟不能完成太子交代的事,他們回去也隻有一死。

就在他們不知如何是好時,墨雲宸來了。

墨雲宸冷著臉走進來,他掃了眼床上的墨君奕,隨即對那些士兵道,“把肉餵給世子的這些寵物。”

“!”

墨君奕雙手握拳,“父王,它們不吃!”

墨雲宸冷冷看了他一眼,“好啊,它們不吃也行,這些人總歸是要被吃的,既然你不讓你的愛寵們吃,那就讓你身邊的這個親信吃,孤讓你自己選,到底讓寵物吃,還是你的親信吃。”

“……”

墨君奕抿嘴,他雙眸猩紅,“父王,您非要這樣嗎?”

墨雲宸勾唇冷笑,“孤倒數三個數,若是你不讓這些寵物吃,那孤就隻能讓你身邊這個忠心耿耿的雷虹吃了。”

說完,墨雲宸意味深長的掃了眼雷虹,然後就開始數了起來,“三!”

“二!”

不等墨雲宸數出‘一’,墨君奕便給老虎們做了個手勢。

緊接著,隻見這十幾隻老虎瞬間撲向那些拿著木桶的士兵。

非常暴力的從他們手中將木桶扒拉掉在地上,它們不帶一絲猶豫的將木桶裡的生肉吃了個乾乾淨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