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一品佞臣 >   章節目錄

-

楊洛在離開公司後,便打車來到了江城東區的水墨江南茶樓。

這是一座高階茶樓,茶樓一共有三層樓高,占地麵積很大,采用複古式設計風格,低調中透露著奢華。

因為這裡依江而建,環境幽靜,所以來這裡的人都是江城的精英人士,除了喝茶之外,一般都是談事情。

抵達茶樓後,楊洛下了車,徑直走進了茶樓。

“先生,請問您是喝茶還是找人?”

這時,一個麵帶微笑的女服務員走了過來。

楊洛回道:“是蘇小姐讓我來的。”

“你是楊先生?”

女服務員問了句。

“是的。”

楊洛點了點頭。

“楊先生請跟我來。”

女服務員說了句,而後帶著楊洛朝著茶樓的後院走去。

在經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後,走廊儘頭有兩扇花雕的木門緊閉著。

女服務員輕輕敲了敲門,“蘇總,楊先生來了。”

“請他進來。”

蘇晚秋溫柔的嗓音傳了過來。

“楊先生請。”

女服務員做了個請的手勢。

楊洛推開了花雕的木門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小院。

這個小院雖然占地麵積不大,但卻收拾的乾淨整潔,不染一絲灰塵。

小院中放著不少盆栽,栽種著各種花兒。

不遠處還有一個水池,養著不少金魚。

此時,一個身穿白色牡丹旗袍,挽著一頭烏黑色長髮的女人微微彎著腰,手上拿著剪刀,正在修剪盆栽裡的花。

旗袍很貼身,在加上女人一彎腰,那豐韻飽滿的身材曲線就被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楊洛站在後麵看著女人柔美的身姿曲線,不禁嚥了咽喉嚨。

他深呼吸一口氣,喊道:“蘇小姐,我來了。”

蘇晚秋直起身子,轉過身,衝楊洛眨了眨眼,笑著道:“小洛,你現在都跟輕眉訂婚了,怎麼還叫我蘇小姐呢,你不是應該叫我姑姑麼?”

女人化了點淡妝,陽光照在女人的臉上,散發著瑩潤的光芒,攝人心魄。

“這個……”

楊洛撓了撓頭,是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蘇晚秋。

蘇晚秋輕笑了聲,道:“好了,不逗你了,在你冇有與輕眉結婚前,你就叫我姐吧。”

“好的,晚秋姐。”

楊洛點了點頭,掃了眼四周,問道:“晚秋姐,這家茶樓是你開的嗎?”

“是的。”

蘇晚秋點了點頭,道:“除了東區之外,南區、西區和北區都有一家水墨江南茶樓,都是由我負責。”

“原來如此。”

楊洛恍然點頭,而後道:“晚秋姐,你不是心口疼麼,要不我現在幫你治療吧。

你放心,這次我一定能徹底治好你。”

“那就拜托你了。”

蘇晚秋點了點頭,將剪刀放在了一旁的桌上,道:“跟我來房間。”

隨後,蘇晚秋便帶著楊洛來到了小院中的一個房間。

進了房間後,蘇晚秋問道:“小洛,我該怎麼配合你?”

楊洛道:“晚秋姐,你隻需要躺在床上,把衣服脫掉就可以了。”

“啊?!”

蘇晚秋俏臉微微一紅,“還要脫衣服?”

“呃……”

楊洛乾笑一聲,道:“晚秋姐,你彆誤會,想要完全治癒你的心肌炎,單靠按摩點穴的手法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我打算幫你鍼灸,這樣一來就必須把衣服脫了。”

若是換作一般人這麼說,她早就讓人滾蛋了。

但因為她親眼見過楊洛的高超醫術,所以她願意相信楊洛。

“那好吧。”

蘇晚秋點了點頭,道:“那你先轉過去一下。”

“好。”

楊洛應了聲,便轉過了身。

過了一會兒後,蘇晚秋道:“可以了。”

楊洛轉身望去,隻見,蘇晚秋換了一件絲質睡裙,正躺在床上。

她褪去了上麵的吊帶,裡麵穿著一件剛好蓋住上圍的貼身衣物。

這若隱若現的風景,才更讓人想入非非。

楊洛儘量讓自己保持著淡定,但依舊淡定不了,眼睛都看直了。

蘇晚秋見楊洛盯著自己看,羞澀地道:“可以開始了嗎?”

“哦哦,可以開始了!”

楊洛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走了過去。

蘇晚秋也儘量讓自己保持淡定,但也無法淡定下來,便乾脆閉上了雙眼。

不過,她羞紅的臉蛋兒,以及急促的呼吸證明她現在很是緊張。

楊洛深呼吸了幾口氣,拋開了胡思亂想,然後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盒銀針,開始為蘇晚秋施針。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楊洛保持著絕對的專注,一針接著一針落下,刺入了蘇晚秋心口部位的一個個穴位之中,輕輕顫動了起來。

隨著銀針的落下,蘇晚秋感覺心口部位暖洋洋的,那一陣陣鑽心的疼痛也漸漸消失了。

時間緩緩流逝。

雖然才過了短短十幾分鐘,但對於楊洛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美人在前,是個男人都淡定不了。

更何況是楊洛這種體內陽氣過盛的男人。

直到銀針全部停止了顫動,楊洛一揮手,收起了銀針。

“晚秋姐,治療結束了!”

楊洛說了句。

蘇晚秋睜開了雙眼,然後趕緊穿上了睡裙,坐了起來。

“我的心肌炎已經被徹底治好了嗎?”

她急忙問了句。

“已經完全治好了。”

楊洛笑著點了點頭。

“小洛,你治好了我多年的頑疾,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纔好了。”

蘇晚秋很是感激。

冇有人知道這幾年來,她被心肌炎折磨的有多麼痛苦。

楊洛擺手道:“晚秋姐,輕眉是我的未婚妻,你是輕眉的姑姑,我為你治療是應該的,不用那麼客氣。”

“輕眉是輕眉,我是我,感謝是必須的。”

蘇晚秋回了句,想了想,道:“小洛,要不這樣吧。

待會兒你陪我去參加一場拍賣會,到時候無論你看中了什麼東西,我都幫你拍下來送給你。”

楊洛道:“晚秋姐,你真的不用這麼客氣。

我可以陪你去參加拍賣會,但若是我看中了什麼東西,我自己買就好了,不用你花錢。”

“不行!”

蘇晚秋搖了搖頭,執拗地道:“必須我幫你買!”

“那……好吧。”

楊洛無奈地點了點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