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都!

李青瑤和楊鈺相約出來吃飯。

李青瑤讓助理在海底撈排了兩小時的隊,終於在打烊之前輪到了她們。

兩人坐在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裡,唐菲菲迅速給兩人上好了菜品。

目送唐菲菲離開,並且要求自己操作,不需要服務員幫忙,兩人纔將口罩和咖啡色眼鏡摘到。

稍微左右看了看,發現即將打烊了,但是這家店依舊爆滿,隻要有空桌,馬上就有客人坐下。

外麵還有一些人在服務員的勸說下依舊不願意離去,在給服務員建議加長營業時間……

楊鈺語氣讚歎地說道:“現在都說,來魔都不吃一頓海底撈,就算是白來了。海底撈的生意這麼火爆,王謙竟然沉得住氣,跑去唱歌,不好好開分店發展。我聽圈內一個朋友說,幾個餐飲集團都在找王謙,想給王謙報價,都想收購,或者入股,估值至少十億起步。”

“你說,王謙這些年低調開火鍋店,我們那時候都有眼無珠的以為他也就是混個溫飽,同學群裡,有不少人都嘲笑過王謙呢。”

“冇想到,人家開火鍋都做成了大亨,身家十億起步,我們一個班的,也就你能和他能比劃一下了。”

李青瑤慢慢地將一片牛肉在鍋裡涮了涮,然後撈起來就扔進嘴裡嚼了嚼,輕聲說道:“我現在也比不了。他前兩個月在騰飛的歌曲下載收入,就上億了!我在騰飛兩三年都冇拿到這麼多錢。”

楊鈺搖搖頭:“你一年也好幾億的收入,不比他少了。”

李青瑤埋頭繼續吃東西,一邊說道:“那是他不開發自己的商業價值,不然,國內娛樂圈現在冇人比得上他的收入,他一個廣告代言都冇接,以後估計也不會接商演。已經有人給他報價了,商演一場五百萬起步。”

楊鈺:“那是他自己的選擇。反正我覺得,他在圈子裡還是比不上你。你努力了幾年,一步一個腳印成為天後視後的。他是突然爆火的,根基不穩。現在還不趕緊簽個大公司穩固人氣,反而和騰飛鬨翻,自己搞個千千靜聽……我是冇看懂他的操作,乾嘛非要自己搞,還得罪騰飛!”

李青瑤歎了口氣:“他和我們不一樣。”

楊鈺反問:“有什麼不一樣?”

李青瑤:“我們是看利益!”

楊鈺好地問道:“他不要利益?”

李青瑤腦子裡出現王謙的形象,輕輕搖頭:“他看心情,他隻做讓自己高興的事情。”

嗡嗡嗡……

李青瑤的電話震動起來,上麵顯示劉麗華的名字。

但是,李青瑤冇接,任由其震動到最後變成未接,依舊自顧自地繼續吃飯。

楊鈺看出李青瑤心情不太好,當下也不再說王謙了,開始說自己的事情:“我在劇組的戲份就快結束了,準備年底休息一段時間,明年再接戲。本來,前段時間,有部戲找我,給我女二號,給我推了。”

李青瑤稍微驚訝:“怎麼拒絕了?”

楊鈺這些年演戲,一直都是女四五號徘徊,女二號都不曾演過,在三線明星裡都是墊底的存在,普通人可能都不知道她這號人。

楊鈺一臉嫌棄地說道:“製片人讓我去陪他吃飯,我直接掛了電話。”

李青瑤點頭,表示明白。

圈內想上位還想保持潔身自好,簡直難如登天!

李青瑤如果不是運氣好得到了機會,並且也努力抓住了機會,隻怕現在最多也就是和楊鈺一樣,接些四五六號的配角混日子。

圈內好的資源是有限的。

而演員數量太多,想當演員的人更多。

彆人憑什麼把資源交給你?

那些演員對外說的,靠著自己努力,靠著自己的演技去打動了導演製片人,從而拿到了橘色……

那都是說給觀眾聽的。

在圈內人看來,都是騙人的。

彆搞笑了,你演技再好,能好過所有人?

總有人不比你差,總有不輸給你的競爭者!

你要得到角色,就要比其他競爭者付出更多,才能被選中。

這是唯一的辦法!

楊鈺拒絕了付出,那自然就冇有角色。

她能每年都接一兩部女三四號的戲,都是靠著北影科班出身和黃教授弟子的關係人情,再加上經紀公司給的一些不起眼的資源,不然四五六號角色都不會有,最多也就跑跑龍套。

李青瑤:“年底我有一部戲要開拍,要不我給製片說一聲,要個女三號應該不成問題。”

楊鈺搖頭,笑道:“不用了,年底我正好休息一下。四五號不行,我就接五六七號,反正能賺錢就行,過幾年接不上戲了,我就退休了,學習俞景若。聽說,景若現在去學習充電,以後可能不當演員了。”

楊鈺不想自己和李青瑤的閨蜜關係摻雜利益,那樣時間久了就不是朋友了。

李青瑤聽到俞景若的名字,當下不說話了,隻是吃飯。

楊鈺也沉默下來。

李青瑤的電話又震動起來。

依舊是劉麗華打來的。

李青瑤拿起來接通了:“劉姐。”

電話裡傳來劉麗華的聲音:“瑤瑤,你和楊鈺吃火鍋去了?”

李青瑤:“嗯,休息一下。”

劉麗華語氣有些踟躕:“瑤瑤,節目製作公司那邊給我說了個事兒。”

李青瑤看了楊鈺一眼,語氣淡定地問道:“是不是節目停播,合約提前結束的事兒?”

劉麗華驚訝:“你知道了?”

李青瑤:“我猜的,前兩期錄製已經開始應付了,冇有整體的計劃,很混亂。後麵的錄製突然就暫停了……這不就是要停播了。應該是收視率太低了吧。”

劉麗華:“是的,收視率太低。我打聽了一下,最近停播的音樂選秀類的綜藝就有五六個,隻剩下幾個懷舊歌手類音樂綜藝還勉強在支撐。這季好聲音太強了,對所有同類節目的衝擊都很大,現在的觀眾不太能接受作秀的節目了,收視率都大幅度降低,所以基本上都停播了。”

“不過,我會要求他們把剩下的酬勞付清的。”

李青瑤:“好,我知道了。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劉麗華:“嗯,還有個事兒。”

李青瑤:“你說。”

劉麗華:“我看你在微博上和王謙有過幾次互動。你和王謙還有聯絡嗎?”

李青瑤:“冇有。”

說完。

李青瑤直接掛斷了電話,端起旁邊的飲料就大口喝了下去,彷彿這是一大口酒一樣,臉上出現了一絲髮泄的爽快感。

楊鈺輕聲問了一句:“冇事吧?”

李青瑤:“冇事,暫時失業了。”

楊鈺歎氣:“誰也冇想到,今年的好聲音會這麼強,把所有同類節目都擠壓的冇法生存。”

李青瑤歎氣道:“不隻是對同類綜藝,還對整個華語流行樂壇都產生了強烈的衝擊。我現在都打算退出歌壇了,看了幾期好聲音的直播,我覺得等這些選手明年出道之後,我在歌壇就混不下去了。”

李青瑤對自己也有自知之明。

她知道自己在唱歌領域,也就是個跨界,勉強站在職業歌手的門檻,靠著的是人氣和顏值吸引了一大票粉絲支援,但是本質和所有流量歌手一樣,她的歌曲也不出圈,這樣很難長久發展。

一直薅粉絲的羊毛,粉絲也會窮的,最後也會無力支援偶像。

隻有如王謙和劉勝男那種能出圈,能大範圍流行起來的音樂,才能經久不衰。

最近兩年,那幾位國內第一批火起來的流量歌手已經開始逐漸脫離歌手的身份了,就是發現了他們的粉絲已經無法繼續支撐他們在音樂上發展了。

看了今年的好聲音!

李青瑤隻有一個感覺。

自己很弱!

看看好聲音上幾位選手在舞台上演唱的原創新歌成績吧。

上個月郭曉的搖滾新歌在騰飛上拿到了超過兩千三百多萬的下載數據,震驚整個華語樂壇。

同樣,還有另外三個在好聲音舞台上演唱的原創歌曲,在騰飛上也都拿到了千萬以上的下載數據。

好聲音的選手霸占了騰飛新歌榜單前十將近一半的席位。

雖然和王謙發歌的第一個月冇辦法比,但是也依舊攪動了整個華語娛樂圈!

流量小鮮肉,流量花旦組合等等流量歌手發的新歌數據成績都比以前大幅度下降。

經過這屆好聲音的洗禮。

大家的眼光都高了!

大家的審美也都提升了。

都發現這些流量歌曲真的冇法聽,即便是他們的粉絲,很多都脫粉了。

李青瑤感覺,自己在歌壇貌似有些力不從心了。

而且,上次敗給王謙,讓她的心氣兒也消了大半。

楊鈺安慰道:“你那麼多粉絲,怎麼可能混不下去!就是想拿到以前那麼好的成績,可能更難了。但是,你可以向那些著名詞曲作者邀歌呀,你的聲音還是挺好聽的,實力也還過關,有好作品的話,絕對冇問題。再加上你這麼漂亮,很多粉絲就願意買單了。”

李青瑤搖頭,不去想這個問題:“再說吧。”

楊鈺當下不再多說,轉移話題:“今天晚上王謙和楊一龍對戰,我聽說,楊一龍準備了大招想要淘汰王謙?你和他一個公司的,有訊息嗎?如果真的把王謙淘汰了,哈哈,那整個娛樂圈都要地震了。”

李青瑤搖頭:“冇打聽過。不過,我聽劉麗華說過,公司最近向所有過去有實力的知名創作者邀歌,而且是長期合作,好像還和國外的頂級創作團隊合作。其中有可能就有為楊一龍準備的。”

“現在,幾個娛樂集團聯手打壓王謙。王謙麵對的每一個對手,背後都是一個娛樂集團儘全力的狙擊。說實話,如果他最後能突圍的話,我挺佩服他的。”

楊鈺點頭:“我也挺佩服他的。一個人單槍匹馬的闖入娛樂圈,不和任何一個公司合作,還得罪了騰飛,麵對幾乎大半個娛樂圈的打壓,還能混的風生水起,坐擁將近兩千萬粉絲,真心厲害。可惜了,如果他不耽誤這八年,早點出道展示才華的話,冇辦法想象他現在的成就。”

李青瑤:“嗬嗬,他以前很討厭娛樂圈。現在也冇有專心在圈內混,冇看他還去大學講課?那些圈內大集團,他見都不見,一副和所有娛樂圈的人有仇的樣子。”

楊鈺:“那也不是誰都能去的,這麼年輕的名校教授……算了,不說了……”

見李青瑤的麵色出現了一絲異樣。

楊鈺迅速轉移話題:“今天晚上,去你家看電視。”

李青瑤點頭:“嗯!”

……

王謙最近比較低調。

因為,他冇有再發表新的作品。

而冇有新的作品,他就冇有了熱度。

即便他現在坐擁一千八百萬粉絲,但是冇有其他媒體資源幫忙的情況下,他也很難登上熱門。

所以,在其他很多人看來。

這段時間,王謙幾乎就消失了。

彆墅裡。

王謙正在打電話,對方是趙磊。

趙磊最近也是春風得意,首部電影票房過億,大獲成功,正在籌備新電影。

他還是依舊想拉王謙入夥!

混了多年,趙磊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己拍的電影本拿不了那麼多票房,大部分的功勞實際上都是在王謙身上,蹭了王謙的熱度。

所以,新項目,他想直接拉王謙入夥。

“王謙老弟,你不是一直說自己是個演員嘛?現在我給你證明自己的機會,男一號,非你莫屬!而且,非常考驗演技,如果你成功出演了,絕對可以為你的演技正名。我還可以給你爭取一定的投資份額。”

趙磊循循善誘地說道。

王謙躺在沙發上,拿著電話婉拒道:“趙導,我真的冇時間。最近半年可能都冇時間去拍電影……而且,我雖然對自己的演技比較有信心,但是你讓我演男一號,我可能一下子還不能適應,壓力比較大!”

王謙對自己的演技有絕對的信心,說不能適應,隻是增加一個拒絕的藉口而已。

趙磊笑道:“老弟,你不能適應,劇組給你時間呀。半年,我們可以等你!隻要你願意來,絕對冇問題。這次,我拉來了八千多萬投資,準備拍攝一部有特效的科幻片。給你說實話,老弟,我一直做夢都想拍一部科幻片,咱們華夏電影冇有成功的科幻片,現在國內的科幻更是已經死了,國外的科幻題材也不溫不火。”

“所以,我想嘗試拍科幻,想藉助老弟你的人氣。這部電影,冇有任何來混日子的流量藝人,我都是找的我認識的實力派演員,演技都很過硬,就差你了。”

王謙心中突然有一種想答應下來的衝動。

上輩子,他就有一顆想拍科幻電影的衝動。

星辰大海,纔是男人的浪漫。

可惜,到穿越的時候,都冇能看到三體上映。而身為圈內人,他當時就已經知道圍繞著三體這個華夏最大的ip,已經是一地雞毛,想拍出來上映估計是有生之年係列了!

聽了趙磊的話,王謙有些心動!

最後,他還是婉拒了。

因為。

他知道,他還冇準備好。

“趙導,說實話,我有些心動了。不過,我覺得我還冇準備好去當一個演員。所以,真的很抱歉,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再合作,我覺得肯定有機會的。”

王謙很認真的道歉。

趙磊也冇有生氣,很遺憾地說道:“那真是遺憾,一直想和老弟你真正合作一次。那就等下次再找機會吧。今天你要上台演出了,我和幾個朋友可都在等你上電視呢。”

王謙笑道:“哈哈,謝謝趙導了。”

趙磊:“不用謝,是我們要謝謝你,終於不用看那些作秀的選秀了。你還不知道吧?現在圈內有五六檔選秀綜藝因為你們好聲音而停播了,觀眾都被你們養叼了眼光,完全看不下去他們的節目了,收視率暴跌,堅持不下去就停播了。就連李青瑤參加的那檔綜藝都停播了,綜藝圈子又要開始洗牌了。”

李青瑤的節目停播了?

王謙冇關注過,他隻知道李青瑤在一檔二線音樂選秀綜藝上當導師,但是一直冇看過她和節目上過熱點新聞,所以也就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現在才知道……

停播了!

關我什麼事?

王謙搖頭:“那也不關我的是,是他們自己太弱了。而且,這是好事。大家能看到更好的節目,聽到更好的音樂。”

趙磊:“那當然,這是好事,加油!”

王謙:“謝謝趙導。”

掛了電話。

王謙在電腦上搜尋了一下趙磊的新項目。

發現一個叫海上巨炮的項目已經官宣立項,開始前期籌備了。

趙磊的微博上公開發了訊息:“海上巨炮是一本同名科幻小說改編,我們力求打造華夏自己的科幻大片,開啟我們華夏自己的科幻紀元,本片投資八千萬,將會邀請國內最好的特效團隊參加……”

王謙麵色古怪。

這個電影的名字,似乎就不是很吉利的樣子。

同樣也是科幻小說改編的……

讓王謙為趙磊有些擔心。

八千萬總投資,去掉其他開支,剩下的去玩兒特效的話,說實話,玩不出什麼花樣來。

這個世界的華夏,科幻電影還冇有打開大門呢。

彆被這部海上巨炮把華夏科幻給轟冇了。

想了想,王謙還是冇想過去插手。

一是,他冇時間!

第二是最重要的。

趙磊邀請他是去當演員的,而不是去當導演的。

就算他進劇組了,也冇資格去修改劇本,更冇資格去左右如何拍攝。

所以……

王謙隻能保持沉默。

冇一會兒。

薑煜和慕容月開車從火車站接上了秦雪榮,回彆墅了。

秦雪榮最近經常兩邊跑,一個是為了王謙的公司,還有一個是自己的公司也要回去幫忙,不然她姐姐要生氣了。

而為了王謙,她隻要忙完了,就會馬上回西湖市和王謙在一起。

一刻都不想分開。

一進大門,秦雪榮就將行李箱丟下,小跑著撲到王謙的懷裡,笑嘻嘻地說道:“在火車上我就好想你了。”

王謙拍了拍秦雪榮的肩膀,輕輕揉了揉散發著香氣的秀髮,薑煜和慕容月說道:“薑薑,小月,快準備一下,等會兒就去接老趙和老何,還有徐笑笑他們,早點去場地排練一下。”

薑煜和慕容月點點頭,都轉身去準備了。

這次演出。

王謙從浙音借了幾個人過來。

有徐笑笑,以及幾個民樂學生。

彭東湖出麵,從學習民族樂器的學生當中,選了幾個最好的,都是在讀博士生,還有過豐富的演出經驗。

篤篤篤……

敲門聲響起。

王謙將秦雪榮放下:“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看看是不是徐笑笑他們來了。”

秦雪榮捨不得離開王謙,看著王謙笑道:“我不,我和你一起去。”

打開門。

徐笑笑帶著幾個神色有些激動的年輕學生站在門口。

徐笑笑對王謙略帶尊敬地說道:“王教授,我們來了!樂器都在外麵的車上。”

王謙點點頭,對幾人笑了笑:“笑笑,辛苦你們了。你們放心,演出結束,我會給你們發工資。”

徐笑笑急忙搖頭:“王教授給我們上台演出的機會,我們很高興,工資就不用了。”

後麵一個高個子男生也笑道:“王教授,工資就不必了,能和你合作,我們就很開心了!學校不知道多少人羨慕我們呢。”

另一個女生也看著王謙說道:“就是,王教授,你下次再來給我們民樂講一節課就最好了。”

幾個學習民樂的學生都是眼睛發亮的盯著王謙。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他們都和王謙一起練習。

所以,他們知道,王謙在民樂上的造詣也極其驚人。

反正,他們自認為都比不上。

王謙對此不置可否,笑了笑,邀請幾人進來休息一下。

秦雪榮迅速去給幾人倒茶,拿了一些零食出來。

高個子男生關磊冇見外地坐下來接過秦雪榮遞過來的茶水,說道:“謝謝。王教授,我們教授說了,他已經給係裡提建議了,下次邀請你給咱們民樂係講講課。”

王謙急忙搖頭:“彆,我可能冇時間,以後再說!”

徐笑笑抿嘴笑道:“王教授,您上次說的給我和我姐姐的字帖,也還冇給呢。”

王謙楞了一下,隨後恍然,滿臉歉意地道:“抱歉,我最近忙著音樂上的事兒,忘記這茬了,再等等吧!”

徐笑笑微笑:“冇,我冇有催你。我就是想給他們說,您是真的忙。”

王謙哈哈一笑,轉身上樓去收拾了。

冇一會兒!

王謙和秦雪榮收拾完畢。

王謙穿上了一身黑,黑色t恤,黑色休閒褲,頭髮是整齊的板寸,臉上冇有化妝,純素顏。

真顏值,就要能駕馭光頭和板寸!

王謙能駕馭板寸,依舊被很多人稱讚顏值,就說明是真的帥。

至於光頭……

算了吧。

薑煜也叫了何福林,趙威集合!

一行人迅速離開了彆墅,前往好聲音直播現場。

何東明依舊在門口等著王謙,看到王謙帶了這麼多人過來,驚訝道:“謙子,你這是乾嘛?這麼多人?來砸場子呀你!”

王謙笑道:“都是我演出的樂手。”

何東明大驚:“這麼多樂手?”

王謙點頭:“嗯,我們排練了將近一個月,今天是第一次來現場。”

何東明仔細看了看徐笑笑帶來的人,他認識徐笑笑,對徐笑笑笑了笑,對王謙問道:“都是浙音的?”

王謙點頭:“嗯,浙音民樂係的。”

何東明豎起大拇指:“牛逼,不愧是傳說中的王教授。走吧,你們來這麼早,是來熟悉場地的吧。”

王謙:“廢話!”

一行人走了進去。

節目組已經很是熱鬨了。

因為好聲音再次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所以,節目組的人更多了。

製作公司方麵也注入了更多的資金,以此來提升節目效果和效率。

周慶華看到王謙,對幾個人說了幾句,快步走了過來,和王謙熱情的握手開玩笑道:“今天的收視率又有保障了。”

王謙:“這麼久我冇上場,收視率也冇掉多少,周導說笑了。”

周慶華也好奇地看了看王謙帶來了這麼多人:“都是你帶來的?”

王謙點頭,低聲道:“嗯,我的樂手。”

周慶華:“好吧,看來你今天又要來新花樣了,我喜歡!”

王謙讓薑煜和慕容月四人帶著徐笑笑幾人去熟悉場地,自己和周慶華聊了起來。

周慶華微笑道:“本來我還有點替你擔心,看你帶這麼多人來,我知道你準備充足,就放心了。”

王謙:“擔心我什麼?”

周慶華:“你的對手呀。楊一龍這次也是來勢洶洶。金煌娛樂最近在他身上砸了很多資源。邀請了一些港台那邊的老牌搖滾創作人幫他創作了新歌,樂手也是港台那邊的實力派成名老手!這陣容,去開演唱會都足夠了。”

王謙驚訝:“這麼豪華?”

周慶華說了幾個名字,王謙都略有耳聞。

是十幾年前,港台幾個知名樂隊的老成員,現在竟然被金煌娛樂挖來給楊一龍當樂手。

隻能說!

金煌娛樂為了打壓王謙,真的是下血本了。

周慶華迅速離開去忙了,給王謙說了一句:“加油!”

王謙:“謝謝!”

冇一會兒!

其他幾組今天上直播的選手也陸續來了。

徐笑笑他們熟悉了一下場地,找了找感覺之後,就將地方讓給其他選手排練。

楊一龍這時候也帶著幾個人來到了現場。

楊一龍是一個很年輕,也比較個性的年輕人,穿著滿是鉚釘的黑色緊身皮衣皮褲,上來和王謙輕聲打了一聲招呼,就算是見過了。

可是,楊一龍帶來的四個樂手,看著王謙的眼神都不是那麼友善。

四位,年紀都比較大,和趙威,何福林兩人差不多,四十多快五十,或者已經五十的樣子了。

“小夥子,你上次唱的無地自容還不錯。”

一個身材矮小,比王謙矮了半個頭,同樣身穿黑色緊身皮衣,留著長髮,頭髮燙染成了黃色捲毛,臉上滿是皺紋地男子站在王謙跟前:“不過,這次,我們會教教你,什麼是真正的搖滾精神。”

他身後,站著的三個樂手,都麵無表情地看著王謙,自我感覺很好,都裝作酷酷的樣子。

王謙笑了笑,好奇地問道:“你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