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冬梅定定的站在那裡看著王謙手中的筆。

後麵的人見前麵的蕭冬梅好一會兒了還冇走,有些好奇地伸頭看了看,頓時也看到了王謙在蕭冬梅的筆記本上寫下的一行行文字,卻看不清。

哇……

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然後就湊到了前麵來,想近距離地觀看王謙寫的文字。

這一下,後麵的人也被吸引了過來,都好奇地湊到前麵來看看。

然後,大家都紛紛發出驚呼。

“哇,王教授好像在寫新作品。”

“那個女的是誰?王教授竟然給她寫一首新作品?”

“她太好運了吧。”

“會不會是王教授的情人?”

“雪榮還站在王教授身邊呢,胡說什麼,人家雪榮都冇有生氣的樣子,閉嘴吧。”

“我就看看,我不說話!”

“安靜,安靜!彆打擾王教授寫詞。”

“安靜……噓……”

本來有些吵鬨的聲音,立刻安靜下來。

畢竟,都是新時代的大學生,素質普遍還是足夠的。尤其是現在這個環境下,周圍有校領導,前麵還有王謙,大家自然更加會表現的有素質一些。

所以,迅速安靜下來。

隻有一群人安安靜靜地圍在王謙簽名寫字的桌子周圍。

不過,大家都還是保持著距離,站在秦雪榮和蕭冬梅後麵,冇有一股腦的擁擠在王謙身邊,而是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站成一個圈,有意識地給王謙留了很大的空間。

可這樣他們都看不清楚王謙到底寫的是什麼,一個個都努力的伸長了脖子,依舊看不清楚,很是著急。

不遠處的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朱麗葉等人正在聊著。

楊建森想把朱麗葉留在魔音:“朱麗葉,於教授是你的學長,你也留在魔音任教,於教授可以帶帶你,你可以儘快熟悉適應這裡,我保證給你不輸於教授的待遇。”

於中亞也幫腔地說道:“朱麗葉,楊主任很有誠意的。當初他為了邀請我到魔音,在酒店蹲了我兩天。這幾年過去了,我在魔音過的很開心。”

於中亞說的是實話,他在魔音的待遇非常好,房子車子以及其他生活所需,學校都給他全部安排好了。他隻需要安心上課,安心生活就可以了,發的工資基本上都冇有使用的地方。

當然,這也和他依舊單身有關係!

不過,他對朱麗葉冇有任何想法,因為他有自知之明。

雖然,他也是畢業於新英格蘭這種世界名校,但是想配得上朱麗葉,不是有學曆就可以的。

所以,於中亞隻是單純的邀請朱麗葉留下來,有個校友,交流起來的確很開心。

朱麗葉看了那邊的王謙一眼,說道:“謝謝楊主任的誠意邀請。不過,我暫時還冇想過當老師的事情。我還在學習,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隨王教授學習一段時間。”

楊建森和李靜幾人都詫異了一下,隻有於中亞很淡定,已經知道了朱麗葉的想法。

如果說之前對王謙還有些質疑的話,那麼現在李靜和於中亞都覺得王謙有資格教畢業於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朱麗葉。

李靜輕聲說道:“王教授就是魔音的教授!”

楊建森也馬上說道:“不錯,朱麗葉,如果你想跟著王謙學習,你可以在魔音鋼琴係進修,我可以做主,讓你馬上進來,免收所有費用,學校還給你安排一套房子住。”

朱麗葉看了楊建森一眼,微笑道:“楊主任,據我所知,王教授是魔音,央音,浙音三所學校鋼琴係的教授。而且,你們三所學校答應王教授,他有上課的自由和權利,哪怕他一直都不來上一節課,你們也不能強迫他,對嗎?”

楊建森尷尬地笑了笑,說道:“的確,我們是答應了他這樣的條件。但是,王教授是一個比較好說話還很有責任心的人,我這不就用我的誠意邀請他來講課了嘛。我保證,以後我每學期至少邀請王教授來講課兩次。”

朱麗葉輕聲說道:“我希望能跟在王教授身邊學習,這樣請教的機會更多。”

這一下,楊建森冇話說了。

他冇能力讓王謙變成魔音的全日製教授。

事實上,他都冇信心以後每學期能讓王謙來上一節課。

競爭太激烈了。

這時。

李靜看到那邊簽名的王謙被圍了起來,立刻驚訝地說道:“王教授那邊怎麼了?”

楊建森一愣,迅速看過去,頓時皺眉:“這些學生怎麼回事?不是說了都要規矩一點嗎,彆在王教授麵前抹黑我們院校,真不聽話。”

說著,楊建森就走上前去,想讓這些圍著王謙的學生散開。

於中亞和李靜兩位是鋼琴係的教授,也跟著楊建森上去,想幫忙一起維持秩序。

朱麗葉想了想,也跟了過去,也打算要一個王謙的簽名,再當麵問問學習的事情。

但是,幾人走到跟前,聽到裡麵的驚呼議論,都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王教授在寫古詞新作?

而且,是送給一位要簽名的學生的?

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三人立刻就眼紅了,恨不得立刻衝進去將那位正在簽名的女生給趕走,然後自己取而代之。

王謙已經發表的所有詩詞作品,不管是古詩詞,還是現代詩,都是絕對的佳作,他們三人雖然是學習音樂的,但是也都非常喜歡王謙的每一首文學作品,自然知道王謙在這裡寫一首新作的價值以及意義!

楊建森甚至激動的臉色都變得紅潤起來。

三人來到一圈學生跟前,冇有大聲嗬斥驅散大家,而是輕輕的撥開人群走了進去。

朱麗葉則是帶著好奇,她剛回華夏冇多久,雖然也在網絡上見識過王謙的文學作品,但是也還是第一次見王謙現場發寫新作品,所以心中也滿是驚奇,還有一絲絲的激動!

她非常喜歡華夏文化,也喜歡王謙的每一首文學作品,隻是對華夏文學的理解冇有那麼深刻。

是誰那麼幸運?

能得到王教授贈予新作?

朱麗葉先看了一眼站在王謙身後的秦雪榮,然後纔看到站在王謙麵前的,那位恬靜如水的女子。

是她!

朱麗葉一眼認出了這位就是剛纔在課堂上提問的一位。

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三人看到蕭冬梅的時候,也一眼認出這位是誰。

想取而代之的想法立刻被熄滅了。

這位,他們可不敢來強的。

這不……

後麵,蘇江生和王景山也走了進來。

兩人也聽到了這邊的議論,迅速走了過來。

看到是蕭冬梅。

蘇江生微笑道:“看來,王教授和蕭教授果然是關係不錯的朋友。”

王景山輕輕點頭,目光看向蕭冬梅的時候,也有一絲羨慕。

作為一個文人,他非常的認可王謙在詩詞領域的造詣,那種佳作,絕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的。

周圍的學生見到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三人,都自覺的再次退遠了一些,將中間的空間再次讓出了更多,這下徹底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然後,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朱麗葉四人,以及蘇江生和王景山兩人慢慢地來到了王謙的身邊。

雖然,他們不想打擾王謙。

但是,他們是真的好奇地想知道王謙正在寫什麼作品。

是否,又是一首佳作?

不過,幾人剛想靠近看的時候。

蕭冬梅卻是回頭看了幾人一眼,眼神帶著一絲罕見的嚴肅淩厲,讓幾人都忍不住止住了腳步。

然後,蘇江生對蕭冬梅訕訕一笑,壓低聲音地說道:“冬梅,我們就看看,不說話!”

楊建森也陪著一絲笑容,在蕭冬梅這種眼神下,他這個東道主都有一絲害怕,不想招惹蕭冬梅生氣。

蕭冬梅點點頭,不再理會他們,回頭繼續看著王謙。

幾人這才慢慢走到桌子跟前。

沙沙沙……

一陣急促的紙筆摩擦接觸的聲音傳來。

蘇江生作為雙星中文係主任,最是期待和想看,馬上伸長了腦袋看向筆記本上的文字。

楊建森,李靜,於中亞,朱麗葉四人也都迅速看向王謙手下的筆記本!

王景山一時間有些無奈。

因為,他看不到了,冇有他的位置了。

他也不敢強行推開幾人擠進去,這幾個,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

所以,他隻能苦笑一下,然後站在外麵,伸著腦袋,從幾人中間的空間縫隙看向裡麵,可惜還是看不到!

沙沙沙……

沙沙沙……

紙筆摩擦的聲音緩慢而有力。

一個個瘦金體硬筆文字在王謙的筆下出現。

已經寫好了一行文字。

幾人都一個字一個字的仔細看去,不想錯過一個標點。

卜運算元,詠梅。

一看標題名字。

大家就都羨慕地看向蕭冬梅。

卜運算元,肯定是古詞牌了。

詠梅,瞎子都看出是送給蕭冬梅的了。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後麵。

王謙還在繼續寫。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這句詞寫出來,周圍的幾個人都是眼睛一亮,心中讚歎一句:“寫的好。”

蕭冬梅更是身軀都僵硬了一下,雙手緊握在一起,情緒很是激動,眼眶之中有一絲瑩瑩水波在醞釀。

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隨著王謙寫出一個個文字,最後一句也完成了。

蘇江生迅速從頭再細細地看了一遍,隻感覺越讀感覺越是好,看到王謙寫完了,忍不住就想說點什麼。

楊建森也正想說話稱讚幾句呢。

但是。

蕭冬梅和秦雪榮同時對他們做了一個禁聲的姿勢。

讓大家都安靜!

蘇江生和楊建森兩位兩所學校的院係主任,都不得不將剛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

李靜,於中亞,和朱麗葉三人也都麵色微微泛紅,顯然心情有些激動,不過同時好奇地看了看秦雪榮和蕭冬梅,不知道這兩位為什麼不讓大家說話?

不是已經寫完了嗎?

不過。

他們都仔細看向王謙。

這才發現,王謙冇有在最後落款,輕輕皺眉,似乎在想什麼。

也冇有抬頭看他們一眼,好像還冇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一樣。

他在做什麼?

幾人的臉上都很是好奇。

難道,是對這首作品不滿意?

可是……

他們仔細讀了讀,都覺得這又是一首佳作。

起碼,他們認為,在詠梅這一領域,已經不輸給他們熟知的幾首千古傳世佳作。

這還不滿意嗎?

不由的。

幾人心中都有些慚愧和佩服。

這就是王教授,一個對自己如此嚴苛的人。

但是……

他們迅速將心中的諸多心思都按捺下來。

因為。

他們看到。

王謙手中的筆又開始動了。

蕭冬梅雙眼之中滿是激動的情緒,雙手在小腹緊緊糾纏在一起,看著王謙,和那筆記本上的文字,心中諸多奇妙的情緒滋生而出。

為何……

我這麼晚才遇見你?

蕭冬梅心中出現了一股天大的遺憾。

其他人,都好奇地看著王謙還想寫什麼。

隻見王謙繼續寫著一個個文字。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

“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瞬間,在場幾人,除了朱麗葉之外,其他人都看了出來,這又是一首卜運算元詞牌的作品。

而且,依舊是詠梅的。

所以,王謙連新的標題都冇寫,直接在後麵接著寫,顯然是依舊沿用卜運算元詠梅這同一個題目。

蘇江生,楊建森,李靜,於中亞都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王謙,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他們有感覺,他們可能會因為今天的事情而流傳於世。

朱麗葉則是感覺很奇妙,她第一次深刻感覺到了華夏傳統文化的神秘和美感。

她畢竟是在英倫長大上學學習的,雖然小時候在京城待了幾年,所以會說漢語,會認識漢字,但是對華夏傳統文化冇有深刻的認識。

這一次,她是第一次感受到華夏傳統文化的奧妙和內在美。

連帶著,王謙在她的眼中也變得神秘而耀眼,似乎這就是世界上最具有魅力的人,讓她的視線捨不得挪開瞬間。

沙沙沙……

又是一個個文字落下。

王謙將最後兩句一氣嗬成的寫出。

“俏也不爭春,隻把春來報。”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寫完!

王謙感覺鬆了口氣。

將心中的那一絲感覺寫了出來。

雖然,本質上這兩首卜運算元都不是他自己的作品,他隻是一個搬運工。

但是,他剛纔看到蕭冬梅的氣質以及笑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兩首作品,心中有一絲悸動,很想寫出來。

所以,他也就遵從了本心。

將這兩首同名的作品寫了出來。

寫完。

心中的念頭順暢了許多。

王謙微微一笑,順勢在最後寫下落款——王謙,贈予好友蕭冬梅。

寫完,王謙將筆記本遞給了麵前的蕭冬梅,抬頭笑道:“剛纔恰好有一點靈感,忍不住就寫了出來,感覺和你非常契合,送給你了。”

蕭冬梅伸出雙手,鄭重地接過筆記本,如水一般的雙眼彷彿要將王謙包圍一樣地看著他,輕聲說道:“謝謝王教授,蕭冬梅會記一輩子的。”

王謙依舊微笑道:“以文會友,你是我第一個文學上的朋友。”

蕭冬梅收拾情緒,看了秦雪榮一眼,給了秦雪榮一個笑容,這纔回答王謙的話:“你也是我第一個真正的朋友。以後,我可能會在魔都長住,希望有機會再向王教授請教。”

王謙稍微驚訝,他知道蕭冬梅是山城大學的教授,冇想到現在對方說要來魔都長住,為什麼?

他冇多問。

因為,他看到周圍擁擠了很多人,現在不是細聊的時候。

所以,王謙隻是回了一句:“可以,有時間可以來我家做客,你和雪榮也可以成為朋友。”

王謙是真的很欣賞蕭冬梅這位才華橫溢的女子。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管彆人如何誇讚,他自己都不會忘記,他隻是個搬運工。

和這個世界真正有才華的天才相比,他還差的很遠。

所以,他不會小看和忽視這個世界的天才。

相反,他對蕭冬梅,劉勝男,陳曉雯等人都很欣賞,所以對方和他互動,他都會迴應一下。

秦雪榮對蕭冬梅笑了笑,眼中也閃過一絲羨慕。

她羨慕蕭冬梅可以被王謙寫到兩首古詞當中,說不定以後也會流傳下去。

不過,她也隻是有一絲羨慕,卻冇有任何嫉妒和吃醋的心思,她自己也擁有致雪榮這首曲子來講述王謙對她的思念愛慕,並且已經流傳於世界了,她已經比任何人都幸福了。

“你好!”

秦雪榮上前和蕭冬梅握了握手:“有時間來海底撈吃飯,我請客。”

蕭冬梅對秦雪榮微微一笑,眼底也有羨慕之情閃過,點頭溫雅地微笑道:“好,到時候有時間聚聚。我現在就不打擾王教授繼續簽名了,我想王教授和雪榮你也想早點結束這裡的事情,好回去休息。”

秦雪榮點頭:“嗯,你說的對,那下次再見。”

蕭冬梅微笑點頭:“下次再見!”

說完,蕭冬梅轉身又對楊建森幾人微笑了一下,對蘇江生說道:“蘇主任,我先回去休息了。”

然後,蕭冬梅在幾人羨慕的目光之中離開了。

當然,還有周圍數十雙羨慕的目光也都緊緊跟著她。

其中,還有茹可和顏如,朱琪琪,熊佳,楊子萱幾人。

以及陳曉雯,孫晶,徐笑笑,和俞景若、李青瑤幾位。

大家看著蕭冬梅的眼神都滿是羨慕。

楊子萱直接低聲對茹可幾人說道:“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和蕭冬梅換。”

熊佳淡淡地說道:“可能在蕭冬梅的眼裡,你的命也抵不上王教授的新作。”

楊子萱回頭瞪了熊佳一眼:“佳佳,你變壞了。”

熊佳笑道:“謝謝誇獎!”

楊子萱哼了一聲,不理熊佳了。

茹可看著蕭冬梅的背影遺憾地說道:“可惜,冇能看到王教授寫給蕭冬梅的作品是什麼。以蕭冬梅的性格,她肯定不會發表出來的。如果楊主任他們和王教授不公開的話,那王教授寫給蕭冬梅的作品,可能永遠都不會曝光,會成為隻屬於蕭冬梅一個人的作品。”

“蕭冬梅真好運,王教授為什麼獨獨給她寫了作品?”

茹可的語氣很羨慕,也很疑惑。

這是在場幾乎所有人心中都有的疑問。

王謙為何獨獨給蕭冬梅寫了作品?

許多魔音的女生的眼中有著赤果果的嫉妒和憤恨。

這個女人,除了漂亮點,身材好一些,氣質好一點,還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過,大多數人,都覺得王謙肯定不會是看蕭冬梅的顏值氣質那麼膚淺。

更何況,王謙身邊還站著秦雪榮呢,秦雪榮都冇生氣,還和蕭冬梅握手道彆了。

這其中……

肯定有他們外人不知道的情況。

蘇江生滿腦子裡都還是剛纔王謙寫的兩首作品,所以直到蕭冬梅離開了,他都冇反應過來,嘴裡還在唸唸有詞。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蘇江生的眼睛越來越亮,繼續唸叨。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隻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蘇江生念著。

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朱麗葉幾人都安靜的聽著。

周圍想要簽名的學生們看到楊建森幾人還圍在王謙那裡不走,他們也不敢繼續上來要簽名。

王謙輕輕皺眉,對楊建森說道:“楊主任,可以繼續了嗎?”

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朱麗葉四人瞬間清醒了過來,知道自己幾人攔著路了。

蘇江生也是突然清醒了過來,眼神激動地看向王謙,聲音急促地說道:“王教授,好詞,好詞呀!我讀過很多古人詠梅的詩詞作品,但是王教授的這兩首作品,已經不輸給那些古人的詠梅佳作。”

“以前都是在網絡上看熱鬨,看王教授釋出作品,當時我坐在電腦前觀看已經很是震撼了。現在我站在這裡,親眼看著王教授寫下兩首佳作,更能感受其中韻味。真是聞名不如見麵,見麵更甚聞名。”

“王教授,以前有人在網絡上稱呼您為現代詩詞第一人,華夏文壇年輕第一人。我對這個說法還有些質疑。現在,我非常讚同。”

“您的才華,真的是我所見過的人當中最深不可測的一位。”

蘇江生語氣急促地說了許多,將心中的震撼和對王謙的讚歎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他現在也不顧忌自己的身份了,直接當眾在這裡將自己當做了王謙的粉絲了。

他是一個比較純粹的文人,所以更容易被王謙所表現出的才華所折服,此刻心甘情願地當王謙的粉絲。

王謙對蘇江生笑了笑:“蘇主任過譽了,一時突然有了靈感而已。”

李靜看著王謙好奇地問道:“王教授是看到蕭冬梅纔有了靈感嗎?”

幾人都好奇地看著王謙,想知道其中的答案和奧妙。

王謙依舊微笑著點頭承認了:“嗯,算是吧,剛纔蕭冬梅身上的氣質和笑容很有意境,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然後就忍不住寫了出來,幾位見笑了。”

幾人想了想,蕭冬梅身上的確有著王謙兩首詞所寫的一些氣質,在現代人當中,很是難得。

蘇江生急忙說道:“不敢,能親眼見證王教授的兩首佳作誕生,是我們的榮幸。”

楊建森也點頭附和:“不錯,這是我們的榮幸。那王教授,您繼續給學生們簽名,我們在這裡等您,等下結束了,我請客吃個晚飯,再好好招待您一番,謝謝您今天能來我們魔音上課。”

王謙看了看時間,搖頭道:“算了,楊主任,距離晚飯時間還早,我就不在你們這吃飯了,我和雪榮就回去了。至於講課的事,我本身就是魔音的教授,偶爾有時間來講課是我應該做的,你也彆說謝謝了,你們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這裡給大家簽完了,我們自己就回去了,不用麻煩你們了。”

楊建森也是迅速搖頭:“不,王教授,你這樣我心裡過不去。”

王謙揮手打斷了楊建森的話,果斷地說道:“楊主任,彆說了。就這樣定了,你再說,以後我可能都不會來魔音了。”

這一招——將軍!

楊建森立刻冇轍了,隻能略微苦笑地答應道:“那好,一切以王教授您的意願為主,您累了,那就早點回去休息,我安排車在門口等您,簽完字,立刻送你和雪榮回去休息。”

如果王謙真的因為他而不來魔音了,他知道鋼琴係和民樂係的師生,以及校領導們都不會放過他,他自己也不會放過自己。

王謙點頭,冇有繼續和楊建森說話,目光看向後麵一時間冇上前來的學生們,大聲說道:“同學們,繼續排隊,一個一個來。”

楊建森也馬上也喊道:“大家按照剛纔的順序繼續排好隊,好好配合王教授簽名,都彆耽誤時間,快點!”

學生們馬上繼續恢覆成剛在的隊伍,繼續排在王謙的麵前。

王謙拿過學生遞過來的本子,繼續開始簽名。

楊建森和李靜,於中亞,朱麗葉四人都讓開了位置。

朱麗葉心中有些失望,她一直看著王謙,但是王謙冇有看她一眼,似乎她不存在一樣。

但是,她自信,論顏值氣質和身材,她在這裡是第一!

她覺得,秦雪榮和蕭冬梅在外形方麵都要輸給她。

可是,王謙卻是看都冇看她一眼。

而周圍的其他學生們,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有意無意地看了她好多次,即便是王景山和蘇江生兩人都特意看了她兩眼。

隻有王謙,冇有看她一眼,直接無視了她。

這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藝術家!

朱麗葉心中給王謙初步下了一個定義,然後再看向王謙的時候,就更加的欣賞了。

蘇江生和王景山走到一邊。

王景山剛纔冇看到王謙寫的是什麼,聽蘇江生唸了一遍,也冇有聽清楚,隻知道蘇江生說的是詠梅的作品,立刻就低聲追問道:“蘇主任,王教授寫給蕭冬梅的作品是什麼?”

蘇江生看了王景山一眼,然後說道:“你自己多注意王教授的微博。如果他願意發表,那你就會知道。”

王景山一愣,冇想到蘇江生竟然是這樣的回答,當即問道:“蘇主任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

蘇江生微微一笑,說道:“小王,這是王教授寫給蕭教授的,我可不敢隨意傳出去。要釋出,也隻能由他們兩人之手釋出出去,我不會代勞的!”

王景山瞪大眼睛看著蘇江生,然後回頭看了看楊建森幾人一眼。

蘇江生似乎知道他想的是什麼,說道:“小王,你也彆打楊主任他們的注意了,他們也不會告訴你的,你還是等王教授或者蕭教授發表吧。”

當然,蘇江生知道,以蕭冬梅的性格,肯定不會去公開這兩首作品的,就看王謙會不會在微博或者千千文集上發表出來和大家分享。

王景山皺眉問道:“是王教授讓你們不要傳出去?”

他的語氣稍顯不滿,王謙既然已經寫了,那麼就應該讓大家都知道。

蘇江生搖頭:“不是,王教授冇有說過。”

王景山追問:“那是蕭冬梅說的?”

蘇江生依舊搖頭:“蕭教授也冇說過。你彆問了,是我們自己做主的。這件事,你就彆問我了。我先回學校了,你回去繼續考慮一下,如果願意來魔音的話,可以先在我們中文係當代理講師,後麵我會視情況給你轉正。”

說完。

蘇江生拍了拍王景山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了,步伐很快,想追上先離開的蕭冬梅,他還想再看看王謙親筆寫的兩首作品。

王景山則是愣住了,目送蘇江生離開走出好一段距離才清醒回過神來,張了張嘴。

他想問:說好的直接給我正式待遇呢?

這還冇過一天呢,就變成代理臨時工了?

……

王謙在繼續簽名。

“同學叫什麼?”

“茹可!”

王謙稍微驚訝地抬頭,看到真的是好聲音舞台上認識的選手茹可,笑道:“是你呀,怎麼來魔都了?”

茹可今天穿著很休閒青春,說是魔音在讀本科生,都冇人會懷疑,和之前在舞台上表現出的成熟嚴肅截然不同。

看著王謙,茹可微笑:“如果我說,我帶著幾個同學專門從西湖市趕過來聽你的課,王教授你信嗎?”

王謙肯定的搖頭:“不信!”

茹可眨了眨眼,然後笑道:“我也不信,王教授,勞煩給我簽個名吧,證明我來聽過你的課。”

王謙刷刷刷,寫上自己的名字,最後落款贈送給茹可,再將筆記本還了回去。

茹可拿過筆記本看了看,再次對王謙輕輕鞠躬,這才轉身離開,在一邊等樂隊的其他人。

“同學叫什麼?”

“我,我,我叫楊子萱,王,王教授,你,你,你好……”

楊子萱有些緊張,說話都結巴了一點,接過王謙寫好的簽名之後,給了一個九十度鞠躬,然後紅著臉迅速來到茹可身邊。

鮑家街樂隊的其他三人表現的好一些,都一一拿到簽名之後,也冇有多待,一起離開了,打算馬上趕回西湖市,晚上還能排練幾回,抓緊時間為下次演出做準備。

她們鮑家街樂隊重組太晚,合練時間太短,必須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才能更有默契。

……

“同學叫什麼?”

“嗯,王教授寫瑤瑤就可以了。”

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

王謙本能的迅速寫上自己的名字,可是聽到這道聲音,動作停滯了瞬間,接著又迅速的寫完,在最後寫到:贈送給瑤瑤!

然後,王謙很坦然地看向站在自己麵前,戴著口罩的熟悉人影,露出一個微笑,將筆記本遞了回去,說道:“喜歡聽我的課嗎?”

李青瑤看到王謙的笑容,眼眶變的有些濕潤,淚水隨時都會滴落下來,聲音有一絲顫抖和哽咽地說道:“很喜歡,王教授的課講的很棒。”

王謙點點頭:“那下次,我講音樂課,你還可以來,提高自己,對你有好處。”

一行淚水從左眼滴落下來,李青瑤點頭:“嗯,我知道了,謝謝王教授。”

她又想起了那天在音樂酒吧裡談離婚的時候,王謙說的話。

有才華,就足夠了。

然後,她又看了落落大方立在王謙身邊的秦雪榮一眼,接著迅速轉身離開了,冇有再等俞景若,直接大步走向外麵。

王謙多看了一眼李青瑤的背影,隨後搖搖頭。

他大概能理解和知道李青瑤的心情。

但是,他不會去管了。

看向下一位。

王謙忍不住笑起來:“你也來了!”

俞景若也是麵帶微笑,一笑,彷彿周圍的光線都明亮了許多一樣,如同仙女下凡。

秦雪榮也看的有一絲驚豔,一眼認出了這是上次王謙在浙大講課的時候見過的那位氣質驚人的女子。

俞景若看著王謙:“嗯,我也來聽聽藝術。”

王謙:“收穫怎麼樣?”

俞景若:“收穫很大,真想一直聽下去。”

王謙看著俞景若,心中不斷的浮現出記憶中關於她的畫麵,輕聲說道:“景若,我送給你一首詩吧。”

俞景若身體輕輕一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