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匠級音樂藝術家!

僅僅是看到開頭的一個巨字,就知道絕對不簡單。

絕對不是一般的境界。

放眼整個世界音樂藝術發展曆史上,能稱得上是巨匠級音樂藝術家的,都不超過雙手之數。

這些人無一不是對整個音樂曆史發展都有著巨大推動作用的巨擘,而且都留下了許多流傳百年以上的經典之作,其作品到現在依舊是所有音樂藝術家們必須練習的曲目,也是諸多音樂演奏會上經常出現的演奏曲目。

也可以說,整個世界,最近百年來都冇有出現過一個巨匠級音樂藝術家了。

在華夏音樂發展曆史上,更是不曾出現過任何巨匠級音樂藝術家。

所以。

當這位央音的知名鋼琴家將王謙定位為華夏的巨匠級音樂藝術家的時候,整個華夏的音樂領域都是一片沸騰,不隻是古典音樂領域,流行音樂領域都震盪起來。

因為,這的確是非常驚人的評價和定位,由不得他們不震動!

某老牌演奏家在微博上發言說道:“我也全程看了王謙教授在柯蒂斯學院講課的全部演出,可謂驚豔無比,那一首十麵埋伏琵琶曲,在我看來不亞於諸多曆史名曲。其他幾首曲子,也都是優秀佳作,假以時日也有可能成為傳世經典曲目。”

“但是,要說王謙教授現在就是音樂巨匠,還是為時過早。我們要肯定王謙教授的天賦和實力,但是也不要對其有過譽的行為。音樂巨匠不是發表這樣幾首作品就能達到的,那需要長時間的沉澱,需要對整個音樂發展有重大貢獻纔會在其功成名就的時候,被大家尊稱為巨匠音樂家。”

“曆史上的幾位巨匠音樂家,幾乎都是中晚年才成為世界級音樂大師,然後創作一係列震撼世界的佳作推動了音樂的發展,從而成為巨匠音樂家的。三十歲的年紀,還是太年輕了,即便是曆史上的那些巨匠音樂家,在這個年紀也還在學習和沉澱的階段。”

“王謙教授剛剛邁過三十歲的門檻,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還需要更多的音樂沉澱,還需要發表更多被世界音樂藝術節認可的作品,才能一步步成為當今世界音樂殿堂最高峰的存在。”

這位華夏老牌音樂藝術家的話被許多國內古典音樂的內行人點讚轉發了。

而某位已經退休的流行歌壇內的老牌天王也公開說道:“王教授在音樂領域的才華,毫無疑問是世界第一,無人可以辯駁和威脅。僅僅出道半年的音樂成就,就足以揚名世界,但是說是巨匠音樂家,還為時過早,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王教授絕對有潛力和底蘊去成為華夏第一位音樂巨匠。”

……

和王謙有過不少交集的天後王婧喻直接在抖約上發了一段視頻,無美顏的素顏出鏡,近五十歲的年紀,彷彿二三十歲一樣青春美麗,對著鏡頭略帶激動地說道:“雖然我是一個唱歌的,而且還是流行樂壇的。但是,我還是被王教授在柯蒂斯的講課所征服了。我認為他現在是世界古典音樂第一人。他的鋼琴演奏境界,哪怕隻是看模糊不清的視頻,我都能斷定,絕對超過了我聽過的幾位世界十大鋼琴家。他創作的幾首曲子,都是近二三十年來最優秀的曲目。”

王婧喻的神色滿是後悔地說道:“我真後悔冇去柯蒂斯現場聽課,為了不再錯過王教授的演出,我已經預訂了去洛杉磯的機票,看王教授在洛杉磯好聲音國際賽的演出。”

王婧喻的這則視頻在抖約上也迅速火爆,她本身就人氣很高,經過這半年在好聲音上的熱度提升,現在的人氣可以說是當下最火的幾位之一,已經翻紅,如當年最巔峰時一樣。

……

魔音某位民樂係教授在微博上公開說道:“王教授的這首十麵埋伏,加上之前的將軍令,足夠將現在國內的民樂帶上一個台階。如果可以,真希望王教授能來民樂係講一堂課,那絕對是華夏民樂的盛事!”

……

雪漫在微博上發言說道:“王教授這次去北美參加比賽,本身就很有代表意義!現在,王教授更是代表著華夏音樂人,在北美古典音樂最高名校之一的柯蒂斯課堂上,征服了整個歐美古典音樂界。”

“王教授用自己的音樂才華和演奏實力告訴了全世界,我們華夏音樂,不弱於人!”

雪漫的這則微博,被迅速頂上了微博熱門第三的位置,數以百萬計的點讚,上百萬的留言,幾乎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支援和稱讚!

很多人都被雪漫的這條微博激發起了熱烈的民族自豪感,所以都紛紛激動的點讚轉發!

……

整個華夏幾大社交媒體上,幾乎是一麵倒的對王謙進行各種誇讚!

這種時候。

冇人敢出來唱反調對王謙進行抹黑,那妥妥的會被輿論壓死。

所以。

不管是自媒體,還是評論人,亦或者是各路音樂家們,和娛樂圈的明星們,都紛紛站出來對王謙表現了高度的讚揚。

這是任何人都冇辦法去抹黑帶節奏的。

但凡對音樂有些瞭解的人,都能知道,王謙此刻在柯蒂斯學院所做的事情,究竟有多麼的可怕。

所有音樂人,音樂教授們,明星以及自媒體評論人們,幾乎都是真心實意地對王謙進行各種誇讚。

他們是真的被王謙此刻的表現所折服了!

……

歐美和華夏社交媒體上對王謙一片讚揚的時候。

王謙在現場也開始對這節課進行收尾了。

他不想再繼續拖下去了,不然會冇完冇了。

那一個個音樂藝術家們都站起來給自己提出各種要求……

那這節課就冇法結束了。

王謙享受了掌聲,然後開始講解這首鋼琴曲出埃及記,直接對著黑板上的曲目就開始了,不再給其他人提問的機會:“這首曲子,我是以流行鋼琴曲的方式來譜寫的,這樣可以讓曲子變得更好聽,也更容易表現出積極昂揚的氣勢……”

現場所有人都安靜無比,聚精會神地看著王謙,聽著王謙的講解。

哪怕是泰瑞這位世界知名大作曲家,以及馬龍這位世界十大鋼琴家之一,和墨菲這位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等等世界頂級大藝術家們,也都進入凝神靜聽的狀態,仔細聽王謙對於這首曲子的講解!

其他所有人更是如此。

全場再次安靜無比,隻剩下了王謙講解曲子的聲音。

冇有人再舉手提問。

因為,冇人想去打擾王謙的講課。

或者,也可以說,冇人再敢隨意貿然去打斷王謙的講話了。

這是王謙的實力征服了大家所帶來的尊重!

像一開始那樣,王謙剛講一句話就被全場許多人舉手打斷的場麵,不會再出現了。

而且,王謙幾首曲子所表現出的強大音樂底蘊和才華,也讓所有人都想安靜仔細的聽聽王謙講講他創作曲子的想法和構思,這樣會給他們帶來一些靈感和提升!

畢竟!

隻要有點音樂欣賞能力的人,都能聽出,今天王謙演奏的幾首他自己創作的曲子,都有流傳世界的潛力,也有成為經典永遠流傳下去的潛質。

這樣的曲子,就在他們眼前被王謙第一次演奏出來。

甚至!

還有一首曲子,在他們麵前被當場創作出來!

這對他們帶來的心理衝擊感,是絕對震撼的。

所以。

每一個人,包括麥克斯和卡爾曼,道森,馬龍,泰瑞,戴維,丹澤爾等大藝術家,以及泰勒和蘇菲,薑煜,朱麗葉等天才年輕學者,和克裡斯汀,劉勝男,陳曉雯等流行音樂的歌手,甚至是如蕭冬梅這樣的音樂愛好者,都有一種想要深入瞭解王謙的音樂理唸的渴望。

這是對於更強者的一種探究**。

於是,王謙的講課變得順暢起來了,在他看來變得簡單了許多,隻需要講自己心中所想和理解就可以了。

一首曲子出埃及記講完!

王謙見現場還是安靜無比,當即就按照自己的計劃,將自己剛纔演奏的幾首曲子,都按照順序一一講解。

不隻是鋼琴曲水邊的洛神,還包括小提琴曲梁祝,以及琵琶曲十麵埋伏!

全場所有懂音樂的音樂藝術家們都聽的非常認真,並且心神震撼。

卡爾曼低聲對道森說道:“如果我三十年前能聽到這節課,我在音樂藝術上的成就肯定會更進一步。可惜,現在我老了,即便我因此對音樂的理解更上一層樓,但是也無法再以此開拓我的音樂藝術了。”

卡爾曼的聲音充滿了惋惜,但是也有一絲欣慰。

惋惜自己冇能早點聽到王謙如此詳細而深入的講解音樂,讓他冇能在更年輕的時候更進一步,欣慰的是自己終究還是聽到了。

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

道森的眼神緊緊盯著王謙,微笑著說道:“我覺得,我還有機會更進一步。我對音樂表達的本質,有了更加清晰的理解。我想,最多一年,我在鋼琴演奏上,將會更進一步。世界十大鋼琴家,應該有我的名字了!”

卡爾曼詫異地看了看道森,然後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馬龍,嘴角溢位一絲笑容。

麥克斯此刻也正對著馬龍低聲讚歎地說道:“他的講解,簡直是直接講述音樂藝術的本質。其實,音樂的本質,就是情緒的表達,以及情緒的感染力。這是最原始的時候,音樂誕生的意義。王謙先生理解了音樂的本質,並且以此來延伸自己的音樂藝術理念,還掌握的如此精髓。”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鋼琴演奏不需要練習幾十年,隻需要幾年就能成為世界最好的演奏家。”

馬龍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來反駁一下,因為他就是世界十大鋼琴演奏家之一,對於王謙這種超過自己的演奏境界,心中佩服的同時,卻也不想被王謙超越。

但是!

對方是麥克斯,資曆不比他差。

而且,周圍也都是頂級音樂藝術家。

誰都不是傻子,都能知道今天王謙這節課的意義。

如果他強行反駁麥克斯的話,被周圍的人聽到並且傳播出去的話,那麼大家對他的音樂底蘊實力都會有所質疑。

所以,馬龍稍微沉默了一秒,依舊仔細聽著王謙講解小提琴曲梁祝,然後低聲對麥克斯說道:“可惜,他是一個華夏人!”

麥克斯一愣,隨後也沉默下來,眼神之中也滿是可惜!

王謙終究是一個華夏人,而且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人,並且隻是臨時來北美參加娛樂比賽的,隨時都會離開北美回華夏去!

到時候……

王謙將會帶著諸多光環回到華夏。

不會屬於他們歐美音樂藝術界,更不會屬於他們歐美任何一所頂級音樂名校。

不像之前那位華夏最著名的世界鋼琴家明明一樣,即便明明在世界上功成名就,但是依舊是柯蒂斯畢業的,依舊會給柯蒂斯和歐美音樂藝術增加光環。

但是,王謙不會,王謙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人。

更甚至。

麥克斯和馬龍都想到了更久遠的可能。

如果……

王謙將來在華夏開創了更高的音樂藝術成就。

他們這些歐美頂級藝術家們,將如何自處?

他們之前可是一直都自詡為世界音樂藝術中心,以及最高成就者的。

等以後,王謙在作品沉澱和成就影響力方麵都超過他們的時候,他們應該怎麼做?又或者,能做什麼?

馬龍這位十大鋼琴家演奏家之一的存在,很是頭疼。

而作為茱莉亞學院的麥克斯,也同樣頭疼!

目光看向王謙,聽著王謙那直指音樂藝術本質的講解,他們的心中震撼的同時,還有著警惕,以及一絲絲的羨慕!

華夏英語學院訪問團這邊。

何朝惠可惜地說道:“如果這節課是在華夏音樂學院內上的,那就太好了。可能會讓我們當中的任何一所學校揚名世界。”

楊建森也讚歎地說道:“是呀!王教授這節課的質量,簡直超出想象。比很多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講課一輩子所包含的東西還要多,是我聽過的最高水準的一節課了。如果能徹底理解並且消化王教授這節課講述的東西,我覺得我都能成為世界十大鋼琴家之一了。”

楊建森的見識可不低,幾乎聽過世界上所有頂級名校的頂級藝術家講課,但是他認為那些都不如王謙的這節課。

彭東湖輕聲說道:“王教授的音樂才華和底蘊實力,還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可惜,他之前在我們浙音和你們魔音都還有所保留。就看下次他去央音講課,會展示什麼樣的實力境界了。”

蕭冬梅在前麵聽到三人的說話,淡淡地說道:“王教授在魔音和浙音講課水平遠遠低於這裡,是因為你們兩所學校聽課人的層次也遠遠低於這裡。王教授在你們學院講課不管是當初的水準,還是現在的水準,對你們學校聽課的師生來說,都冇有區彆,他們也聽不出多達的區彆!”

一直沉默恬靜的蕭冬梅突然一席話,讓三所音樂學院的師生們都一陣沉默,大家看了看蕭冬梅的背影,隨後還是繼續沉默,臉上都出現了一絲羞愧。

因為,他們知道,蕭冬梅說的還真是實話。

對於小學生來說,不論是講高中數學還是大學數學,亦或者是數學家研究的數學,他們都看不懂,也就認為其中的區彆不大!

所以,如果當初王謙在浙音和魔音也講解和這節課同樣的內容,他們也不會認為有多麼高深奧妙!

因為,他們可能都聽不太懂,而且也冇有對比!

他們現在之所以認為此刻王謙講解的課程太高深,內容太深刻,也太多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和之前的課程進行了對比,相比而言,王謙之前在他們學院講的東西就淺顯了一些。

陳曉雯和劉勝男,李青瑤,俞景若,秦雪榮,秦雪鴻等人聽了蕭冬梅的話,都很是認可的點點頭,認為這個人如其名的女子,說的是實話。

泰勒和蘇菲,薑煜三人此刻也是全神貫注地在聽王謙的講解!

王謙此刻的講解,對於她們來說最是受用!

現場那些頂級大藝術家們,在藝術道路上幾乎已經定格,難以有進步,即便聽了王謙的講解有所領悟,也領悟的有限,並且他們的風格理念固定了,也很難再有所改變!

而其他人,聽了王謙的課,卻無法完全消化,因為天賦和實力底蘊不足,有些聽不太懂。

那些音樂藝術愛好者們更不用說了,完全是湊熱鬨,都是一臉不明覺厲的樣子!

隻有如泰勒,蘇菲,薑煜,朱麗葉等這種天賦才華世界頂級,年齡也還小,還有巨大上升空間的年輕人們,收穫最大,能聽懂,也能將聽懂的音樂理念融入自己的音樂,從而帶來巨大提升。

足足將近一小時。

冇有人打斷王謙的講課。

現場一片安靜。

王謙講的很是順暢,將自己對於這幾首曲子的理解,以及對於音樂和樂器演奏的理解,都冇有什麼保留的講述了出來。

終於冇有人來打斷他了,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講課,讓他很開心!

最後一首琵琶曲講完。

王謙鬆了口氣,略顯疲憊地說道:“這首曲子,用的是我們華夏音樂風格,以及音樂理念來創作,所以各位可能有些不能理解,那我隻能說聲抱歉了。”

十麵埋伏是很典型的華夏民樂曲子,其中的音調都和傳統的歐美音符不一樣,有細微的差彆。

不過。

這對於諸多大藝術家們來說不是問題,對泰勒,蘇菲,薑煜等世界頂級天才們來說,也能理解。

其他人,不能理解,現在也不會問出來,那樣會顯得自己無知,他們可以事後去研究一下華夏民樂。

畢竟,現在王謙的身份實力地位都和一開始不一樣了。

王謙麵帶笑容地說道:“好了,今天這節課,我該講的都差不多講完了。最後再給大家一個提問的機會,我回答完,這節課就結束了。先說好,我很累了,所以我不會再演奏曲子了,最好能問一個我能馬上回答的問題。我想,大家也聽累了,想早點下課休息了是嗎?”

現場安靜的氣氛瞬間熱鬨起來。

所有人聽到王謙說可以提問了,都是眼睛一亮,很多人的臉上都熱切起來,彷彿看到了極其興奮地事情。

一雙雙手迅速舉起!

幾乎!

數千人。

每一個人都舉起了自己的手。

即便是前排的諸多大藝術家們也不例外。

卡爾曼,道森,麥克斯,馬龍,泰瑞等人也都舉起了手。

後麵的朱麗葉,克裡斯汀,格林等人同樣不例外。

就連華夏訪問團的所有人此刻也都舉起了手。

最後一個和王謙交流的機會!

誰都不想錯過了!

所以,數千人。

全部都舉手了。

一支支密密麻麻的手掌,讓王謙幾乎看花了眼。

一雙雙眼睛,都渴望無比地看著王謙,希望王謙能選中他們,從而得到這個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