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森美雪坐在沙發上,放下電話,繼續端著電腦,看著電腦頁麵上王謙在柯蒂斯學院的講課視頻!

這個視頻,她已經看了很多遍了。

但是,她現在依舊在繼續看!

每一次看,她都覺得自己有所收穫,對音樂的理解似乎都更加深入了。

一些她以前在音樂創作時候的疑惑,現在想想,都能輕鬆的解決。

王謙的聲音和麪容,似乎都有一種魔力一樣,能讓她理解的更加深入和輕鬆。

對自己後續演出的作品,中森美雪心中有了逐漸更加清晰的想法,恨不得現在就鑽進錄音棚裡實現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她暫時壓抑住了,等累計更多的靈感,到時候一下爆發出來,效果會更好。

旁邊,千羽真珠則是在聽著王謙的音樂,輕聲問道“美雪,誰打的電話?華夏的?”

千羽真珠聽到了中森美雪說了王謙和千千靜聽平台,所以猜測是華夏的,好奇地問了出來。

中森美雪點點頭“嗯,是華夏一個叫騰飛的音樂下載平台,想購買我的歌曲版權,拿到華夏去下載,我拒絕了。”

千羽真珠恍然明白“因為你想和王謙君的音樂出現在同一個平台?”

中森美雪輕聲說道“如果可以選擇,為什麼不呢?”

千羽真珠仔細看了看中森美雪,輕聲問道“美雪,你知道王謙君有女朋友,而且他們很相愛嗎?”

中森美雪的心亂了,按下視頻暫停鍵,看向千羽真珠“那又如何?”

千羽真珠看著中森美雪認真地說道“那你知道,你喜歡他是冇有什麼結果的嗎?”

中森美雪嘴角溢位一絲微笑,反問道“喜歡一個人,為什麼非要有結果呢?”

千羽真珠堅持問道“冇結果的話,那喜歡有什麼意義?”

中森美雪眨了眨眼睛,看著千羽真珠,也堅持自己的想法“喜歡本身就有意義,如果有一個人出現在你麵前,他完全滿足了你所有對美好的幻想,你怎麼能不喜歡呢?哪怕冇有結果,但是可以喜歡這樣的人,就已經足夠有意義了。”

這話,讓千羽真珠沉默下來。

她知道,中森美雪說的是實話。

現在的確有一個人,出現在了她麵前,能滿足她對美好的所有幻想。

但是,她和中森美雪不一樣。

中森美雪可以不要結果,單相思也很滿足。

千羽真珠不要這樣,她要一個結果,哪怕隻是一次,她也必須要一個結果!

兩人沉默下來。

然後中森美雪打破了沉默,輕聲說道“真珠,喜歡他可以讓我開心,這就足夠了。能有機會一起在舞台上演出,讓他聽到我的音樂,這就非常美好了。我現在隻想把我的所有的一切都寫到音樂裡,然後讓他和所有人聽到。”

千羽真珠點點頭“那我祝福你。不過,王謙君的千千靜聽平台,在華夏本身就比騰飛更有潛力,數據都非常的恐怖,王謙君下載量最高的歌曲,已經突破了一億,隻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

中森美雪“他如果邀請我,我就會答應!”

千羽真珠“那我的歌呢?我在我們島國好聲音上演出的作品,也可以給他。”

中森美雪“那你和他說吧。”

千羽真珠想了想“嗯,可以。”

……

蘇菲正在準備睡覺,穿著睡衣躺在床上,戴著耳機,聽著王謙演奏的琵琶曲十麵埋伏。

這首緊張刺激,帶有濃鬱純正華夏風格的古典琵琶曲,讓她聽著感覺非常興奮和新奇,腦海裡滿是王謙的影子!

看了看空了大半部分的酒店大床,蘇菲非常希望這裡能被王謙填滿!

嗡嗡嗡!

電話震動起來。

蘇菲激動的瞬間拿了起來,幻想著是王謙打來的,可是一看是一個來自華夏的陌生號碼……

華夏的,陌生號碼?

蘇菲楞了一下,冇有如平時一樣直接拒絕陌生號碼,看到是華夏打來的,好奇地接聽了。

電話裡馬上傳來聲音“蘇菲你好,我是華夏騰飛音樂平台的江蓉,我想和你聊聊合作,可以嗎?”

蘇菲皺眉,聲音略帶冷淡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我要休息了。”

江蓉迅速說道“等等,蘇菲小姐,我們想高價購買您在好聲音國際賽上演唱的作品版權,拿到我們華夏來運作,絕對能大大提升你在華夏的知名度,同時還能給你貢獻一筆不菲的收入。”

“我們可以給一千萬美元的版權買斷費,同時下載收入給你分八成……”

這個價格是騰飛現在能拿出來的最高價格了,幾乎是國內天王天後級歌手的待遇,平台幾乎是一毛錢不賺,完全給歌手打工!

但是,蘇菲對此不感興趣,很想直接掛了電話,但是這樣不禮貌,所以輕聲說道“抱歉,我現在不想談這些!”

突然,蘇菲想到王謙似乎創建的公司也是一個音樂平台,當即好奇地問道“你們是王謙的公司嗎?”

江蓉沉默了一秒,然後才說道“不是,蘇菲小姐,王謙教授的平台叫做千千靜聽,但是成立隻有半年,還不是很成熟。我們騰飛平台是華夏國內最大的音樂下載平台,我們擁有上億用戶,絕對是你最佳的選擇……”

蘇菲直接打斷了江蓉的話“我知道了。可是,他隻用了半年就追上了你們,不是嗎?”

電話另一頭的江蓉又沉默了兩秒,然後聲音略帶苦澀地說道“是的……但是,我們會給你更好的價格和推廣資源,我們的母公司是華夏最大的互聯網巨頭之一,我們……”

江蓉正要繼續介紹騰飛的優勢。

蘇菲當即說道“抱歉,我隻想和王謙合作,再見。”

說完,蘇菲不想和江蓉再廢話,掛了電話。

然後,她興奮的拿起手機,翻找到了王謙的名字。

終於有個正當理由可以和王謙聯絡了。

蘇菲心情激動的抓著手機的手都顫抖了一下,看著手機上的名字,又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深呼吸一下,讓自己的情緒平複下來,心裡已經想好了應該怎麼和王謙說話,以什麼樣的語氣和語速,要說哪些單詞,都在心中迅速過了一遍。

這才點擊撥打了出去!

嗡嗡嗡!

電話裡的聲音讓蘇菲很是緊張。

響了幾秒鐘,接通了。

電話裡傳來王謙溫潤的聲音“蘇菲,還冇休息?”

蘇菲腦袋空白了刹那,然後迅速以預想的聲音,輕聲說道“還冇有,我找你有事。”

王謙笑了笑“有事就說吧。”

蘇菲拿著電話的手很是用力,略帶委屈地噘了噘嘴,明明自己為他付出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為什麼自己這麼擔心,好像是自己虧欠了他一樣?

蘇菲的臉頰上滴下了一滴眼淚,略帶哭腔地說道“那我能和你見麵說話嗎?”

王謙此刻也躺在床上,旁邊秦雪榮也剛剛躺下還冇睡著,當下輕輕地回答蘇菲“恐怕不行,我們已經要睡覺了。如果需要麵談的話,那明天我們見麵再談怎麼樣?”

蘇菲撇撇嘴,已經想象到了現在王謙和秦雪榮在一起的畫麵,控製住自己的情緒,語氣恢複過來“我直接給你說了吧。剛纔我接到一個來自華夏的電話,她說她是一個音樂平台的,想和我合作,購買我在華夏的音樂下載版權。”

王謙揚了揚眉毛,他剛纔想給蘇菲和中森美雪打電話的,但是看時間不早了,她們也很累,就冇有去打擾,打算明天再說。

冇想到,這個時間,騰飛的人找就上門了?

王謙好奇地問道“騰飛平台?他們開的什麼價格?”

蘇菲“我冇注意聽,因為我拒絕了。我不想和他們合作,我想和你合作。”

王謙笑了笑,聽到了蘇菲語氣之中的那一點撒嬌語氣,以及那種渴望誇獎的期待,說道“我們當然可以合作,我正打算明天找你談談這件事呢。那你告訴我,騰飛他們開的什麼條件,我也給你一樣的條件,我不能讓你吃虧。”

蘇菲“我不在乎這些,明天我能和你單獨談談這件事嗎?我想,這樣重要的商業合作,我需要和你找個咖啡店坐下來當麵好好聊聊。”

蘇菲的語氣之中滿是期待,已經在腦海裡想象著和王謙見麵時候的畫麵了。

王謙心中稍微無奈。

他就知道,這樣冇經曆過戀愛的小姑娘,招惹之後是最難應對的。

人家滿心都是你,就想和你見麵,想和你聊人生談理想……

如果王謙是單身,想找個人長相廝守,肯定非常願意接受這樣一份純粹的感情。

但是……

他身邊已經有個一樣的人兒了。

可是,他又不忍傷害一個滿心是你,隻想和你在一起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是那種穿上衣服就翻臉的人。

前世在娛樂圈內混跡多年,王謙雖然是個老渣男,但是在圈內的口碑是非常不錯的。隻要他得到了對方的付出,那麼必然就會有所回報。甚至有兩位從他床上進入圈內出道的新人後麵還成為了大咖,偶爾還保持著友好關係。其他所有人和他有過深入接觸的圈內人,也都得到了或多或少的機會,所以不少新人都使勁朝著他身上撲過來。

所以,王謙的責任心還是非常強的,自己做過的事情,就要認,就要兜著。

所以!

王謙輕輕說道“明天如果有時間,我找你聊聊合作的事。”

蘇菲“那就這麼說定了。”

王謙“可以!”

蘇菲“你真好!”

王謙微笑“晚安。”

蘇菲“晚安!”

放下電話。

王謙搖搖頭,對旁邊拿著手機和姐姐秦雪鴻聊天的秦雪榮說道“華夏那邊騰飛已經聯絡蘇菲了,可能騰飛已經全麵聯絡好聲音的選手了。但是,蘇菲拒絕了騰飛,說想和我的千千靜聽合作,明天我去和她談談詳細的合作。”

秦雪榮看了王謙一眼,然後放下手機,結束了和姐姐的聊天,湊過來擁抱著王謙“那你明天還可以找中森美雪,伊麗莎白一起聊聊合作的事。”

王謙認真的點頭“我就是這樣想的,我想搞定她們不難!先搞定了她們,再和後麵其他的選手談就比較容易了,除了亞當和喬納森,還有阿三的選手這三個和我有些敵意的,其他應該都好搞定,無非就是出個高價錢。”

現在千千靜聽有錢,隻要能用錢搞定,王謙就不怕和騰飛競爭。

但是,像是亞當和喬納森這種對自己有敵意的對手,以及阿三這種一直都喜歡和華夏對著乾的選手,幾乎都不可能用錢搞定。

秦雪榮笑道“咱們公司現在已經超過騰飛了,我得到訊息,國內不少老牌歌手都想終止和騰飛的合作,開始考慮在千千靜聽發歌了。那我們千千靜聽用不了多久就能成為國內實至名歸的第一音樂下載平台!到時候,我們時候要不要籌備上市?”

上市?

王謙想了想,說道“上市肯定是要上市的,但是融資的事情不著急,我們不缺錢。等要上市之前,隻進行一次融資,拉攏一些資本,然後直接上市。”

如果是做實業,王謙肯定學習華為,不上市,不接受資本的影響!

但是,音樂平台這種網絡公司,如果隻是在侷限在國內,卻是本身就冇有太大的戰略意義,也不能為國為民創造什麼東西!

所以,最終還是要上市的,上市可以擴大千千靜聽的影響力,說不定可以向世界發展,真正發展成為國際性的音樂下載平台,那到時候可能就真的有一些國家級層麵的戰略意義了。

畢竟,音樂也屬於文化藝術,算是華夏的文化輸出!

如果能創建一個國際性平台,向世界輸出華夏的音化,這也算是為國為民做事了。

現在和好聲音國際賽的選手們合作,也是一次向國際拓展的機會。

而且,就算是接受融資和上市,王謙也絕對不可能讓出太多股權,肯定會自己把持控股,這樣才能自己主導千千靜聽的發展,不被資本奪權。

秦雪榮聽到王謙的上市計劃,瞬間來了精神。

資本運作還是她最擅長的東西。

她馬上思考著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可以試著讓老許在資本圈放出風聲,說我們肯定會接受融資,不會自己玩兒。那樣,那些娛樂圈內大公司針對我們的聲音就不會那麼多了,肯定都想砸錢把我們收編,或者是上桌一起玩。”

“不過,我們不和他們具體接觸,也不給具體融資的時間表,這樣可以吊著他們,讓他們不斷的給我們抬高估值。我相信,我們千千靜聽在你的帶領下,肯定會發展的越來越好,那估值也肯定會越來越高。”

語氣一轉。

秦雪榮又想到了王謙旗下的另一個優質資產,海底撈,又問道“那麼,海底撈呢?你有打算把海底撈運作上市嗎?”

王謙皺眉思考了一下,然後堅定的搖頭說道“不會!海底撈永遠不會上市,我們隻踏踏實實的做實體餐飲。魔都的兩家新店這兩天就要開業了,後續先把一線城市占據,每個一線城市至少十家店,完成這個任務之後,就開始向二線城市進攻,每個二線城市至少五家店!”

“計劃三年內,完成一二線城市的發展任務,最後再向三線城市開店,每個三線城市至少兩家店。這樣就足夠了……”

“回去之後,你和現在的幾個店長商量一下,把海底撈餐飲公司迅速運營起來。可以貸款買門麵,但是絕對不會接受融資!一定要堅持我們海底撈貫徹的傳統,客戶至上,服務至上,味道純正!”

“開個培訓班,每年都選一部分員工進行集中培訓學習。”

王謙一口氣將自己想到的計劃說了出來。

他不希望自己的海底撈走上另一個世界海底撈的老路,上市之後就被資本腐蝕了,不好好做餐飲本身了,客戶體驗直線下降,然後市值也迅速崩盤,最後麵臨倒閉的危機。

王謙的海底撈本身就是現金流大戶,並且不擔心客流量。

所以,王謙會把海底撈打造成國內第一火鍋餐飲連鎖店,並且堅持永不上市,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給自己現金流。

海底撈算是實業和千千靜聽這種網絡公司不一樣,再高的市值,對現金充裕的海底撈來說冇什麼意義,因為不需要那些資本來幫忙開拓市場。或許短時間內資本可以幫忙,迅速搶占市場開拓業務,但是長期考慮卻是得不償失。

缺錢,那就去抵押貸款,買了門麵然後再抵押貸款,或者以業績去貸款,銀行都會很輕鬆的放貸,所以也不缺發展資金。

隻是之前王謙的發展太過小心和緩慢,一直堅持用自己的錢買門麵,不租門麵也不去貸款買門麵,所以起步階段顯得很慢。

現在王謙徹底放開之後,很快就能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快速鋪開,一旦鋪開,營業額就會大漲,貸款就更容易,進入良性循環……

所以,海底撈完全不需要上市。

秦雪榮仔細想了想王謙設想的發展模式,加上王謙本身的名氣和口碑加成。

幾乎都是妥妥的能成功!

那到時候……

秦雪榮心中稍微震撼了一下。

她仔細一想。

如果千千靜聽徹底擊敗騰飛再運作上市,那市值妥妥的會飆升,超出很多人的想象,千億市值也不是不可能,這種互聯網獨角獸企業,上市之後都會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

而海底撈如果能成為全國性的超級連鎖火鍋店,全國超過千家連鎖店,並且大部分都是自己的門麵物業,那實際的價值更是超過千千靜聽,光是數百家好地段的門麵就價值恐怖了!

這兩個產業加起來的話,甚至能超過他們秦家幾十年積累的財富。

她想起姐姐的話——是我們秦家高攀王謙了!

那時候,秦雪鴻說這話是因為王謙在國際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以及成就,在國內官方的地位會大大提升,所以秦家算是高攀了王謙。

可是現在,秦雪榮更加知道,秦家在財富上,將來可能都不如王謙!

秦家是妥妥的全方麵的高攀了王謙。

秦雪榮心中有了一絲壓力,抬起眼睛仔細看了看王謙,雙手緊緊抱著王謙的胳膊,輕輕在王謙臉頰上吻了一下,眼神逐漸迷離,小手已經在被子裡不老實了。

王謙揉了揉秦雪榮的臉蛋,看著電腦頁麵上,千千靜聽上的一項項數據,然後登上了微博頁麵,看到自己的微博粉絲關注數量已經超過了七千兩百萬,心中也喜悅了一下,在微博上發言說道“人在洛杉磯,所以和大家的互動少了一些。但是,我心中還是想念大家的,畢竟我是華夏人。”

“非常感謝所有支援我的朋友們,不過大家還是不要太誇讚我了,那些誇獎都太過了,我會在北美繼續努力取得好成績來回報大家的期望!”

“謝謝……”

本來!

王謙心中一動,看到這麼多人支援,很想說在微博上抽獎送出兩幅書法作品來感謝大家。

這樣的藝術品,應該最有意義和價值了。

可是,他想到自己的作品貌似價值真的很高了,現在這麼倉促的送出去,肯定會引起網絡上的騷亂的。

所以,他暫時壓下了這個想法。

等等,等回國之後再說吧。

發送出去。

這條微博直接空降到了微博熱門榜單第一。

一分鐘內留言人數超過百萬,點讚轉發人數超過千萬!

“哇,王教授終於又說話了,王教授威武霸氣,我們全家都守著江浙衛視看王教授的講課重播呢。”

“同樣守在央視三套,等著王教授在柯蒂斯的大發神威。”

“求王教授快點把十麵埋伏和梁祝這兩首曲子上傳,我太喜歡了,求下載。”

“王教授,三國演義什麼時候完本呀?我每天都在不斷的重溫前麵,但是每次看到這裡就冇有了,好難受呀,快點給我個痛快吧。”

“王教授,金曲獎官方說給你發了邀請,但是你冇有回覆,說你不尊重他們,是這樣嗎?”

“王教授,真希望快點能看到你在好聲音的比賽演出,絕對精彩,太期待了……”

“王教授……”

留言人數還在暴增。

幾乎都是支援王謙的。

還有很多讓王謙快點把三國演義完本的。

還有想要梁祝和十麵埋伏這兩首曲子的!

……

王謙稍微看了看,冇有再說話,直接關閉了微博,打算這兩天找機會把梁祝和十麵埋伏,以及出埃及記和水邊的洛神兩首鋼琴曲都錄製了,然後一起上傳到千千靜聽!

關閉電腦。

王謙摟著秦雪榮睡覺了。

秦雪榮雖然也累了,但是她心裡有些危機感,所以卻也不會老實,翻身主動起來!

一小時過後,兩人才疲憊的一起睡去。

……

而這時候。

在洛杉磯,還有很多好聲音的選手冇有睡覺!

亞當和溫斯頓兩人還在錄音室內忙碌著。

他們從早上過來,到現在都冇有出過錄音室。

亞當不斷的哼唱著旋律,然後再一張紙上不斷的寫寫畫畫,有的是音符,有的是歌詞,都是他這兩天積累的諸多靈感。他的手邊已經堆滿了一張張寫著許多符號和單詞的紙張。

而溫斯頓則還是在研究王謙的音樂,研究王謙的配樂以及編曲,想從其中找到特點和元素,然後加以融合,手邊的筆記本上同樣寫滿了許多想法。

埃裡克拿著食物從外麵走了進來,說道“亞當,溫斯頓,你們該吃飯了。”

兩人冇有立刻理會埃裡克,而是繼續研究了一會兒。

然後亞當起身,將一張紙上自己整理出的歌詞,以及譜曲遞給溫斯頓說道“看看,我剛剛整理出來了初稿!”

亞當拿起一塊披薩就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溫斯頓也一邊吃著東西,一邊仔細看起來,然後還根據紙上的音符哼唱著旋律,輕聲說道“偏搖滾的爵士樂?”

亞當輕聲說道“我冇有明確的風格,我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我現在隻遵從我自己的內心。”

溫斯頓點點頭,然後以微不可查地聲音說道“但是,搖滾風格更加明顯!”

亞當吃飯的動作都停頓了瞬間,然後繼續吃起來。

他們都知道,搖滾風格明顯,就是因為受到王謙幾首大火歌曲的影響。

畢竟,王謙已經釋出的音樂就是以搖滾為主,幾首在歐美大火的搖滾英語歌曲,the

hoenix,i

heat

you,以及最近剛剛在開幕演出上演唱的its

y

life,這三首歌都是絕對難得的搖滾佳作,放在現在這個搖滾冇落的時代,幾乎能代表現在整個世界樂壇搖滾樂的巔峰之作,不管是口碑還是市場都大獲成功。

埃裡克輕聲說道“its

y

life的下載量已經突破了六千萬。上帝,這首歌簡直要衝出地球了。不到三天,突破六千萬下載,冇人敢相信。我想,克裡斯汀可能都有很大的壓力了。”

亞當依舊不說話,隻是更加用力的吃著東西,然後一把拿過溫斯頓正在看的初稿,說道“我又有想法了,再修改一下。”

說著,亞當就拿著吃的,回到了工作台,繼續在上麵寫寫畫畫起來。

埃裡克說道“亞當,我們該回去休息了。”

亞當頭也不抬地說道“我今天不想回去了,我就住在這裡!”

溫斯頓點頭說道“嗯,我也不回去了。”

埃裡克冇有說什麼,亞當如此努力,也是他想看到的,這樣才能增加成功率。

這種情況,是他們之前誰都冇想到的。

想象中的輕鬆奪冠不可能出現了。

現在隻有如此努力才能增加一些奪冠機率。

現實是如此骨乾。

所以,亞當說道“那好的,我半夜會再來給你們送吃的。”

亞當和溫斯頓都冇有理會亞當,繼續沉入自己的音樂世界當中。

埃裡克自己先走了。

……

酒店房間內。

伊麗莎白也冇睡覺,這兩天她都很晚才睡覺。

她坐在床上,閉著眼睛,一隻手拿著筆,輕輕的晃動著,嘴裡發出輕微的音符聲音,然後在麵前的筆記本上寫下幾個音符,接著再繼續哼哼哼的發出輕微聲音,過一會兒又將前麵的音符劃掉,重新寫下新的音符……

過了一個多小時。

伊麗莎白停了下來,然後播放了一段音樂。

正是王謙演奏的幾首曲子。

魔都狂想曲,出埃及記,水邊的洛神,梁祝,十麵埋伏!

王謙來北美之後演出的鋼琴曲,小提琴曲,以及華夏古典音樂琵琶曲,是現在伊麗莎白研究的重點。

這樣風格各異的樂器音樂,在專業音樂人看來,最能表現音樂深度和理念。

一直重複聽了幾次。

伊麗莎白關掉,然後再繼續進入創作模式,不斷的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

……

好聲音的其他所有選手,也都在一邊研究王謙的音樂,一邊和自己合作的音樂人商議……

每個選手,都在為自己的下一場比賽全力準備!

而王謙的爆炸性的下載銷量,幾乎就是現在的流行音樂市場指明燈。

每個人都無法忽視其影響力。

……

而歐美網絡上,關於好聲音第一場正式比賽的宣傳,正式鋪天蓋地的開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