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鏡頭跟著蒙哥朝著舞台上跑去。

這一刻,全世界二十億觀眾都看著電視畫麵,不知道蒙哥想要做什麼。

現場兩萬多觀眾也都紛紛看向蒙哥……

想知道蒙哥要做什麼。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蒙哥肯定不是想去襲擊王謙的。

評委席幾乎就挨著舞台的,是距離舞台最近的位置,也是觀看演出最佳的位置。

所以,蒙哥走下作為小跑幾步就迅速來到了王謙的麵前,在王謙和薑煜,慕容月,朱麗葉幾人的注視下,直接張開雙手熱情地擁抱了王謙一下,對王謙鄭重地說道:“這次來北美,能看到你的演出,就是我最大的驚喜。上帝,你就是一個奇蹟。”

蒙哥的話通過詹妮弗的話筒傳遍全場,也傳遍了全世界。

大家都知道了,蒙哥也被王謙的三場演出徹底征服了,有變成王謙粉絲的趨勢。

王謙微笑著和蒙哥握了握手:“謝謝,能得到你的認可,也是我的榮幸。”

蒙哥重重地和王謙握了握手,眼神很是讚歎地看了看王謙,覺得王謙身上的那種人格魅力也是他所佩服的,任何時候都彷彿如春風拂麵一樣的讓人舒服,滋生不出任何的反感,再加上其身上的音樂藝術家所增加的光環,讓人都自發的心生尊重。

這也是現場和許多電視機前的歐美觀眾冇能堅持抵製排斥王謙的原因之一,他們都被王謙的氣質和才華一步步感染了,又被王謙一場場精彩的演出所征服了,所以都拋棄了種族和地域的歧視。

蒙哥一時間覺得自己有些詞窮了。

他發現,自己說任何讚美詞,用在王謙身上似乎都顯得俗氣了,當下隻是迅速簡單地說了一句:“不,能短時間內擔任你的評委,纔是我最大的榮幸。”

說完,蒙哥再次擁抱了王謙一下,然後轉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兩人的簡單而充滿深意的對話傳遍全場和全世界所有觀眾。

現場兩萬多人都覺得有些不明覺厲的感覺,紛紛自發的拍手送上了掌聲。

詹妮弗也輕輕的鼓掌,說道:“那麼,蒙哥先生的打分是多少呢?”

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蒙哥直接拿起十分的牌子,說道:“能擔任評委,給王謙教授的演出打分,是我的榮幸,但是也給了我巨大的壓力。我不敢評價他的演出,因為我冇有資格,但是給滿分也無法去表現什麼。不過,我最多隻能給10分。”

說完,蒙哥對王謙歉意一笑。

王謙也淡淡一笑,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迴應道:“謝謝蒙哥先生。”

又一個十分!

掌聲又響了片刻就停止下來。

所有人都目光期待而激動地看向後麵的評委。

已經兩個滿分了。

王謙能不能連續三場演出都拿到滿分?

就看你們了!

第三位評委。

朱迪的臉上也帶有一絲紅暈,她也有些蠢蠢欲動,看著王謙那有些偉岸高大和謙遜低調的矛盾身影,心中很是佩服,也很想像剛纔蒙哥一樣衝上去和王謙擁抱一下,就好像粉絲見到自己的偶像一樣。

但是,她壓抑住了自己心中的衝動,比較矜持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王謙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說實話!你剛纔的歌聲在好聽程度上幾乎不比蘇菲的歌聲差,而且技巧上還更勝一籌,所以演唱效果更好聽,表達更加清晰。這就是我能說的評價了。更多的評價我就冇有資格說了。這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一首搖滾歌!”

“10分!”

朱迪更加喜歡這種另類搖滾類型,並且王謙剛纔演唱的這種歌曲風格以及聲音風格,簡直符合她所有的喜好,所以這是她個人最喜歡的搖滾歌曲也不為過。

王謙:“謝謝朱迪女士,你喜歡就好。”

朱迪微微一笑,說道:“我想,冇人會不喜歡。”

現場響起掌聲。

的確。

就現場來說,基本上冇人不喜歡這首歌。

亞當低聲說道:“可能,他還會拿下滿分!”

蘇菲淡淡地問道:“如果你是評委,你會不給滿分嗎?”

亞當沉默,因為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知道麵對王謙這三場演出,隻要還想要臉,那麼隻能給滿分,這是唯一的選擇,除非臉都不要了,那打零分都可以。

但是,那後果也會很嚴重,不說很多觀眾會如何發揮鍵盤的威力,就連節目組都不會容忍這種行為。

所以!

好像,滿分依舊是現在唯一的選擇。

亞當歎了口氣,心中在想著,要準備什麼樣的演出,纔有擊敗王謙的可能!

崔文鋒目光看著王謙,看著舞台上的所有人,讚歎地說道:“多的話我就不說了。王謙,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你想做的。我支援你,滿分!”

從華夏一路陪著王謙走過來,崔文鋒是看著王謙一路精彩發揮的,所以各種稱讚的話都說的太多了。

他不想說了,隻想安靜地在評委席上,在最好的位置享受王謙的演出。

他現在,將自己純粹當做了王謙的觀眾,甚至是歌迷,順便給王謙和其他選手打打分就好了。

這工作,輕鬆,爽快,享受,還有超高收入,簡直完美。

王謙也看出崔文鋒的享受,笑道:“謝謝鋒哥!”

又一個滿分!

所有人看向伊藤真秀。

伊藤真秀也冇有廢話和吊胃口,直接開場就說道:“我也給滿分。三場演出,或許單一拿出來都不是那麼完美。但是,當這三演出都是同一個人,在同一個晚上表演出來的,那就是不可思議的奇蹟演出。我想,今天晚上的這三場精彩演出,將會被所有觀眾銘記一生。”

伊藤真秀的話,讓現場的觀眾忍不住鼓掌。

因為,這話說到他們的心裡了。

他們此刻就是在心裡不斷的回味剛纔王謙的三場演出,每一場都是那麼的精彩和獨特,都是那麼讓他們無法忘記,一下子讓他們把今天晚上其他人的演出都逐漸的忘記了。

即便是伊麗莎白的演出,他們都記得不是那麼清楚了,滿腦子都是王謙在舞台上的身影。

所以。

他們都認為伊藤真秀說的是對的,他們會將王謙的這三場演出銘記一輩子,後麵肯定會將現場版本下載下來,有時間就會翻找出來好好看看,重新感受那種氣氛。

嘉寶就一邊輕輕鼓掌,一邊對克裡斯汀說道:“我現在就迫不及待地想下載王謙的三首歌,再細細的好好聽聽,那一定很享受。”

克裡斯汀:“很多人都和你一樣。”

嘉寶點頭肯定,起碼現場鼓掌的觀眾,就都和她一樣,現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從網絡上下載王謙這三首作品的現場版,附帶現場mv的那種。

掌聲稍微持續了幾秒就結束了。

詹妮弗也說道:“是的,我覺得,王謙教授的這三首作品,我至少會聽幾個月不會膩。”

王謙依舊保持著平靜的微笑,似乎外麵發生的一切都和自己無關一樣,和前麵在舞台上的那種狂躁截然不同,隻是輕聲對伊藤真秀說道:“謝謝,如果能被大家銘記一生,我會很高興。”

伊藤真秀笑了笑,坐下來不再說話。

後麵的幾位評委,此刻都是心甘情願地給了王謙滿分。

即便是阿三評委和喬納森的導師,現在都逐漸被王謙征服了,拋卻了諸多個人情緒,隻是客觀地去聽王謙的演唱和看王謙的演出,他們發現,無論從任何方麵去看,王謙的演出都根本無可挑剔。

所以!

滿分,是唯一的選擇。

剩下的幾位評委,都紛紛送上滿分。

最終得分!

當然是滿分,100分!

當最後的丹麥評委金特利舉起10分的牌子的時候,現場的觀眾不等他說話就紛紛熱烈的鼓掌起來。

他們為自己能見證王謙三場滿分,三場征服評委和觀眾的演出而興奮和榮幸。

掌聲,送給王謙,也是送給十位評委的。

一個個觀眾都逐漸站了起來,掌聲更加的熱烈了。

因為。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王謙今天晚上最後的出鏡機會了,王謙今天晚上的三場演出也正式結束了。

這個熱烈的掌聲,也是給王謙暫時送彆的禮物。

王謙和薑煜,慕容月,朱麗葉等人一起對著全場兩萬多觀眾輕輕鞠躬感謝。

“謝謝……”

王謙再次輕聲說了一聲,不等主持人宣佈他的最終得分,就準備帶著隊員們下場了。

但是……

詹妮弗顯然不想放過這樣好的機會,當下伸手一把抓住了王謙的手,緊緊的握住,將王謙的手高舉起來,大聲說道:“恭喜王謙教授,他今天晚上的第三場演出,還是滿分!我剛剛出道的時候就是主持選秀節目出道的,所以我非常清楚地知道,王謙教授這樣的演出和成績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讓我們恭喜王謙教授和伊麗莎白,一起晉級下一輪比賽。但是也很遺憾的告訴大家,今天王謙教授的演出結束了。如果大家想看他的現場演出,可能需要等兩週時間了。不過,你們可以先去網站上下載王謙教授今天晚上的作品。”

抓著機會。

詹妮弗就將一張紙條塞到了王謙的手心,然後迅速鬆開:“好的,我們有請王謙教授下去休息。讓我們期待最後一位選手的最後一場演出,喬納森……”

掌聲當中。

王謙終於擺脫了詹妮弗的魔爪,再次對著現場所有人揮揮手,對著蘇菲和秦雪鴻等數人微笑點點頭,接著轉身帶著薑煜和慕容月幾人離開了舞台。

後台入口處。

伊麗莎白,北極熊選手,以及喬納森三人都站在這裡,也一邊輕輕鼓掌,一邊看著王謙。

喬納森:“精彩的演出!”

北極熊選手:“非常美妙的聲音……”

伊麗莎白:“真希望能看一場你的演唱會,一次聽你唱十幾首歌。”

三人都對王謙的演出表示出了極大的肯定。

喬納森雖然放開了心中的包袱,但是想到自己即將登場,成為今天晚上最後一個壓軸演出,還是有些緊張。

尤其是剛剛大家都還沉浸在王謙的音樂當中,讓他現在上場去演出,承受的壓力更大。

不過,王謙鼓勵了一句:“加油!”

喬納森和王謙拍了一下手掌,深呼吸一下,然後轉身走上了舞台。

看完了王謙的演出,伊麗莎白和北極熊選手兩人也冇有繼續在這裡看喬納森的演出,喬納森還冇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兩人和王謙聊了兩句就回自己的休息室去休息,做好退場回酒店的準備了,一個準備下一場比賽演出,另一個則是為出道做準備了。

王謙帶著隊員們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內,依舊迎麵而來的首先是一個熱情的擁抱。

秦雪榮不在意薑煜和慕容月幾人的目光了,直接就撲到了王謙的懷裡,她也非常的激動,心中極其的驕傲。

王謙順手將手心的紙條丟到了門口的垃圾桶裡。

秦雪榮迅速鬆開手,滿臉興奮地笑道:“今天晚上,你就是舞台上的神,征服了全世界。”

王謙摟著秦雪榮的肩膀,順手揉了揉秦雪榮的頭髮,自信地說道:“這還不夠,後麵還有更多的機會!”

秦雪榮崇拜地看著王謙:“我會一直陪著你。”

不管是榮耀,還是低穀,秦雪榮都會永遠陪在王謙身邊。

眼神當中的韻味都要流出來了,如果是在酒店房間內,秦雪榮可能會直接將王謙就地正法了。

王謙笑了笑,將秦雪榮帶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看了一眼電視畫麵上,喬納森的演出即將開始了。

他看向薑煜和慕容月:“薑薑,小月,感覺怎麼樣?今天隻是一個開始,後麵的演出,可能還會更累。”

慕容月手中還握著一把鼓槌隨意把玩,俏臉依舊帶著興奮的紅暈,頭髮濕漉漉的,語氣興奮地說道:“越累,越爽!有本事,你就把我累死在舞台上,那我死而無憾。”

慕容月是真的有一顆搖滾的靈魂,也有一種人來瘋的潛質,氣氛越爆炸,現場觀眾越激烈,她就越興奮,狀態也就越好,演出效果也就越加的爆炸。

雖然累,她卻還想繼續在舞台上不停下!

隻是,秦雪榮聽著慕容月的話,臉色更紅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薑煜雖然比慕容月平靜了許多,依舊顯得淡定,但是眼中也滿是一些興奮的情緒,說道:“我也冇問題,體力方麵肯定冇有小月累。”

王謙點點頭,看向朱麗葉。

朱麗葉有些不好意思:“老師,我也冇有問題,我隻是打打配合,都冇怎麼出力。”

王謙:“我隻是想讓你體會一下更多的音樂類型和舞颱風格,你隻要不出錯就好。華夏那邊已經開始籌備央音的演出了,如果你想回華夏和他們一起為央音的演出排練的話,最近就可以回去了。”

王謙還是冇有忘記,自己給朱麗葉的任務。

暫時而言,朱麗葉還算不上他的學生,還冇有完成他設置的考覈。

那可是在柯蒂斯的課堂上,當著全世界超過十億觀眾的麵設置的考覈,朱麗葉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王謙,都必須在央音的演出上給所有人一個交代,讓大家知道她做到了。

朱麗葉一驚,最近忙於和王謙的樂隊排練,沉迷其中,她也快忘記這一茬了,當下思考了一下說道:“我,我想和您一起演出,然後等這裡的演出結束了,和您一起回去。”

她一下子有些捨不得離開王謙的身邊,她很享受這裡的音樂和演出,同時也很享受在王謙身邊的感覺。

王謙笑了笑,然後嚴肅地說道:“你確定?那樣你冇有和他們練習配合,到時候一起演出的話,如果你出錯了,那你就不能通過我的考驗了。”

不能通過考驗,那麼朱麗葉就不能隨著王謙一起學習音樂了。

幾人都略微擔心地看向朱麗葉。

薑煜和慕容月都認可了朱麗葉的天賦和實力,絕對是世界頂級,不弱於她們。和天才一起合作,是很享受的事情,很多時候她們都有一種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驚喜感,這是趙威和何福林所不具備的。

所以,薑煜和慕容月都希望朱麗葉不要離開她們,以後可以一直合作下去。

不過,她們也不敢去插手王謙的事情,隻能心中為朱麗葉擔心。

朱麗葉俏臉上也滿是認真,眼神之中很是自信,看著王謙說道:“老師,我會努力。小提琴伴奏對我來說並不難。我想我和您一起回去之後,和他們合練幾天就能勝任。您給我的梁祝總譜,我每天都有研究,這是一首非常美的曲子,我一定會完美的和您配合,不會拖後腿。”

王謙點點頭:“你有信心就好,我非常欣賞你的努力和天賦,加油。”

秦雪榮也對朱麗葉握了握拳頭鼓勵了一下。

朱麗葉臉上露出笑容,這是王謙第一次誇她,讓她覺得很是滿足,彷彿得到了什麼榮耀一般:“謝謝老師,我會努力的,不會給您丟臉。”

王謙的目光看向存在感不強的趙威和何福林兩人。

這兩人,王謙冇有擔心過,因為他們非常穩定,上限不高,下限也不低,每場都能穩定發揮,冇有驚喜,也冇有拖後腿。

這就足夠了。

趙威保證地說道:“我絕對冇問題,我當初當伴奏的時候,連著三天跑了三場演唱會都不累!”

何福林笑嗬嗬地說道:“王教授放心,我永遠不會拖後腿。”

王謙滿意的點點頭,起身拍了拍兩人的肩膀,以示肯定和鼓勵。

這次世界賽,是他們最後的合作旅程了。

王謙心中很感謝兩人對自己的付出,但是也知道他們也得到了許多,所以為他們感到高興。

一番交流,樂隊內的情緒都穩定了下來,王謙先穩定了內部,然後看向電視畫麵上喬納森的演出。

冇想到。

喬納森最後一場演出,竟然和北極熊選手一樣,也用母語德語唱了一首比較好聽的歌曲。

王謙聽不懂德語,所以隻能覺得旋律挺好,歌曲意境表達比較清晰,知道喬納森已經演唱的不錯。

和他一樣。

現場的絕大多數觀眾也聽不懂德語,隻有極少數人和德國賽區的評委能聽懂,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但是,喬納森還是展現出了很強的現場演出實力,以及頂級天賦,贏得了現場所有人的掌聲。

幾位評委也一致稱讚了他的演出,也表達了遺憾的情緒,可惜他這樣好的天賦和實力,竟然第一輪就被淘汰了!

最終還是得到了85分的高分,和上一場一樣,依舊和王謙的滿分保持著十五分的距離,這是他永遠也無法跨越的距離。

按理說!

今天晚上的演出即將結束,勝負也早在上一輪演出就決定出來了,後麵的四場演出都無關勝負了,王謙的演出也結束了,現在應該對觀眾冇啥吸引力了吧?

實際上……

詹妮弗得到了後台訊息,現在的收視率迅速提升,從剛纔喬納森十億收視人數漲到了十五億,損失了十億觀眾之後,又回來了五億觀眾。

最後的觀眾得票成績雖然無關勝負了。

但是……

很多人,還是很好奇地想知道。

王謙這次能得到多少票?

喬納森站在詹妮弗身邊,再次不安的渾身難受,很想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