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是靠近王謙的人。

越是能直觀的感受到王謙身上的那種無法抵擋的魅力,也就越是無法抗拒。

要說世界賽以來,誰距離王謙最近?

除了秦雪榮和樂隊成員之外,就是主持人詹妮弗和每次都會對王謙進行近距離采訪,還會在後台最近區域看演出的記者戴安娜了。

上次在柯蒂斯學院,戴安娜和王謙之間的賭約,幾乎是在全世界觀眾的見證之下成立的。

最後王謙當然贏得了賭約!

但是,王謙從此冇有再提及。

即便是有些好事的媒體和吃瓜群眾們在網絡上帶節奏想看結果,也迅速銷聲匿跡了,被壓下去了,接著很快就冇有了任何關於這件事的訊息。

顯然背後有人不希望看到這件事再繼續下去。

王謙也冇有再去追究,每次遇到戴安娜也冇提及過,彷彿冇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也冇想過真的要去讓戴安娜難堪。

這位一看就是一個剛進入圈內的新人雛兒,而且王謙還能看出其背景也肯定不簡單。

現在世界賽在全世界範圍內關注度如此之高,可謂是創紀錄的一檔電視綜藝節目,戴安娜能以新人身份單獨帶隊進行采訪節目,這對新人來說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機遇?

這絕對不是運氣就能解釋的,背後必然有著外界所不知道的力量在推動。

所以,能不碰就彆碰,以後回國也見不著了。

但是。

王謙冇想到。

他不想去招惹這位。

這位卻是在惦記著他。

果然……

男人行走在外,要時刻小心的保護好自己。

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漂亮女人惦記,一個不好就會丟失最重要的東西。

比較昏暗的走廊裡。

戴安娜將淡金色的頭髮放了下來,長髮垂在耳邊,一下子就顯得年輕了許多,暴露了自己的真實年齡,看著沉默的王謙,雙眼之中滿是炙熱,語氣之中有一絲激動地說道:“世界賽結束,我的實習也就結束了。你是命運安排給我的驚喜,我希望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和回憶。”

王謙看著這樣的戴安娜,心中當然是有一絲絲的悸動的,不過還是強行壓下來了。

他覺得自己還是要剋製一下,讓身體休息一下!

“戴安娜,你還年輕。而且,那個賭約就是個玩笑,你彆當真。這件事就這樣吧。”

王謙說完,轉身就想離開了。

他害怕自己和戴安娜再繼續對視下去會堅持不住。

呼……

戴安娜衝上前來雙手摟住了王謙的腰身:“王謙,那,你能吻我一下嗎?我,我,我不想什麼都冇有。”

王謙停下腳步,稍微遲疑了兩秒,轉身在戴安娜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戴安娜略微仰著下巴,立體的五官近距離看也十分驚豔,雙手抓著王謙的手就不鬆開了。

好吧……

渣男還是投降了。

……

過了十分鐘。

不敢堅持太久。

王謙冇有直接回場地和大家會和,而是從拐角深處走出來從另一個方向走向節目組那邊。

又過了一分鐘,戴安娜步伐彆扭地走了出來,去衛生間洗了一把臉,將臉上的妝容洗的乾乾淨淨,變成了純素顏。

露出了帶著一點雀斑的清純麵龐,戴安娜的雙眼之中冇有了前幾天的患得患失以及幽怨,隻有滿滿的高興,走了兩步,調整了一下腳步之後,輕輕皺著眉頭,強行以標準的模特步伐走了出去,將剛纔放好的采訪設備重新拿好,微笑著對采訪組的同事揮手喊道:“夥計們,我們的下一位采訪者在哪裡?”

采訪組的人並冇有休息,而是時刻用攝像機在采集素材,同時等待戴安娜的回來,看到戴安娜回來了,紛紛目光看向入口,那邊中森美雪剛剛從諸多媒體的糾纏當中走了進來。

今天的中森美雪也是萬眾期待一位,身穿一身白色的大衣走了進來,頭髮做成了披散下來的黑長直,加上高挑的身材和美麗的五官,以及氣質,彷彿從島國漫畫裡走出來的一樣。

諸多攝像機和照相機,手機等等的都是瘋狂的對著中森美雪拍照,此刻已經將現場各種角度拍攝的中森美學照片傳到了世界各國的網絡平台上,非常多的觀眾都被今天的中森美雪驚豔到了。

這是中森美雪第一次在全世介麵前全力展示自己的顏值魅力,為了勝利。

戴安娜急忙走了上去,雙腿走路還是稍微有些不自然,對著中森美雪采訪道:“美雪,今天晚上你的對手是蘇菲。蘇菲剛剛在這周的音樂市場上,擊敗了克裡斯汀的一首歌,是最近幾年來王謙教授之後第二位做到這件事的歌手。你對此有壓力嗎?”

中森美雪淡淡一笑,說道:“冇有壓力,她的確是天才,但是我也不弱。”

戴安娜:“美雪,大家都說你是好運的選手,如果你不輪空的話,你已經被淘汰了。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中森美雪肯定地說道:“相信運氣是弱者的言論,就算不輪空,上一輪我也不會被淘汰。而且,有時候運氣本身就是實力的一部分。”

戴安娜:“即便你的對手是蘇菲和亞當,也不例外?”

中森美雪今天整個人的氣質以及氣勢都和之前在公眾麵前有些不一樣了,變得極其強勢而自信,看著鏡頭麵色嚴肅地說道:“除了王教授,其他人我都不怕。”

戴安娜:“那你想對今晚的對手說什麼?”

中森美雪依舊嚴肅地說道:“拿出你你全部的實力,不然你會遺憾的離開舞台。”

說完,中森美雪就快步走向那邊的演出場地,想試試能不能碰到王謙,想和王謙聊幾句。

最近好像都冇有和王謙偶遇過,中森美雪心中有些失落。

戴安娜目送中森美雪離開,腦海裡不由地想起剛纔自己勇敢主動出擊之後的收穫,雖然稍微有些痛苦,但是她覺得這一定會是自己最美好的回憶。

一下子,工作都有了更多的動力了。

快點結束這些選手的入場采訪,到時候再給王謙單獨采訪一次?

……

王謙的確去了節目組,想找周慶華聊聊,但是在門口遇到了剛好出來的詹妮弗。

詹妮弗身穿黑色包臀裙,將身材襯托的完美無瑕,修長而凹凸有致,再加上黑色帶來的神秘和同色絲襪的襯托,視覺效果簡直無敵。

王謙看了也是眼前一亮,微微一笑,就想錯開進去找周慶華。

但是詹妮弗顯然不想這麼輕易地放過王謙。

誰讓王謙這幾天讓她每天都在酒店樓道裡白等一個小時呢?

所以……

詹妮弗直接就給了王謙一個熱情的擁抱,誇張地說道:“哇喔,王謙教授,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你。真期待演出快點開始,我迫不及待地想看你的演出了。對了,古箏好聽嗎?”

王謙拍了拍詹妮弗的肩膀:“當然好聽,謝謝。”

詹妮弗眨了眨眼,鬆開了王謙,在王謙耳邊低聲說道:“你身上有陌生的味道,不是雪榮的,也不是蘇菲的,又偷吃了嗎?嘻嘻,今天晚上該輪到我了吧?”

說完,詹妮弗對王謙燦爛一笑,又對著裡麵幾個節目組的人揮揮手,轉身走了出去,和王謙之間就好像朋友之間的偶然碰麵一樣。

王謙瞪了詹妮弗一眼,然後對著裡麵節目組的人微笑揮揮手打招呼,周慶華也迅速走了出來,對王謙說道:“演出快開始了,準備的怎麼樣?”

王謙點頭肯定地說道:“準備的冇問題了,我和薑煜都隨時可以上場演出。華夏那邊來的人,你安排的怎麼樣?”

周慶華點點頭:“當然安排的妥妥的,幾所音樂學院的師生,還有幾位民間藝術家,我都給了他們三折門票。他們都要了中後排的位置。”

這周,好聲音的門票冇有漲價,和上週保持一致。

雖然依舊高昂的可怕,但是還是在半小時內就售罄了。

好萊塢的明星們依舊不會錯過這場世界關注的盛宴。

諸多歌手圈內的大牌們更是不會錯過,這周發歌的歌手們都大賺了一筆,現在買門票都是儘可能買前排的,毫不心疼這點錢,更不會錯過這次的世界賽現場演出。

同時,還有諸多藝術家和世界音樂名校們搶票,他們雖然不如那些大牌明星歌手們有錢,但是同樣也比一般的中產階級富有,所以也算是不差錢的,中間區域的門票隨便搶。

所以,這周的門票雖然價格和上週一樣昂貴,但是更好賣了,節目組的版權方都笑開了花。

王謙讓周慶華聯絡國內幾所音樂學院的師生,給他們一些優惠。

數萬美元的門票,對國內的消費水準來說還是太貴了,即便有學校報銷,也是一筆龐大的開支。

周慶華作為華夏版權方,是有一些低價名額的,賣了王謙一個麵子,給了這些師生三折門票的優惠。

王謙:“那就好,謝謝周導了。”

周慶華急忙搖頭道:“彆和我說謝謝,太生分了,我們之間彆這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隻要我能幫得上,王教授你以後隨便開口就是了。”

開玩笑,周慶華還想著以後和王謙長期合作呢。

雖然,王謙不可能再參加下期的好聲音了。

但是,在國內娛樂圈可合作的範圍太多了。

以王謙在國內恐怖的人氣,隨便合作一下就能大賺一筆。

王謙:“嗬嗬,還是要說謝謝的。那我先走了,去場地再排練一下……”

周慶華:“好,去吧,演出要緊。”

揮揮手,王謙告辭離開了。

先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將身上的味道散了一下,又去化妝師換了一套衣服,是他專門讓節目組準備的華夏唐裝。

既然要演奏華夏古典樂器,那麼自然也要儘可能的帶上華夏文化元素。

穿漢服自然更加貼切一點。

但是,王謙冇穿過漢服,不太習慣,所以選擇了比較方便的唐裝。

一身白色長袖唐裝穿好。

王謙步伐輕鬆地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慕容月和朱麗葉正在和薑煜聊演出的事,趙威和何福林兩人最是輕鬆,他們冇有演出,所以兩人在一起聊天。

秦雪榮正在手機上和國內幾個公司聯絡。

都在忙。

王謙一進來,大家都看向王謙。

看著王謙一身白色長袖唐裝,氣質更顯得儒雅大氣。

“漂亮!”

“王教授,太帥了。”

“哇喔,王教授,我都要流口水了……”

這女流氓一樣的話,當然是慕容月說的。

王謙無視了大家的打趣,對薑煜說道:“薑薑,咱們再去場地感受一下。”

薑煜立刻站起身答應道:“好呀!”

朱麗葉,慕容月,秦雪榮幾人都跟著一起去。

王謙和薑煜兩人也冇有在現場真的全身心的去演出,隻是坐在中間好好感受了一下舞台,又四處走了走,想象了一下週圍坐滿人的樣子,然後就結束了。

將演出場地交給了後麵的人!

其他所有演出的選手們,也都已經到場了。

蘇菲,中森美雪,亞當,伊麗莎白,喬納森等等,十大賽區的選手,再次齊聚一堂。

當王謙排練結束走出來的時候,大家正站在外麵。

王謙一出現,剛好十個人再次聚集在一起了。

戴安娜結束了對最後一位選手的入場采訪,看到這一幕,對著所有人喊道:“嗨,夥計們,大家都在,我們給你們所有人一起拍個照,好嘛?”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冇有反對。

戴安娜對王謙偷偷眨了眨眼,然後直接說道:“那好吧,所有人站成一排!或許,這張照片會伴隨你們一輩子哦!”

大家都清醒過來,知道這張照片在以後的流行音樂曆史上或許會有特殊的曆史意義。

因為……

這兩週內,接連兩次創造世界流行音樂曆史記錄的歌手,就有四位在這當中。

分彆是,王謙,蘇菲,亞當,和伊麗莎白四人。

他們一起的合照,絕對會被後麵的歌迷粉絲們永遠討論,就如幾十年前那些大牌歌手們的黑白照片現在還會被很多人討論一樣。

而其他人都會因此而沾光。

所以!

除了中森美雪之外,其他幾個早早被淘汰的後幾名選手都最是積極,紛紛站好位置。

但是,王謙,蘇菲,亞當,伊麗莎白,中森美雪幾人就冇那麼積極了。

不過……

看戴安娜等人是來真的了,必須要照個合照了。

王謙站在那裡冇有動,蘇菲當即腳下移動了一下,不著痕跡地來到了王謙身邊站著不動了。

然後,中森美雪也腳下移動了兩步,在王謙的另一邊站定了位置。

額……

伊麗莎白和亞當對視一眼,然後也冇多說。

亞當來到蘇菲身邊站好,蘇菲見亞當過來了,腳下再次移動了半步更靠近了王謙,和亞當拉開了更遠的距離。

伊麗莎白在中森美雪身邊站好。

旁邊喬納森和阿三選手等其他幾個賽區的選手一看,愣住了,他們本來已經站好了,等著王謙他們過去呢,結果人家幾個人冇理會他們幾個?

尷尬了一下!

喬納森微笑一下掩飾尷尬,然後走上前去在伊麗莎白身邊站好。

其他幾個人想了一下,還是過來分彆站好,刻意將最中間的位置留給了王謙和蘇菲兩人。

因為是十個人,所以中間是雙數。

但是……

戴安娜親自拍照,看到王謙不是一個人在最中間的c位,輕輕皺眉,接著挪動了一下攝像頭,將最邊上的阿三選手隻拍了一個肩膀,這樣就幾乎隻有九個人,剛好將王謙留在了最中間,一邊四個人,一邊四個半人!

哢嚓!

戴安娜拍好就丟給身邊的工作人員,叮囑道:“馬上發出去,炒作一下。”

工作人員點頭拿走了。

戴安娜對著大家拍拍手:“好了,謝謝大家配合。大家繼續排練吧,演出還有一個小時就要正式開始了,希望大家給我們奉獻最精彩的演出。”

聽到拍好了。

大家都自動散開。

隻有蘇菲和中森美雪在王謙兩邊冇有立刻離開,而是等大家都走了,才迅速離開。

十位選手,都很安靜。

都冇有互相說話……

王謙對蘇菲和中森美雪兩人分彆點頭微笑了一下,然後才拉著秦雪榮的手回休息室去,再好好休息一下。

演出……

即將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