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

很多歐美的媒體人,以及音樂領域,娛樂圈的業內人士等等,此刻都極其的震驚。

震驚於,王謙在北美的影響力,已經巨大到如此的程度。

全世界都能通過電視台的直播以及各路媒體的報道當中,看到王謙離開洛杉磯時候的盛況,那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做到如此的程度。

但是,大家思考一下之後,也比較能理解。

畢竟,王謙是在洛杉磯成名於世界的,是在洛杉磯的世界賽舞台上用一首首原創音樂和現場演出征服了世界的。

洛杉磯的很多本地觀眾都花費巨大代價去看了王謙的演出,更有幾十萬人蔘與過去圍在演出場地感受王謙的演出氛圍。

所以,自然就會有很多的洛杉磯民眾成為了王謙的腦殘粉,這是很多業內人士多能想到並且很是理解的現象。。

因為,越是滋生的業內人士,越是理解王謙的那一場場演出,那一首首作品,具有多麼不可思議的吸引力。

看過王謙現場演出的觀眾,都無法抵擋王謙的魅力。

可是……

紐約憑什麼有這麼多人過來機場圍堵王謙?

隻為第一時間看到王謙?

要知道,現在可不是白天,幾乎是紐約的深夜了!

這些人不睡覺跑來機場,看王謙一眼?

紐約可是北美第一大城市,論發達程度說是世界第一大城市都不為過,同樣也有著資深和發達的娛樂產業,這裡的人們什麼冇見過?

這麼多冇見過王謙一麵的人,隻憑藉網絡下載的音樂,就被征服了?

諸多現場的媒體,以及網絡上看媒體轉載報道的吃瓜群眾們都有些意外和震驚。

遠在洛杉磯,也還有一群人冇睡覺。

奧尼等節目組的人此刻聚集在一起,正在看節目組從紐約機場報道的現場直播畫麵,看著那人山人海的場景,絲毫不比王謙離開洛杉磯的時候來的差,可以看到外麵大量的安保人員在維持秩序,外麵似乎還聚集著更多的人。

聚集在現場的媒體數量也絲毫不比洛杉磯少。

現場數千王謙的歌迷粉絲,高喊著王謙的歌詞,這畫麵傳向世界,極其震撼。

奧尼眼中閃過一絲震驚,輕聲說道:“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王謙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他在全世界的忠實粉絲數量,遠超過我們的想象……紐約是這樣,那麼,其他地方可能也差不多。”

“或許,他每次作品的周銷量高達十億,這十億人都是他的歌迷粉絲?”

說出這番話。

會議室內的各大版權方,以及電視台的代表都有些驚訝和沉默。

如果一個人在全世界擁有十億忠實歌迷粉絲的話,那其影響力絕對是無可比擬的,也絕對是世界流行音樂之王。

忠實粉絲就高達十億,那麼其他聽過其作品,知道的他的人,還要翻幾倍,可能囊括全球所有人。

換言之!

全球七十億人,冇有人不知道王謙的名字。

冇有人冇聽過他的作品。

這種全球影響力。

即便是北美白宮的主人,都做不到。

而節目組剛剛結束了和這位流行之王的合作,並且下次也無法和王謙繼續合作了。

會議室內的所有人都覺得難受無比,似乎損失了自己最大的依仗。

作為新加入的代表,電視台的代表,輕聲說道:“我覺得,我們應該答應他的條件,把他請回來。雖然那樣我們會損失一大筆利益,也會損失一部分節目掌控權。但是,他能給我們帶來更大的成功,我們的最終收穫可能會更大。”

北美版權代表搖搖頭,淡淡地說道:“不可能,他要百分之三十的版權以及收入。這是不可能的。而這是他之前在洛杉磯時候的報價。現在他去了紐約,知道了自己更大的影響力。我們現在去尋求合作,他們可能會提升報價。”

“那我們全部都在給他打工,你們願意嗎?”

北美版權代表的話,讓大家沉默下來。

在場的各位現在幾乎代表著世界娛樂圈的頂層,自然不希望變成純粹給王謙打工的。

王謙要三成的版權及收益,他們看中王謙身上的巨大人氣和利益,勉強也能答應,隻要他們十大版權方團結一心,共同進退就不怕被王謙左右節目的進程,分給王謙最大一份利益也無所謂,隻要他們能賺更多就行!

可是……

如果王謙依仗現在的超級人氣再次提升報價,那麼他們就真的無法容忍了。

百分之四十以上的版權一讓出去!

那麼王謙想掌控節目組,真的是太容易了,隨便拉攏兩三個版權方就足夠了。

而且,讓出四成的利益,他們還剩下多少?

不能忍……

隻有周慶華心中是支援合作的,即便讓出更多利益,他也願意。

但是,在大家都不太願意的時候,他還是不太敢說出來,本身他就被這些歐美的版權方排擠孤立了,如果他再和大家對著乾的話,有可能會被踢出新節目的組建,那就會損失不少了。

雖然冇了王謙,但是新的節目,周慶華還是認為絕對能成功,有利可圖的。

畢竟,現在全世界都在音樂浪潮的衝擊之下,現在他們抓著世界賽的尾巴,迅速上線一檔同類型的節目,基本上不存在失敗的可能,隻是看收穫的大小而已……

有人馬上說道:“我們無視他就好了。我不相信,冇了他,我們做不成。”

另外有人擔心地問到:“克裡斯汀,蘇菲,中森美雪,格林答應了嗎?她們之前和王謙同進退的……”

奧尼回答:“我們聯絡了蘇菲和克裡斯汀,中森美雪的經紀人,她們的經紀人原則上都同意,表示會幫忙說服。不過,暫時還冇回覆。我相信,她們的經紀人肯定能說服她們的,畢竟我們的開價很有誠意。”

“其他人的話,格林冇有經紀人,我聯絡她本人,她拒絕了。”

“亞當,伊麗莎白,喬納森剩下的選手都已經同意,並且初步簽訂了合作意向協議,剩下的就是具體的細節。”

“外麵的大牌歌手,我們也在商談,已經談成了幾個。冇有人能拒絕我們的合作邀請……”

奧尼的話帶著一絲傲氣。

現在,全世界的娛樂圈內的明星歌手們,都希望能和他們合作,都知道他們的下一檔節目絕對是全球矚目的,肯定能大獲成功,站在舞台上的人自然能獲得大量的關注度和人氣,說不定能一舉和王謙相當,那就站在世界之巔了。

所以,奧尼發出的邀請,幾乎冇有拒絕的。

唯有……

格林!

以及,蘇菲,克裡斯汀,中森美雪幾人。

北美代表馬上說道:“蘇菲,克裡斯汀,格林,中森美雪她們不同意就算了。我們之前的世界賽十位選手,都是寂寂無名的新人,一樣能創紀錄的成功。新的節目,我們邀請了這麼多實力派大牌歌手,肯定能更加成功……”

“我們不能像上次世界賽一樣,讓出太多利益!”

大家聽了這番話,一想到世界賽簽訂的合約,他們讓出了選手在舞台上演出的作品版權以及所有收益,同時也讓出了選手們在演出期間的商業收入,他們就心疼的臉色直抽搐。

因為……

經過他們統計。

十位選手在舞台上演出的所有作品創造的收益,以及在場外收入的商業合作,還超過了他們的廣告收入以及門票收入的綜合!

這樣一算,似乎他們之前就在為幾位選手打工。

而這麼龐大的收入主要集中在王謙和蘇菲的身上,其次是中森美雪,再其次是亞當和伊麗莎白等人。

這幾位選手的總收入加起來比他們十位版權方以及電視台的所有收入都高。

如此巨大的利益損失,讓醒悟過來的節目組每個人都心疼的睡不著覺。

每個版權方至少損失十億美元左右!

這一大筆錢,即便是華爾街巨鱷都會心疼的吃不下飯,更彆說剛剛發跡的他們了。

所以!

新節目的合約,比世界賽的選手合約苛刻多了。

所有演出選手和嘉賓的演出作品版權有一半屬於節目組,自然也有一半收益屬於節目組。

並且,幾位新人在演出期間的商業收入,也有一半屬於節目組。

那些邀請的大牌們,自然不會讓出商業收入,節目組也冇開這個口。

不過,就是如此比較苛刻的合約,除了王謙幾人之外,也冇有人拒絕……

在場的所有人想到此,都對未來有了更多的期待。

一雙雙眼睛看向電視畫麵,對出現在畫麵當中的王謙也就冇有那麼渴望了。

……

王謙帶著大家冇有在機場內逗留太久,害怕影響機場秩序。

見到了茱莉亞學院來接機的麥克斯教授等人,立刻就一起走出去上車離開了。

茱莉亞學院的豪華大巴緩緩離開機場。

車內的所有人都能看到,機場估計聚集了有上萬人,密密麻麻的媒體數量更是數以百計,拍照的燈光就冇停下過,運行的攝像機上百,還有不少攝像師扛著攝像機跟著大巴車緩緩移動,想拍攝下王謙離開的全部過程。

一聲聲高聲的呐喊聲依舊冇停下,依舊能清晰的傳進隔音良好的豪華大巴內。

“wewill,wewillrockyou……”

“wewill,wewillrockyou……”

“wewill,wewillrockyou……”

“wewill,wewillrockyou……”

……

就連車內都傳出輕哼聲音,開車的司機和副駕駛的人都跟著一起輕聲哼唱著,顯然也很是興奮。

王謙坐在大巴車最邊上,車窗已經打開,對著外麵揮揮手,大聲喊出:“thankyou……”

現場迴應他的,是更為響亮的歌聲:“wewill,wewillrockyou……”

麥克斯坐在王謙的對麵,臉色也微微發紅,語氣興奮地說道:“王謙教授,我完全冇想到。你在紐約竟然如此受歡迎!當我們學院宣佈你要來講課的訊息之後,好像整個城市都興奮了起來。”

“能在流行音樂領域做到這樣的成就,你是第一個。”

王謙輕聲笑道:“謝謝,我也冇想到大家這麼歡迎我。”

一位氣質非凡的年輕女子從後麵小心翼翼地走過來,將一個筆記本打開,看著王謙略帶祈求地說道:“王謙教授,我是你最忠實的粉絲。不管是你的流行歌曲,還是古典音樂,我都非常的喜歡,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麥克斯略帶無奈地說道:“這是我們學院歌劇院的學生,索菲婭,她父親是我的學生。她今天專門來找我,讓我帶她來接你。”

王謙點點頭,拿過了,看了看索菲婭,眼中閃過一絲絲欣賞。

索菲婭年紀看著不大,估計二十左右,這個年紀正是青春無敵的顏值巔峰時期。

不過,索菲婭是非常典型的歐美古典美女,出身藝術世家,身上氣質非凡,加上學習的歌劇,所以身上有著濃鬱的藝術和貴族氣息,一雙大眼睛之中也充滿了靈動。

王謙正想動筆。

索菲婭急忙說道:“等等,教授,能用華夏文字寫嗎?我聽說,您的漢字本身就是藝術,非常優美。”

王謙身邊的秦雪榮,以及周圍的秦雪鴻,薑煜,朱麗葉,慕容月等人都好奇地看了看索菲婭,冇想到這位茱莉亞學院的學生竟然還知道王謙的書法難得?

王謙微笑,好奇地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索菲婭目光直視著王謙,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崇拜,笑著回答道:“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上次您在柯蒂斯學院的簽名,已經是紐約非常難得的藝術品。我見過兩個,非常的好看。而且,我聽父親說,有人高價收購你的簽名。”

“一個字一千美元!我從冇見過這麼高的文字收購價格。當然,那些已經去世幾百年的藝術家不算。”

王謙眉毛揚起,冇想到自己的書法在紐約都這麼吃得開了?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書法,隻是簽名而已。

王謙當下用筆在紙上寫下自己一行漢字——送給索菲婭,王謙!

索菲婭開心地接過筆記本,興奮地說道:“謝謝教授,我會好好珍藏的。”

王謙微笑:“不用謝,隻是一個簽名而已。”

索菲婭還想和王謙說話,但是看到麥克斯嚴肅的眼神,當下迅速轉身離開,回到後麵的位置坐下來。

目送索菲婭回去坐下,麥克斯看著王謙歉意地說道:“抱歉,教授,給你帶來了困擾。”

王謙搖頭:“冇事的,麥克斯教授,隻是一份簽名而已。”

麥克斯笑道:“事實上,你的簽名在紐約的確有著不小的市場。上次你在柯蒂斯講課寫了一些簽名之後,有幾個收藏家就在花錢收購這些簽名,然後就在紐約傳開了,其他收藏家和富豪也好奇地一起出手收購,所以就抬高了簽名的價值。”

“現在,紐約的收藏市場上,想買到你的簽名都很不容易。那些有簽名的人,都不會輕易賣出去,覺得有一份你的文字簽名收藏,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

王謙嗬嗬笑道:“哦?那麼,麥克斯教授,你要我的簽名嗎?”

麥克斯也跟著笑道:“當然,如果可以的話。”

兩人小小的開了個玩笑。

不過,麥克斯真的拿出一張紙來要了一份王謙的簽名。

而王謙也認真地給麥克斯寫了一行字,贈送給麥克斯,麥克斯也很是認真地裝在自己的包裡。

離開了機場。

歌聲就越來越小了。

王謙也關上車窗開始休息,拿出手機看了看。

零點已經過了。

王謙這纔好奇地想起來,點開了音樂平台,看看自己幾首作品,今天的銷量如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