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宋瓷薄矜遠邀請函

第5章 宋瓷薄矜遠邀請函(2)

聽出,這人中國話說的並不好。

無論怎麼樣,能幫她是最好。

江攸白牽着宋瓷的手,只覺得冰的跟鐵塊一樣,他皺了皺眉,回頭看了一眼她。

兩個人來到酒店門口,保安看了一眼宋瓷,又看了一眼江攸白,最後掃過兩個人牽着的手,恭敬的彎腰。

「先生請進。」

宋瓷鬆了口氣,同時又好奇江攸白的身份,他竟然連邀請函都不出就可以進去。

江攸白一路帶着宋瓷,穿過金碧輝煌的大廳,直到進了電梯。

「二十五樓。」宋瓷說。

江攸白的手指一頓,按下了25樓的按鈕。

宋瓷看見他沒再按其他的按鈕,應該這人也是去二十五樓的。

電梯很快就到了,隔着玻璃可以看見整座城市的夜景。

宋瓷深呼吸幾下,努力做好心理準備,一時間忘了手還在江攸白的掌心。

江攸白背對着宋瓷,站在她的前面,高大但沒有壓迫感。

他惡作劇一般揉捏着細小的手腕,直到忽然發覺手腕上異常的起伏。

低頭看去,女孩兒的手腕上有一道很深很深的疤痕,疤痕上是淺褐色的肉條,還有縫合的針口痕迹。

江攸白回頭看去,眼裡的笑意一瞬間變成了不解和錯愕。

宋瓷反應過來後,一把抽回了手,自卑的藏在了身後。

電梯也在這時打開,宋瓷說了句很小聲的謝謝後就奪門而出,獨留江攸白一人待在電梯里。

江攸白緩緩看向手掌,裏面還殘留着冰冷的觸感,以及讓人不敢想像的疤痕印記。

宋瓷把袖子抹下來,蓋住了半個手,這才緩緩敲響了薄矜遠房間的門。

推門進去,屋子裡有五六個男人,有年輕的,有中年的,身旁都坐着衣着暴露的女人。

只看見薄矜遠的背影,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修長的之間夾着一支香煙。

似乎很久沒吸,只是任由它燃着,有長長的一截灰燼。

聽到聲音,薄矜遠緩緩回頭,矜冷的面容上沒有一絲情緒。

「薄先生。」

眾人一齊抬頭,男男女女的都看向宋瓷。

薄矜遠收回目光,彈掉煙灰,眸色低沉:「怎麼上來的?」

「讓別人帶我進來的。」

「所以讓別人牽着你的手?」

宋瓷有些意外,但想想,薄矜遠就在窗邊,應該什麼都看見了。

「這樣才裝的像一點。」她坦然。

「是嗎?」

宋瓷的眼眸低了低,沒有辯解。

關上了門,她穿過燈紅酒綠,來到了薄矜遠身邊。

他不太高興,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總不可能是因為她和別的男人牽手。

她又不是宋楚,薄矜遠才不會管。

「我要做什麼?」

薄矜遠順手把煙頭摁滅在窗台上,神色厭厭:「你就是穿這身衣服來陪酒?」

「喝酒,跟穿什麼衣服沒什麼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