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宋瓷薄矜遠蛇蠍心腸

第6章 宋瓷薄矜遠蛇蠍心腸(2)

的羞辱你,一如你當年羞辱我一樣。」

秦子元的聲音有些陰沉。

「只要兩百萬到位,隨便秦少發落。」

「呵呵……」

說話間,電梯到了一樓,秦子元帶着宋瓷出去,幾步路就到了車前。

車門打開,宋瓷被一把推了進去,還沒坐穩,秦子元就湊了上來,宋瓷躲開,他的吻落在了鎖骨上。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一把扣住。

車子開始行駛。

秦子元的聲音透露出不滿:「都到這種時候了裝什麼清高?兩百萬,就這種表現?」

宋瓷身子僵了僵,聲音微弱。

「我不喜歡,車上。」

秦子元嗤笑一聲,幾秒後放開了她。

他不信,到了地方她還怎麼找借口。

秦子元今天喝的有點多,這會兒微微上頭,閉着眼養神。

宋瓷摸着手腕的傷口,勸慰自己想開點。

清白這種東西,只是世人用來裝點自己的。

她在世人的眼中,骯髒卑賤,蛇蠍心腸,要清白又有什麼用……

宋瓷剛放鬆一些,車子忽然急剎,宋瓷的頭撞在了前椅上。

她被撞得有些疼,努力維持着清醒,耳邊全是嗡鳴聲和秦子元的咒罵。

「混蛋,你怎麼開車的?」

「少爺,有人攔車。」

「敢有人攔小爺的車,活膩歪了!」

車門忽然被打開,秦子元被什麼人拽了出去,傳來毆打聲和慘叫聲。

宋瓷摸了摸額頭,有血流下來模糊了眼睛。

下一秒,這邊的車門被打開,她被什麼人一把從座椅上拉了下來,接着就被推到了另一輛車裡。

門關上,車子行駛。

宋瓷縮在角落裡,傷口痛的厲害,藉著朦朧的燈光看向那人,陰沉的面容,是薄矜遠。

其實想一想,也只有可能是他。

他永遠高高在上,像是陰影,籠罩着她,逃也逃不掉。

「你……做什麼?」

薄矜遠的聲音很冷,沒有看她:「你還真是犯賤,就這麼心甘情願的跟秦子元走。」

宋瓷努力維持清醒:「我要還債,秦少是你給我找的人,你現在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你想跟他?」

宋瓷努力坐起來,語氣不好:「壞我財路。」

薄矜遠咬牙,「你是為了給我還錢,還是骨子裡就犯賤?」

「你怎麼想都行……薄矜遠!」

宋瓷話還沒說完,就被薄矜遠狠狠捏住下巴,後背狠狠撞在玻璃上,她痛的喊他的名字。

薄矜遠的眼神就像在看一條狗,蔑視厭惡。

「看來是二者。」

「薄矜遠!」

「是不是我也給你點錢,你也會跟狗一樣被我牽着走?」

宋瓷艱難的笑了出來,抵在窗戶上,半邊臉都是血,看上去陰森可怖,就像個將死之人,薄矜遠心臟忽然猛的跳了幾下。

「我沒和妹妹共侍一夫的愛好。」

宋瓷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他願意跟秦子元走,也不願意跟薄矜遠。

薄矜遠揚了揚眉,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剋制憤怒。

「宋瓷。」

他手中的力緊了幾分,快要捏碎宋瓷的下巴。

宋瓷痛的咬牙,還是不願意認輸:「我好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