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府直播間:一個鬼差的治癒日常第5章 震驚在線免費閱讀

地府直播間:一個鬼差的治癒日常第6章 行經土地廟在線免費閱讀

地府直播間內,王多魚靜靜地看着何玉琴和馬小天掉下橋去,卻無動於衷,絲毫沒有伸出援手的意思。

觀眾開始不停地發出各種問詢,有的問現場情況怎麼樣,有的已經撥打120和122。

還有一些人在質疑:

「主播,這是不是你的陰謀?快點回答!」

「主播,你就這麼看着悲劇發生,你還有沒有一點人性???」

「靠製造人間悲劇這樣的噱頭博眼球,我要舉報主播!網警還不出現嗎?」

隨着這樣幾條語音條滾動,直播間的人數也在激增。

這個社會,看熱鬧的人還是很多的,真正願意伸出援手的人也不少。

正在這時,已經有三四個人趕了過來,還有兩個人,二話不說,就跳進了江水之中。

「我是剛剛趕到松浦大橋的地府直播間網友,現場確實有人掉落江中,我朋友已經跳下去救人了!我不會游泳,我馬上就趕到水邊接應,請網友們幫忙報警!120!」

那個直播間的網友,急速地說了幾句,連忙朝橋下跑去。

馬明遠在電話那頭,正聆聽着何玉琴的痛斥,也聽到了何玉琴的一聲驚呼,隨即一聽到馬小天凄厲的急呼。

他馬上意識到,老婆和孩子出事了!

「老婆!老婆!」

馬明遠握住手機的手,青筋暴露,他幾乎用着平生最大的力氣,在叫喊。

可是電話那頭一陣雜音響過之後,沒有了信號。

他急了。

從某處公園的座椅上跳了起來,馬明遠撒腳往大路上奔。

他不敢自己開車了,他的車就停在公園不遠處的一個角落。

他攔上一輛的士,朝着何玉琴回家的方向狂追而去。

「師傅,快點,再快點,我老婆出事了!」

馬明遠的眼淚,嘩嘩地往下流,看得的士司機賀明不禁也心有悲戚。

「兄弟,別急,我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你系好安全帶。」

賀明立即加速,的士一個彈射,明顯地起跳一下,嗖地一聲向前急馳而去。

剛上車沒多久,馬明遠的電話響了。

「馬明遠先生嗎?你是不是何玉琴的丈夫?你老婆出事了,掉下江了,在松浦大橋,你趕緊過去!」

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讓馬明遠彷彿找到了救星。

「謝謝兄弟!兄弟你在現場嗎?我老婆怎麼樣了?還有我孩子呢?」

馬明遠的聲音急切。

他不知道對方如何知道了自己的電話,這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馬兄弟,我不在現場,也不知道你老婆怎麼樣,你快去吧!」

掛斷電話,馬明遠的呼吸更急促了。

「師傅,松浦大橋!」

「哎,我聽到了,馬上到!」

與此同時,地府直播間內,另一個粉絲申請主播連線,卻沒有通過。

「我剛剛到達松浦大橋,現場確實有幾個人圍在橋上,橋下隱約可以看見幾個人影站在岸邊,水裡有人!這跟直播間的景象完全一致。但是我在現場,沒看見主播!」

一個粉絲的文字發言出現,又複製粘貼,接連閃現三次。

「兄弟,人救上來了嗎?」

「已經有人跳下去救人了,是兩個人。」

「主播,主播你還在嗎?」

松浦大橋現場的粉絲看不到王多魚,以為他只是把直播設備固定在某個地方,人卻躲起來不敢露頭,更加懷疑是不是主播在人為製造事故。

王多魚不理直播連線的請求,但是向前推了一下鏡頭。

「時間到了。馬小天,我們走吧。」

直播間內,五萬多人都呆了。

他們親眼看到,有一道虛化的影子,看樣是個小孩子,正從松浦大橋下的江水中,緩緩升起。

在小男孩的額頭位置,有一個血洞,還在緩慢地流着血。

那種讓人心痛的紅色,還在蔓延着。

直播間里沒有人發言,他們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剛才那個小男孩嗎?他是怎麼從橋下面,漂浮上來的?

這是天使,還是鬼魂?

也有很多人,不約而同地為小男孩默哀。

這個情形,太過凄慘,讓人不敢直視。

隨着王多魚的話,「小男孩」緩緩地從橫躺的姿態,變成站立姿勢,又轉過頭,看向水中。

他的媽媽,正在被一個熱心人救起,被拖到了岸邊。

旁邊有個人,正在給她做心肺復蘇,還偶爾給她人工呼吸。

「哥哥,我沒保護好媽媽。我答應過爸爸,我要做個勇敢的男子漢,一定會保護好媽媽的!」

小男孩看了一眼王多魚,着急地哭了。

他的聲音稚氣未脫,焦急之下,聲音尖利,一邊痛哭,一邊捶着自己的腦袋。

「媽媽!媽媽你快醒醒!」

小男孩心中着急,身體向前飄去,一眨眼就到了他媽媽身前。

他伸出手去推正在對着何玉琴進行人工呼吸的路人,連聲喊着「走開」,卻驚訝地發現,他的手直接穿了過去,根本碰不到那個人的身體,也保護不了他的媽媽。

「媽媽!」

小男孩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還是一個勁兒地扶、拉,卻是毫無用處。

「馬小天,你已經死了,跟你的媽媽不在一個世界,你碰不到她,明白嗎?」

王多魚難得地跟小男孩解釋了一句。

別的白無常接引生魂,從來不解釋,遇到這種情況,多半會喝罵。

遇到心有不舍的鬼魂,很多白無常都是直接拿引魂鈴一招,就把亡魂吸過去,跟着白無常走了。

遇到稍有反抗的,就會拿鎖魂鏈鎖住脖子手腳,被拖拽着前行。

再有暴力反抗者,哭喪棒就用上了,往亡魂身上任意一處打過去,亡魂就動彈不得。

解釋,並不是白無常的日常工作範圍。

因為是在直播,也是王多魚做這個工作時間還不長,他還是多解釋了這一句,也是解釋給觀眾聽。

在松浦大橋現場的粉絲,身子一陣哆嗦,險些摔倒在地。

「主播,真的是鬼!」

他哆嗦着,在直播間的公屏上,打了六個字。

他反覆比對着現場親眼看到的情況,還特意找了下現場的視角,無論他如何調整,都無法在現場看到王多魚和小男孩。

而他的目光轉回到直播間,王多魚和站立的小男孩明明白白地,就飄在那裡!

「真的是白無常?白無常拘魂,現在進行時!」

直播間安靜了。

哪怕原本已經在心中認定地府直播間並不是噱頭的人,也被松浦大橋現場的粉絲這兩句話震住了。

葉公好龍。

哪怕有再多的興趣,當白無常真的出現在自己身邊時,九成九九九的人,還是會害怕的。

雖然隔着屏幕,但是,萬一,他就出現在身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