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木逢春,逢你第1章 怯弱在線免費閱讀

孤木逢春,逢你第2章 再會,世間的神在線免費閱讀

南譙。

秋季來襲,剛剛下過一場大雨,街道上來往的行人很少。

蘇木敲擊鍵盤,百無聊賴,慵懶隨意,側面燈光照拂。

清俊矜貴,上衣領口微露的頸部肌膚細膩,下頜線條幹凈分明,高挺的鼻樑與薄薄的嘴唇。

穿着白衣黑褲,面容如玉,清冷俊美,卻又不讓人覺得傲慢,一舉一動,皆是恰到好處。

讓人瞧一眼,都能心動不已。

忙碌的蘇木聽到一旁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煩躁不已。

接通之後,也不知道電話那方說了些什麼。

他啟唇緩緩開口:「行了,忙完就回去,你們的聚會我就不參與了。」

沒說兩句就掛了,咖啡廳又恢復了以往的沉寂。

沉迷於電腦程序的蘇木,絲毫沒發現身旁多了一抹身影。

只見她一身職業裝,精緻的妝容,嗓音細軟微微弓着身軀,與蘇木彙報工作。

聽得認真,蘇木停下手中的動作。

此時,咖啡廳某一處角落傳來聲響。

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蘇木倒也冷靜

罵罵咧咧的聲響刺激着他的耳膜,眼皮都沒抬一下,蘇木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

吵鬧的環境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呼籲聲逐漸進入**。

沒了往日的耐性,蘇木關上電腦,收拾東西就準備離開。

一旁的女人神色自若,似乎對這種場景習以為常。

準備離開的蘇木,不經意間,目光投向鬧事處。

透過湊熱鬧的人群中,他能看到垂喪低頭的女人,被人不斷指責,刺耳又難聽。

目光停留,披散的長髮被人潑了咖啡,身上的淺色衣衫也沾染了不少褐色的液體。

蘇木看不清女人的臉,只覺得她此刻十分狼狽。

本不想多管閑事,身旁的女人想說點什麼,卻也沒說出口,緊跟他的腳步。

謾罵聲不斷,持續了好幾分鐘。

蘇木回頭瞟了一眼,被**的女人微微回眸,他只看到那雙微紅的閃眸。

離開咖啡廳,站在街邊,腦海中全是剛剛那個女人楚楚可憐的眼眸。

沉寂太久,蘇木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微微低眸,看到身旁助理提着購物袋,他心裏或許有了主意。

……

**一番下來,喬笙難過至極,情緒低落到谷底。

看着滿身污穢,喬笙面容表情毫無波瀾。

彷彿,已經對這個世界失去了希望和期待。

「女士,請問你沒事吧?」余漫腳步停在她身旁,開口詢問。

溫和的聲音吸引喬笙,抬起眼眸視線停留在余漫身上。

喬笙有些沒反應過來:「沒事。」

余漫一眼就看到她被浸濕的衣衫,純白色的雪紡襯衣因為咖啡的渲染。

變得有幾分若隱若現,能夠清晰的看到裏面的貼身衣物。

見她有些驚訝,余漫緩緩解釋:「沒事就好,我看你的衣服都髒了,我這有一套乾淨的,可以給你解決眼下的難題。」

突如其來的關心,讓喬笙心裏顫抖幾分。

她不記得,到底是有多久,沒感受到如此溫暖的關心了。

面對一個陌生人,余漫都可以做到如此這般暖心。

喬笙不明白,為什麼身為她的叔叔嬸嬸,卻可以對她的好視而不見。

還對她百般**,在這樣的公共場合之下,她的嬸嬸還不屑一顧,往她身上潑咖啡,言辭不當辱罵她,羞辱她。

想到這,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眼眶濕熱幾分,看着余漫:「不用了,謝謝你幫助。」

喬笙婉言拒絕了,她不知道余漫的舉動,背后里其實是另一個人讓她這麼做的。

余漫沒有把她的拒絕聽進去:「沒關係,你就收下吧,出門在外誰都不容易。」

說完,她把衣服硬塞給喬笙,並沒有等她拒絕。

余漫就離開了,喬笙愣了愣,看着她轉身的背影。

起身就想追上她,把衣服歸還。

許是她速度太慢了,余漫出了咖啡廳,她沒及時拉住。

追到街邊,看到余漫正和身旁的人說話。

她的目光微怔,緊盯着余漫身旁的男人。

這一次,蘇木真真切切看到了她的容顏。

膚如凝脂,嬌唇紅潤,桃花眼微微眯起,明艷動人的模樣,讓他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喬笙追上來,開口:「抱歉,這衣服你還是拿回去,謝謝你的幫忙。」

緩了緩,喬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

她的目光被余漫身旁的人給吸引,目光落在他身上,讓人移不開眼。

身影修長挺拔,站在街邊,一身乾淨的白衣穿着,五官深峻,神色寧和淡漠。

只不過,他瞧着年紀似乎很小,像是剛剛念大學的學生。

蘇木眉眼舒緩幾分,收起他的冷氣:「無妨,你拿去穿就行,出門在外誰都有難處。」

余漫緊跟着附和:「蘇總說得對,你不用太在意,舉手之勞罷了。」

面面相覷,喬笙顯得有些尷尬,此刻的她還很狼狽。

來來往往的行人不斷的把目光投向他們,她也注意到了。

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喬笙想要問他討要聯繫方式。

可哽住的話最終沒說出口,蘇木也沒有多說。

許是覺得心虛害怕,又或者是因為她太過於怯弱不甘。

最終,那些話都悶在心底。

說到底,她還是不值得被陌生人幫助。

余漫叫了司機,這會時間剛剛好來到他們面前。

來不及道別,兩人上車匆匆離去。

只留下喬笙一個人在原地茫然無措,手指緊緊抓着裝衣服的袋子。

眼眸微微閃爍,看着遠去的車影,陷入沉思。

……

回到她租的小房子里,喬笙簡單洗了澡換了身乾淨衣服。

躺在床上不想動,滿腦子全是今天被辱罵的場景。

這時候,大學室友應薇給她打來視頻。

兩人暢談了一下工作,喬笙冷不丁地跟她描述了一下今天的遭遇。

應薇聽完,表示很同情:「不過,笙笙,你怎麼沒問人家要聯繫方式,給人家轉個賬什麼的?」

喬笙翻了個身,悶聲:「我也想,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

她開始覺得懊惱,當時有勇氣追出來,怎麼就沒勇氣說出來?

現在欠了人家的人情,不知道該怎麼去還了。

應薇答:「你呀你呀,性格這麼怯弱,以後該怎麼辦?」

是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改變自身的性格。

「沒事,以後一定會好的。」喬笙緩緩說著,隨後又補充道:「但願,還能再遇到。」

聞言,應薇覺得無奈,她仔細分析了一番,覺得應該是因為喬笙從小的經歷與成長環境有關。

才會導致她這麼怯弱,總是一味的受委屈。

兩人沒聊多久,喬笙掛了,一天的疲憊讓她的身體有些受不住。

掛了視頻沒一會,迷迷糊糊睡著了。

她做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夢,夢裡有個人抱着她哭,而她無論如何都看不清那個人的長相。

掙扎萬分的夢境,最終破滅,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