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不能說的理由,我得相信他。
我在心裏一遍遍重複着要相信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去了哪裡。
等再回神,是一個人喚住了我。
「司二小姐,您沒事兒吧?」
我循聲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走回了大院,而叫住我的人是大院的門衛。
「沒事。」
我擺擺手,走過鐵門。
一抬眼,卻看見司家門口停着好幾輛保時捷——
毋庸置疑,我那出去旅遊的家人回來了。
我走回自己家的大院,剛靠近宅門,就聽沒關緊的門縫裡傳出客廳里幾人的說笑聲。
我正想敲門進去,這時,卻聽我弟弟司景翊問:「我二姐呢?不是說傅先生同意讓她回來了嗎?」
回答他的是我的姐姐司明詩:「聽說在傅家住着,和以前一樣,好像家裡虧待她一樣,就是不喜歡回來。」
我想敲門的手停在半空,兩年沒見的想念在這一刻都變成了可笑。
我一個人在國外待了兩年,他們沒人關心我過得怎麼樣,而是說我和家裡離心,說我不願意回家。
到底是我不想回家,還是他們不想讓我回家?
如果不是他們把我一次次遺忘,我會沒辦法去傅家借宿嗎?
心口又澀又疼,我頂着大太陽站了很久,到底還是收回手轉身離開了司家。
卻不想走出院門就看見傅暮遲。
讓我意外的是,他又坐回輪椅,彷彿我看見他站立的畫面只是一次幻覺。
因為他出現的太猝不及防,我沒能及時掩藏好臉上失落的表情。
他微抬着頭看我,像是要說出安慰的話——
以前我在家裡受了委屈,他都會安慰我的。 
「你……」
我看着他薄唇輕啟,飛速地打斷他:「我沒事,真的。」
傅暮遲停頓了瞬,然後再次開口把話接著說完:「你回冰島吧。」